明觉杂志

觉悟一刹抵万册──禅宗对时节机缘的重视

2010-02-25

文﹕郭锦鸿(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导师)

上文提到(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5075 ),禅宗对善知识角色的重视,善知识的功能不在于把对禅学知识复制到学人身上,而更重于如何启导学人开悟的命题上。

对于学人求道,在对自主性的重视以外,禅宗亦很强调「时节机缘」。「时节机缘」是一种「学习契机」,圜悟克勤曾说:「禅家流,欲知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谓之教外别传,单传心印,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碧岩录》,收《大藏经》,第48册,卷2页154c) 指出在时节因缘到临时,人因外物的一下偶然性触动,契入真如佛性。也就是说,在学习上,如已做到自主自心,对外物随顺格知的过程中,在万事俱备的情形下,或会因偶然的机会,忽然心境合一,灵感跳跃,豁然通达大道理。如:

拨炉见火:

师讳灵佑,福州长溪赵氏子。……。二十三,游江西参百丈。百丈一见,许之入室,遂居参学之首。侍立次,百丈问:「谁?」师云:「某甲。」百丈云:「汝拨炉中有火否。」师拨之云:「无火。」百丈躬起,深拨得少火,举以示之云:「汝道无,这箇耳?」师由是发悟礼谢。陈其所解,百丈云:「此乃暂时岐路耳。经云: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时节既至,如迷忽悟,如忘忽忆,方省已物不从他得。」(〈潭州沩山灵佑禅师语录〉,收《大藏经》,第47册,页577a)

见桃而悟:

福州灵云志勤禅师(按:生卒年不详,百仗怀海 (720-814) 法孙,约与玄沙师备 (835-908) 同时)本州长溪人也,初在沩山因桃华悟道。有偈曰:三十来年寻剑客,几逢落叶几抽枝。自从一见桃华后,直至如今更不疑。佑师览偈诘其所悟与之符契。佑曰:从缘悟达,永无退失,善自护持。(道原编,《景德传灯录》,《大藏经》,第51册,卷11页285)

  唐某尼〈寻春〉: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罗大经 (生卒年不详),《鹤林玉露》(北京:中华书局,1983),丙篇,卷6页346)

灵佑拨炉不见火,然后断定无火;百丈一拨即现火星,立即便否定了灵佑的断定。这说明「迷」只因时节机缘未及而暂时歧路,非表示道之不存。灵佑未觉悟只是暂时的,想要悟出佛性,当要看时机。由此指出学人对事物的判断往往依赖外部的感官,肉眼看不见就以为没有,其实它仍然存在。故而,百丈对此直截了当说明,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要明了大义,亦当观时节机缘,给一点耐性。

灵云志勤之故事记载了他曾在时节机缘下契见真如。「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几抽枝」:「三十年」表示很长时间,「寻剑客」乃灵云自称,「寻」字不仅表示寻觅,亦暗示一种执持的精神与心理状态。在这三十年寻道光景裏,落叶、抽枝往复出现,伴随诗人年复一年的觅寻,人、物两者处于同等情状,此即表明诗人三十年来寻道仍「毫无结果」之意。诗人及后见到桃花,当即大为彻悟,此后不复犹疑,与诗首寻道三十年的情状形成强烈对比。「不复犹疑」暗示三十年寻道间,一直为疑所困,未能得脱。「疑」为佛教常用术语,指求道者对佛道真理未能有贯彻的理解,故而对事对物仍处于迷惑不定的心理状态。(慧远,《大乘义章》,《大藏经》,第44册,卷8页583)灵云断疑,机缘下见桃是主要原因,沩山灵佑首肯灵云,认为其已到家,故曰「从缘悟达,永无退失」,叮嘱他好好护持。宋《松源崇岳禅师语录》偈〈题梁光远居士法语后〉云「灵云见桃花,香严因击竹,上古先德皆证此箇时节因缘」,(松源崇岳,《松源崇岳禅师语录》,《续藏经》,第121册,卷2页619) 在时节因缘既至下才得以令人契合真如,学人一时不解乃因见不逢时。(普绍编,《慈受怀深禅师广录》,《续藏经》,第126册,卷1页560;同类记载又见宋瞎堂慧远 (宋僧,生卒年不详)〈为密上座秉炬〉(《瞎堂慧远禅师广录》,《续藏经》,第120册,卷4页984)、湛然圆澄 (1561-1626) 堂偈与诗〈绰约桃花映水红〉 (《湛然圆澄禅师语录》,《续藏经》,第126册,卷2页192、卷3页201)等。)

这则着名公案,除指明时节因缘外,亦透露出瞬间契入的状况,即「悟」。「悟」是学习的最终目标,《坛经》云「一悟即至佛地」,强调一念相应,迷执和悟道只一线之差,悟道总是在刹那间发生,故有「刹那间妄念俱灭,即是自真正善知识,一悟即知佛也」的说法。(法海集,《坛经》,《大藏经》,第48册,页340。另元宗宝本此段作「一刹那间,妄念俱灭。若识自性,一悟即至佛地」,大意相近。见《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大藏经》,第48册,页351)灵云三十年寻觅,实际上就是与妄执在搏斗。因为,越是刻意寻找断妄之道,就越会深陷妄念的缠绕萦回,更加无法解脱;但当其一见桃花,与自然蓦然契入,妄念顿时消除,内心豁然澄明,一时间,出现前所未有脱胎换骨之清新感觉,所谓「忽遇惠风吹散卷尽云雾,万像参罗,一时皆现」,(敦煌本《坛经》,《大藏经》,第48册,页339) 清净的心已与万象融合为一,法身既出,妄念与妄执将不复现。

第三个例子「笑拈梅花」是一首禅诗,写诗人「踏遍陇头云」,「尽日寻春」,但仍未能「见春」。「尽日」指整天,有「穷尽时间」之意,写求道者长时间对外格物觅道而不得之过程。在芒鞋踏遍山头,仍无功而回之时,归来偶然看见梅花点点,随意拈来,尽嗅其香,顿觉枝头上春气已溢。诗人刻意借梅寓理,用寻春比喻求道,用意亦在于说明梅藏自家,如道藏自心的本有理论。如来藏理论强调,众生体内都藏有一常住不变的如来藏自性清净心,《如来藏经》谓一切众生本具之如来藏,具有常住不变的特点,众生不自知,但很多时都是缘于被烦恼所覆。(佛陀跋陀罗译,《如来藏经》,《大藏经》,第16册,页457) 因此诗中用「归来」二字,巧妙地指出来自自心本来之处的春梅 (佛性) 本已存在,只为自己不知,亦因时节因缘未及,而无法豁然贯通。

既然「悟」很依赖外间刺激对自主觉醒的配合,那么,究竟「悟」的感觉如何?笔者是否曾经觉悟?

觉悟,是一刹那间,对某事从心地生发出一种新的理解。这种理解的出现,好像是突然的,但又仿佛已潜藏很久而自己不知。笔者曾在课堂以自己的爱情故事,与学生就着这个「悟」字进行分享和讨论。笔者在中学至大学间,深爱一位女孩子达六年半,她是我的中学同学,这六年半在我俩成长岁月的内容中,是多么的丰富、浪漫、复杂和可悲。直到有一天,笔者放下一切,凭着一个地址,从香港跑到英国,希望能找到她,与她解决彼此心中的郁结,完成大家的心愿。经历过痛苦的旅程(那时互联网仍未完全流行,可依赖的资讯很少),终于到达东萨西克(East Sussex)的黑尔什姆(Hailsham),并到达她的学校宿舍找到她,她很惊喜,我亦很兴奋和欣慰。可惜事与愿违,她在接受笔者后再一次提出拒绝,当时笔者当然又再一次感到失望,翌日兀自离开黑尔什姆,回到伦敦。正当茫然痛苦之际,我在维多利亚(Victoria)车站外的长椅上喂饲鸽子,当越来越多鸽子绕着我时,突然有一只故意单脚站立,其他鸽子看见也显得兴奋,都纷纷单脚站立,就在这一瞬间,我感到自己的思绪从沉思中觉醒,感到清净澄明,感到自身与对象融为一体,感到自己多年来为她而积郁的内心得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和宁静。这种感觉其实并不夸张,并不波涛汹涌,而是静谧,平凡,但却真实。

我想,这就是我对我俩关系觉醒的一刻了。

话说回来,以上所说的几项,可说是禅宗在教育方面,对学习方法和学习条件所主张的基础理念,是禅宗的认识论。学人在达到悟前,或有超师之见,或有不以思知之法,这些都非逻辑思维可以推断和解释的方法。但是,这并不表示学人对任何事物的领悟内容都风马牛不相及。「非逻辑」背后具备「机」,「机」是触发学人领悟之物,以及学人所悟之内容,当中之间只有第一身的学人感受最真切、最直接,而且难以彻底说明其中悟感,就如笔者觉悟而放下深爱女孩的情况一样。这种「悟」,超越了语言文字与逻辑思维,因而说「非逻辑思维」。周昌乐《禅悟的实证》说,禅宗的认识论「是站在逻辑思维更高层次上来摒弃逻辑思维」,(周昌乐,《禅悟的实证》(北京:东方出版社,1996),页17)点出禅宗尤重自我感悟的非逻辑思维模式。

虽然禅宗强调随机而悟,触类是道,这些看似不具特定模式的学习方法,却又是一种由学至悟的默认模式。总之,学人求学问道,必先自持,继而求师,在机缘时节到临,就达到悟的目的,成就学习理想。现今大学强调「成效为本」、「学习体验」、「建构学生知识体系」,教师假如能从禅僧教学活动中略加取经,多用一点心机与时间,与学生一同搭出支架,跳出文字、课室的学习拘囿,以自然为师,随机教授,应变学习,这样,才能切切实实地琢磨出笃厚稳重的学生,才能让他们从心的知道,教师「是为你的学习而到这裏来的」。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