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觉知之音:与蒙古女瑜伽士Kunze Chimed的访谈

文:Lyudmila Klasanova | 2017-11-26
Kunze Chimed参加香港大学举行的「第十五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Kunze Chimed参加香港大学举行的「第十五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

Kunze Chimed是蒙古的女瑜伽士,拥有一道清澈动人的声音,而且具备丰富修习和弘扬金刚乘佛法的经验。今年6月,我有幸在香港大学举行的「第十五届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遇见她。在大会的文化节目部分,Chimed作了三场精采的表演,我们又在多个工作坊和讲座中碰头。她的才华、慈爱和谦卑的态度令我动容;她对佛学湛深而全面的认识,以至亲近过多位佛学大德,也令人印象深刻。

Chimed出生于蒙古中部的前杭爱省,该地区以风景优美见称,遍布高山、森林、草原和沙漠。童年时,她在乌兰巴托的多罗菩萨寺院参加法会,深受佛教仪轨触动。2001年,「护持大乘佛教法脉联合会」精神领袖梭巴喇嘛重建度母寺,目前名为「卓玛林尼众学院」(卓玛为度母的藏文名称)。

Chimed十七岁开始学佛,师承于几位蒙古的佛教大德。两年后,她移居印度,在达兰萨拉两家着名的佛教学院深造。首先,她在由美籍比丘尼慧空法师(Venerable Karma Lekshe Tsomo)于1988年创办的文殊女众学院(Jamyang Choling Institute)学院修习三年。由1998至2007年,Chimed在达赖喇嘛于1973年创办的佛教辩经学院(the Institute of Buddhist Dialectics)进修佛典及哲学,先后完成了为期七年的学士课程,主修般若经,以及为期三年的硕士课程,主修中观学派。

达赖喇嘛(左)与Kunze Chimed(右)达赖喇嘛(左)与Kunze Chimed(右)
与蒋巴南卓‧确吉坚赞仁波切合照与蒋巴南卓‧确吉坚赞仁波切合照

她视达赖喇嘛为自己的根本上师。1992年的冬季,当她只看见达赖喇嘛的相片时,便对他生起深厚的虔敬之心。闻说达赖喇嘛是千手观音的化身,她就开始念诵六字大明咒,祈求在短期内能亲见到他。Chimed忆述,自己跟他会面是生命中一件奇妙的事:「我1994年第一次见到他时,根本看不到他的面貌,因为已给他的神采震慑。」多年后,她学懂了藏文,为很多到达兰萨拉会见达赖喇嘛和她的上师蒋巴南卓‧确吉坚赞仁波切(1933–2012)的人作翻译。这仁波切被认证为第九世的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1635–1723)的转世,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是蒙古最大族群喀尔喀蒙古中格鲁派的领袖。1936年,确吉坚赞仁波切获认定前任博克多汗(蒙古地位最高喇嘛的尊称)的转世灵童。不过,由于当时奉行社会主义的蒙古人民共和国(1924–92)干预佛教徒,他于是隐藏这个身分长达五十五年之久。直至1991年,第九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在达兰萨拉由达赖喇嘛认证分,并曾于1999年及2009年到访乌兰巴托。

Chimed在修习佛法时,遇上了确吉坚赞仁波切,并接受他很多灌顶、口传和教诲。她在达赖喇嘛的支持和确吉坚赞仁波切的指引下,在多个神圣的场地,参与施身法闭关(Chöd)(一种消除我执的修行)。

她有幸可跟多位蒙古和西藏的喇嘛和女性大德修习佛法。她对佛教辩经学院的所有导师均推崇备至,特别是学院已故的前住持Geshe Damchoe Gyaltsen,以及学士和硕士课程的主要导师Geshe Lobsang Dawa和Lobsang Gyatso。另一个对Chimed修习佛学影响深远的着名喇嘛是第十九世库硕科跋库拉仁波切(1917–2003)。他获得第十三世达赖喇嘛认证为巴古拉尊者的转世(十六罗汉之一)。在1990至2000年间,他曾出任印度驻蒙古大使,协助当地的佛教复兴。在那段时期内,Chimed得到他的教诲,获益良多。

在学习和修行多年后,Chimed发现了一个美好的方法来表达自己对佛法的诚心,以及将自己从导师得到的福泽转给众生,就是运用自己难得的歌唱才华。她神奇的声线具备转化平静氛围和深层精神启示的力量,并且糅合温柔的女性智慧和男性慈悲的方便。我曾问她,对她来说,佛教的本质是甚么?她这样回答:「佛教如此博大精深,实在难以描绘它的本质。不过简而言之,就是培养慈悲心和智慧。」这是难以用文字来解释培养这些素质的过程。金刚乘运用多种方法来唤醒人的觉知,打开心扉,不立文字,持诵咒语正是其中之一。持诵造成的震荡具有治疗和转化思维的力量,令我们更容易碰触到觉者的智慧。在Chimed诵唱时,听众可以感受到诸神的觉知能量,以及佛陀源源不绝的庇佑。

与美籍比丘尼慧空法师合照与美籍比丘尼慧空法师合照

她在达兰萨拉的Takten Labrang中心担任维那时,唱诵技巧得以更进一步。该中心由确吉坚赞仁波切于1995年创办,以保存佛教,特别是修习空行母。曾到Takten Labrang访问的俄罗斯弟子为了学习那些旋律,录下了Chimed的诵唱。2003年,她在莫斯科录了第一张雷射唱片(CD),其后再出版了四张以施身法(Chöd)、度母心咒等为题材的CD。目前,她在蒙古和海外举办音乐表演和唱诵工作坊,也讲授佛法。她借着犹如天籁的歌声,传递了古代蒙古文化和永恒的觉知之音。她成为最杰出的女瑜伽士之一,依循和保存了蒙古佛教女信众的远古传统。

在出席上述大会后数天,Chimed前往美国,参加在度母曼达拉(Tara Mandala)佛教静修中心举行的「施身法——息结(Chöd─Zhije)大会:玛姬拉尊及帕当巴桑杰的传承」。在会上,她作了有关蒙古佛教传统中女性Chödpas的专题讲解、主持了题为「甘丹寺的耳语传统」的施身法,以及举行了一场施身法诵唱音乐会。

除此以外,Chimed也修习了一次白度母仪轨。在跟我讨论时,她解释,蒙古人普遍对度母十分虔诚,而象征长寿和治愈疾病的白度母是她最喜爱的本尊:「在仪式中,甚或在晚上,一有机会,我就会坐在白度母的画像前,向她祷告。我感觉到,无论自己去到哪裏,她都会照顾和保护我。每当我觉得自己在受苦或遇上障碍,总会向她祈求,请求她赐予解放的力量。我也会为需要她帮助的人作出祷告。」

Chimed特地为度母创作了一首旋律,她诵唱的版本可在YouTube看到。此外,她也教授度母仪轨、注解,以及仪轨的唱诵旋律。

她对蒙古女性佛教传统的另一贡献是对佛母和度母转世的研究。她曾访问大量二十世纪仍然在世的上一代蒙古佛母。在跟我谈话时,Chimed强调,在共党统治时期,很多被视为佛母的蒙古女瑜伽士,她们要远离社会,隐秘地修行佛法。因为这项研究蒙古的金刚乘女瑜伽士不为人知的历史极具挑战。

2008年,Chimed参与了在蒙古举行的「善女人大会」。而最近在香港举行的这次,有另外三名蒙古女瑜伽士和两名蒙古比丘尼参与。她谈及,她们在大会中跟主办者探讨在蒙古再次举办「善女人大会」的可能性。

她也为蒙古的佛教女众组织了每年一度的研讨会,第一次于2014年在甘丹寺举行。该寺院是蒙古首都乌兰巴托中最大的,寺名的藏文意思为「有圆满喜悦的伟大地方」,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复修,住了一百五十位僧人。那裏供奉了一尊象征蒙古佛教,高达二十六点五米的观世音菩萨像。在第三届会议举行期间,蒙古女佛教徒协会成立,名字大意为「亿万名佛母」,旨在协助蒙古的女佛教徒保存和传扬她们的传统。2016年7月6日的成立典礼上,Chimed被推选为这个非牟利机构的首任领袖。

Chimed也翻译了多部着作,包括《施身法修行手册》、《解放者度母》和《巴朗噶举四加行指引》。她有两个子女,会将自己的家庭生活与佛法修行结合起来。她跟我分享,做母亲令她对一些基本的佛教理念如慈悲等有更深入的了解:「我年少时,父母工作很繁忙,我很多时要负责照顾弟妹和做家务。在那段艰难的时期,我觉得父母并不爱我,因为他们对我的关心不足够。但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因为工作和定期修行占用了不少我原本可跟子女相处的时间,我开始明白,我的父母当时为了照顾我们要吃多少的苦,而做母亲实在是高度的慈悲修行。」

培育慈悲心和智慧是佛教的本质,要实践这些人类的基本价值有很多途径。身为人母无疑为女性提供一个打开心扉和培养无条件爱的良机。在这男性主导的佛教世界中,Chimed的出色弘法工作及妥善照顾家庭,成为杰出女性的典范。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