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观音菩萨出家日:自净其意 无我利他

文:骆慧瑛 | 2016-10-17
敦煌莫高窟第45窟南壁,唯一一幅用全壁绘制的观音经变。(图:敦煌研究院)敦煌莫高窟第45窟南壁,唯一一幅用全壁绘制的观音经变。(图:敦煌研究院)

入秋以后,秋风吹来阵阵凉意,令人想像菩萨的清凉境界。借农历九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出家日,让我们来思考一下观音菩萨能如何帮助我们智慧和福报方面的增长,以及把握时机来多认识这位美丽而具足智慧和慈悲的观世音菩萨。

认识观音 观察自心

观世音,意即「观察世间的声音」。菩萨,即「菩提萨埵」(梵文:bodhisattva)。菩提(bodhi)意为「觉悟」,sattva 意为「有情」,译成汉语的意思为「觉悟的有情众生」,简称「觉有情」。

观世音菩萨每年有三大节日,分别为诞辰、成道、出家的纪念日。

农历二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诞辰日。

农历六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成道日。

农历九月十九日:观世音菩萨出家日。

观音经变中央的观世音菩萨画像,具浓厚盛唐气韵。(图:敦煌研究院)观音经变中央的观世音菩萨画像,具浓厚盛唐气韵。(图:敦煌研究院)

每年这三个观音纪念日,寺院皆举行隆重法会,让大众到这心灵加油站,学习观世音菩萨的精神,以及大乘佛教的基本理念,善用这修福修慧的机会,提升智慧的高度和心灵的质素。

观音菩萨久已成佛,号「正法明如来」,为了救度众生,倒驾慈航作菩萨。故谓:

「观音菩萨妙难酬,清净庄严累劫修,浩浩红莲安足下,弯弯秋月锁眉头,瓶中甘露常遍洒,手裏杨枝不计秋,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

观世音菩萨(梵文:Avalokiteśvara)──观世音是鸠摩罗什法师(约334-413)的旧译,玄奘法师(602-664)新译为观自在,多略称为观音。观世音菩萨是佛教中慈悲和智慧的象征,无论在大乘佛教还是在民间信仰,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精神,被视为大乘佛教的典范。佛经上记观世音是过去的正法明如来所化现,他在无量国土中,以菩萨之身到处寻声救苦。观世音菩萨与阿弥陀佛有着深厚的因缘。观世音菩萨是阿弥陀佛的胁侍菩萨,是西方三圣之一,也是继承阿弥陀佛位的菩萨;另一说法,三藏法师不空(梵语:Amoghavajra,705-774)译密教佛经,认为观世音就是阿弥陀佛的化身。[1] 观音菩萨具有平等无私的广大悲愿,当众生遇到任何的困难和苦痛,如能至诚一心称念观世音菩萨,能得观音菩萨的救护。而且,观音菩萨广设方便,能应众生的需求,对不同的众生,示现不同的相,用不同的方法,来救援和帮助。

依据榜题考究观音经变的流程(图:骆慧瑛)依据榜题考究观音经变的流程(图:骆慧瑛)

大慈大悲 善愿善行

敦煌石窟拥有1,650年历史。在这个佛教艺术殿堂中,我们可以见到举世无双的观世音菩萨壁画,当中莫高窟第45窟南壁的观音经变,是敦煌石窟中唯一一幅用全壁绘制的观音经变。保存尚为完整,画功细致,内容丰富,难得一见。

《观音经》即《普门品》。因《普门品》太流行而被人从《妙法莲华经》独立出来流通,并称《观音经》。《普门品》最早盛行于五胡乱华(304-439)的时代,北凉(397-439)国主沮渠蒙逊(368-433)患了一场大病,群医束手,百药罔效。正在此际,来自印度(旧称天竺)的译经法师昙无谶(梵文:Dharmakṣema,385-433),劝他至诚诵读《普门品》,如经中言,能消障除病,恢复健康。国主沮渠蒙逊在毫无他法的情况下依法师指示而做,果然不药而愈。此后,不但国主教令国人诵读《普门品》,很多人也自发诵读《普门品》,而《普门品》也从而广泛流传。

观音经变中的榜题,大多仍清晰可见。(图:敦煌研究院)观音经变中的榜题,大多仍清晰可见。(图:敦煌研究院)

现存敦煌以《观音经》为主题的经变图像,最早见于隋代的石窟窟顶,延至西夏,共有六世纪之久;除了绘画于石窟壁画中,也有藏经洞中绢画、经卷及经册等形式记录,在诸多变相中,无论数量和内容上,在敦煌以《观音经》为题的经变图像皆是数众且丰富,并发展出多种构图样式和运用景象。

以莫高窟第45窟的观音经变为例,壁画画面可分为上中下三等分,下层绘出晋唐时候,古人认为生活中最危苦的境况,当中包括自然和人为的灾害,分别为:(右起)1. 盗贼苦难、2. 枷锁苦难、3. 夜叉苦难、4. 大海苦难、5. 刀剑苦难,(左边)6. 恶人苦难、7. 雷电苦难、8. 火烧苦难。这些可怕的灾难事故,令人恐惧且无奈地面对生命威胁。[2]

观音经变中的底层,描绘古人最关心的八难。(图:骆慧瑛)观音经变中的底层,描绘古人最关心的八难。(图:骆慧瑛)
刀剑苦难:「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念彼观音力,刀寻段段坏。」(图:敦煌研究院)刀剑苦难:「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念彼观音力,刀寻段段坏。」(图:敦煌研究院)
观音经变中的中层,描绘古人在没有生命危险后仍有各种祈求。(图:骆慧瑛)观音经变中的中层,描绘古人在没有生命危险后仍有各种祈求。(图:骆慧瑛)
观音经变中的上层,描绘观音三十三应化身现身说法。(图:骆慧瑛)观音经变中的上层,描绘观音三十三应化身现身说法。(图:骆慧瑛)

这些困境,也正是《观世音应验记》中载,人们最畏惧的灾难。[3] 也如《妙法莲华经》第廿五品〈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所描述观音菩萨救度离苦的境况:

1. 盗贼苦难:「或值怨贼绕,各执刀加害,念彼观音力,咸即起慈心。」[4]

2. 枷锁苦难:「或囚禁枷锁,手足被杻械,念彼观音力,释然得解脱。」[5]

3. 夜叉苦难:「或遇恶罗刹,毒龙诸鬼等,念彼观音力,时悉不敢害。」[6]

4. 大海苦难:「或漂流巨海,龙鱼诸鬼难,念彼观音力,波浪不能没。」[7]

5. 刀剑苦难:「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
念彼观音力,刀寻段段坏。」[8]

6. 恶人苦难:「或被恶人逐,堕落金刚山,念彼观音力,不能损一毛。」[9]

7. 雷电苦难:「云雷鼓掣电,降雹澍大雨,念彼观音力,应时得消散。」[10]

8. 火烧苦难:「假使兴害意,推落大火坑,念彼观音力,火坑变成池。」[11]

敦煌莫高窟盛唐第45窟的「观音经变」下方有八种生活中的困苦和灾难,显示佛教从较深奥的人生哲理(如在《长部》卷25所载),转型为较生活化,[12] 实际解决日常生活中关乎生死的大问题(如〈观世音菩萨普门品〉所载),而不要哲理性了断生死轮回的更大的人生议题。这显示了人间众生的诉求:要了生死,先了生活。

求离爱欲的画面(图:敦煌研究院)求离爱欲的画面(图:敦煌研究院)

佛教的根本教义之一,「四圣谛」中的第一圣谛是「苦谛」,苦(梵文:duḥkha/巴利文:dukkha),指人类遭遇的痛苦、不安、焦虑、压力等负面想法及情绪带来的影响。「苦」是世间不变的真理之一,事物本质皆苦,有情众生皆苦。能知苦,才能解决苦,是为「苦圣谛」,所以云:「苦应知」。《中阿含经》卷七:「诸贤!无量善法,彼一切皆四圣谛所摄,来入四圣谛中,谓四圣谛于一切法最为第一;云何为四?谓苦圣谛、苦习、苦灭、苦灭道圣谛。」[13]

「八苦」即众生轮回六道所受之八种苦果:

1.生苦:众生出生时所受之苦。
2.老苦:众生衰老时所受之身心苦恼。
3.病苦:众生生病时所受之苦恼。
4.死苦:众生寿命将尽时所受之苦。
5.爱别离苦:众生与所亲爱之人,离散不得共处之苦。
6.怨憎会苦:众生与所怨仇憎恶之人事物聚集,本求远离,而反集聚之苦。
7.求不得苦:世间一切人事物,心有所求,而求之不能之苦。
8.五阴盛苦:五阴,即色受想行识。阴,盖覆之义,谓能盖覆真性,不令显发。盛,炽盛、容受等义,谓生老病死等众苦聚集,故称五阴盛苦。[14]

在第45窟的观音经变中层,画师绘出唐人在没有生命危险、生活安定的情况下,仍然勤念观世音菩萨的原因:有求离爱欲的画面,却绘出守礼的少男女,令人看见也觉如沐春风。有求生男生女的画面。榜题节录经文重点: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等大威神力,多所饶益,是故众生常应心念。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殖德本,众人爱敬。」[15] 相信宋代的送子观音也是观音各种闻声救苦和如愿应验的功能中,世人最为喜爱的一种。

「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图:敦煌研究院)「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图:敦煌研究院)

观音形象 无有定法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载:

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国土众生,应以佛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说法;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为说法;应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现梵王身而为说法;应以帝释身得度者,即现帝释身而为说法;应以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应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应以天大将军身得度者,即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应以毗沙门身得度者,即现毗沙门身而为说法;应以小王身得度者,即现小王身而为说法;应以长者身得度者,即现长者身而为说法;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应以婆罗门身得度者,即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应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得度者,即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而为说法;应以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妇女身得度者,即现妇女身而为说法;应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现童男、童女身而为说法;应以天、龙、夜叉、干闥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现之而为说法;应以执金刚身得度者,即现执金刚身而为说法。」[16]

「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殖德本,众人爱敬。」(图:敦煌研究院)「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殖德本,众人爱敬。」(图:敦煌研究院)

经中记观世音菩萨有三十三个应化身,三十三在印度语有无限之意,形象包括:佛、辟支佛、声闻、梵王、帝释、自在天、大自在天、天大将军、毗沙门、小王、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长者妇女、居士妇女、宰官妇女、婆罗门妇女、童男、童女、天、龙、夜叉、干闥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执金刚神等,因应众生需求而现身说法。这同时象征观世音菩萨善巧方便,广度有情的灵巧所具足的智慧和慈悲。

《观音经》变相面貌多样,不论是以显教基础来开展,或者是以融于密教修学轨则而造,皆不失其图像本质之特色,正正是以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普现色身三昧为经中修习的要旨,图像多元化的呈现,在在凸显观音法门中随类应化之特质。这些图像数据,距今虽已久远,却印证敦煌由《法华经》所开展的观音信仰与观音法门。由发展轨迹观之,图像随者不同时空而有所转化,以符合各类行持者的需求,呈现缤纷多元的形貌。

「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图:敦煌研究院)「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图:敦煌研究院)

自净其意  无我利他

在一年当中,除了本师释迦牟尼佛有四个纪念日,分别为诞辰、成道、出家、涅槃的纪念日,其他菩萨在一年中都只有一个纪念日,唯独观音菩萨有三个纪念日。可见观音菩萨的地位超然,以及受大众爱戴的程度。可是,久而久之,大家只剩下膜拜和尊敬,却忘了学习观音菩萨无我利他的精神,更莫说把这精神实践于生活当中了。所以,我们常当警觉,时刻关注自己的起心动念,仿效观音菩萨的勤修六度波罗蜜:万行是修练成佛的重要途径。

布施:布施能除去贪悭。把自身所拥有或所知道的施予他人。除了财物的布施(财施)外,还包括佛法的传扬(法施)和信心的给予(无畏施)。

持戒:持戒能除去恶业,恪守戒律(如五戒)等,另外舍己为人的精神也算是持戒。

忍辱:忍辱能除去瞋恚。不把任何对自己的侮辱或攻击放在心上,坦然面对苦难,以及培养耐性。

精进:精进能除去懈怠。专注而勤劳地修行。

禅定:禅定能除去散乱。心无杂念,不为俗物迷惑颠倒。

般若:般若能除去愚痴。增进对佛法的了解,增长智慧。

《楞严经》中提到观音菩萨闻见空性,证诸法实相,得「耳根圆通法门」。这是观音菩萨修行圆满「自利」的成就;[17] 而在《法华经》 中提到观音菩萨「闻声救苦」的特质,则是他大悲愿所致而行的「利他」方式。[18] 观音菩萨,发菩提心,行菩萨道。此等大愿,何等悲壮,极细腻动人,具有大丈夫的勇猛精进,也有美人般的温婉慈悲。「不为自身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无我精神,慈悲的愿力。

如《心经》首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19] 以观音菩萨为例,他如法修行至甚深境界,悟道而知一切皆变幻无常,了明缘起性空的真谛而解决了一切的苦厄,继而心无罣碍,得大自在。「观世音净圣,
于苦恼死厄,能为作依怙,
具一切功德,慈眼视众生,
福聚海无量,是故应顶礼。」[20] 如智顗法师(人称:智者大师,538-597)口述的《法华玄义》中言:「智目行足,到清凉池。」[21]

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唐代《观音经》(图:英国博物馆,S.6983)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唐代《观音经》(图:英国博物馆,S.6983)
 

[1]唐.三藏法师不空(译),《大正藏》.第19册.号1003,《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经》中载,阿弥陀佛在西方清净佛土中即现佛身。但在五浊恶世中即以观自在菩萨的形象出现。

[2] 详细内容请参考拙文:Lok Wai Ying, The significance of Dunhuang iconograph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Buddhist philosophy: a study mainly based on Cave 45, 2012.

[3]见拙文:〈倓虚法师与「感应观音」〉,《东北三老佛学思想研讨会论文集》,香港:书作坊出版社,281-303页,2014。ISBN 978-988-19425-0-0。

[4]T09n0262_p0057c25-26

[5]T09n0262_p0057c29(00)-58a01(00)

[6]T09n0262_p0058a04(00)-05(00)

[7]T09n0262_p0057c19(00)-c20(00)

[8]T09n0262_p0056c16(03)-17(06)

[9]T09n0262_p0057c23(00)-c24(00)

[10]T09n0262_p0058a10(00)

[11]《妙法莲华经》卷7,T09n0262_p0057c17-18(00)。

[12]据《长部》卷25:「生是苦,老是苦,死是苦,愁、悲、苦、忧、恼是苦,怨憎会是苦,爱别离是苦,所求不得也是苦。简而言之:五取蕴即苦。」

[13]《大正藏》第一册.号26,《中阿含经》,T01n0026_p0464b21(01) - c10(02)。

[14]佛光大辞典:〔《中阿含》卷七分别圣谛经、《大毗婆沙论》卷七十八、《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六〕

[15]《大正藏》第9册.号0262,《妙法莲华经》卷七.〈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0057a05。

[16]后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大正藏》第9册.号0262,《妙法莲华经》卷七.〈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0057a22。

[17]《大正藏》第19册.号945,《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

[18]《大正藏》第9册.号262,《妙法莲华经》第七卷.〈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0057c07。

[19]唐.三藏法师玄奘(译),《大正藏》第8册.号251,《般若波罗蜜多心经》,0848c07。

[20]《大正藏》第9册.号262,《妙法莲华经》。

[21]《大正藏》第28册.号589,《法华经玄义节要》第2卷,清凉池:以喻涅槃之无恼热也。智度论二十二曰:「人大热闷,得入清凉池中,冷然清了,无复热恼。」法华玄义二曰:「三法为乘,乘于是乘入清凉池。」同四曰:「智目行足,到清凉池。」

作者 - 骆慧瑛
骆慧瑛 B.A. Hons (Kent); M.Phil., Ph.D. (HKU)
英国根德大学荣誉学士、香港大学佛学博士。现为香港中文大学人间佛教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兼客座教授。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会员。同时兼任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艺术顾问、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饶学基金会专案评审委员会会员、啬色园文化委员会顾问等公职。研究兴趣及范畴为佛学与敦煌学。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