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训诫伐蹉王优陀延的大乘经》及其经注《释深义要点明灯》(一)

文:洛桑滇增堪布    图:洛桑滇增堪布| 2021-03-16

《训诫伐蹉王优陀延的大乘经》

顶礼诸佛菩萨

如是我闻,某一时,薄伽梵在波罗纳斯城邑中,对众弟子说法时,知道该度化伐蹉王优陀延的时候,于是跟众眷属一同前往伐蹉地方。

伐蹉王优陀延带着四种军队,为了毁灭「具金大城」前去的路上,遇见佛陀等。国王认为遇见不吉之兆,故该杀,故取箭向佛射箭。

然后其箭空中旋转,发出声音:「瞋恚生起苦,今生苦战争,来世受狱苦,故舍瞋战争」。

此颂被伐蹉王优陀延听见后,对薄伽梵生起敬信,并行礼而坐在一旁。

薄伽梵曰:「大王,战争带来此生痛苦,来世堕落于恶趣,为何长期战争?」

国王回答:「乔达摩!我呢对谁战争,战无不胜,故喜欢军和战争。」

薄伽梵曰:「大王,此敌为小敌,别有大敌。」

国王说:「何谓大敌?」

薄伽梵曰:「称为我执的烦恼是大敌。」

国王说:「彼大敌是怎样,请解释。」

薄伽梵曰:「妄念我执之大敌,起动虽无实质物,无始以来住我身,犹如珍宝吾法身,自始怨敌抢夺已,藏在相之丛林中,至今束缚令轮回。世敌仅杀及盗财,对此忍辱积资粮,彼敌杀害解脱命,依彼束缚于轮回。」

国王说:「如何与彼大敌战胜?」

薄伽梵曰:「爲与妄念将作战,建设信施戒城堡,善队披上忍盔甲,勤铁打造禅定弓,无我空箭杀我执。」

国王说:「请说所谓的无我。」

薄伽梵曰:

「国王应知人无我,人乃五蕴之相续,

续流充满业烦恼,坠堕苦蕴果实我。
 

我者各别有情身,执为我而起贪心,

怕我病死饿寒冷,若赞欢喜譭不悦,
 

缘彼生起外道见,没有所谓我或自,

是于蕴计而迷乱,假名非我唯遍计。
 

身乃肉骨亦非我,是大种聚如外墙 ,

心无事物亦非我。
 

国王应知法无我,法者乃色诸事物,各持性相作者空。

于彼倒分别有相,异见于彼无如法。
 

舍此事物不寻空,显现即是空性故。

唯坏灭中不说空。何以显现无自性?


不住有无中等三,称有轮回与涅槃,

轮回自性境心二,彼境如是观无物,
 

自现毁尘尘无分,现物即心心如梦,

心身离名色诸相,是故轮回空无我。
 

轮回无故无涅槃,因无有故无亦无,

二边无故中亦无。王若如是修无我,我执从根能断除。」

国王说:「以前把非敌执为敌,生起瞋恚而折磨。如今已知真正的敌,为了与它作战,对于无我得信解或兴趣。」

薄伽梵曰:「大王,善哉善哉,已经打败我执之敌。」

薄伽梵如此已说,伐蹉王优陀延等心满意足,赞诵薄伽梵所说。

《训诫伐蹉王优陀延的大乘经》毕。此经由印度堪布达拿希拉和西藏比丘智军翻译为藏、洛桑滇增堪布藏译为汉。

其经注《释深义要点明灯》由尊者绒敦释迦狮子吼着、洛桑滇增堪布译

顶礼上师与本尊。

堪布:可积累功德、去除障碍。

尊者:

佛陀普照智日轮,发射无量典籍光,

能除众生心诸暗,具足十力前敬礼。

说明:佛陀的智慧如日中天般普照一切,放射的光芒遍一切有情众生,这无量的智慧光芒能除去众生心中无明的黑暗,故于具足十种力量佛尊前致敬礼拜。

十种力量:处非处智力、业异熟智力、静虑解脱等持等至智力、根上下智力、种种胜解智力、种种界智力、遍趣行智力、宿住随念智力、死生智力、漏尽智力。

尊者:佛陀直接传授给伐蹉王优陀延的教诫经,有九个半偈颂。是以摄略说明人无我和法无我的修行次第。

说明:摄略是相对与广义而言,让我们逐渐了解轮回的根源 - 人我执和法我执;一旦两者都没有了,就到达了解脱和涅槃的境界。因此,了解和修持人无我、法无我非常重要。

尊者:于此分二,一、观修人无我方式 二、观修法无我方式

说明:在这我们要修的法门是无我,说明的内容分为;观修人无我与法无我两个部分。其中「我」分为人我与法我;人我中的我指的是真实的,即认为人是真实的存在的意思,这是我们无始以来的执着,这种执着称作人我执。佛说人不是真实的,是如梦幻一般虚无飘渺的,人非真实即说人无我。法无我中的「法」指的是人之外的法,如我的、你的、他的,对这类的执着叫作法我执。真相是法也不是真实存在的,故佛说法无我。所以,往内看人,往外看法,其真相是万法皆无。

甲一、观修人无我方式

佛陀:

国王应知人无我,人非五蕴之相续,

说明:佛陀对国王说:国王您应该听闻的法门是人无我,先了解何为人?哪一个又是你所认为的我呢?我的执着对境是人,人所拥有的五蕴(色、受、想、行、识),如:色,指我们物质的身体、手、脚等,这些都是属于我,称之为「我的」,而不是「我」;所以,身体等色并不是我们所执着的我。受(感受,苦乐)、想(取像:即对于已领受的境界,再加以分别想像,就叫做想)、行(即是业,身口意的业力之业)、识(眼、耳、鼻、舌身、意等),这五蕴都不是我,故说人非五蕴之相续;相续是指一连串地发生着,如:人从母胎中出生至今,整个不断变化过程中的人,这不是我。事实上我们执着「我」是永远不会老、不会死、是永恒的、是无始以来就有的、也会是无穷尽的。但相反,身体是短暂的,终有离开我们的时候,之前讲的五蕴,受、想等都是无常的,时而有时而无,故并不符合实际中我的定义。

佛陀:

续流充满业烦恼,坠堕苦蕴果实我。

说明:我们的相续中充满了业力的烦恼,如果将业与烦恼比作是一棵大树,此树的果实就是五蕴,也称五近取蕴,即是业与烦恼生出的果实。说轮回极苦,纯物质的东西如桌、椅它们不会苦,它会轮回但不会苦,真正的苦是指我们的身体和心所含摄的五蕴,它是一个苦的提现,我们所要解脱的就是有苦的五蕴。人并非五蕴,对于五蕴我们会将其执为我,说我的时候,就以五蕴为对境或是看着五蕴,把它当作是我,当作是我与真相是我,两者是不同的。

佛陀:

我者各别有情身,执为我而起贪心,

说明:所谓的我是甚麽?每一个有情众生把自己的身体当作是我,由此产生我执,又因我执的观念而生起诸贪着之心。

佛陀:

怕我病死饿寒冷,若赞欢喜譭不悦,

说明:因贪着妙欲害怕我遭受疾病、死亡、饥饿、寒冷等的痛苦;因为我执,对于别人给予的赞叹,便心生欢喜;对于别人给予毁谤,就心生不悦;这些根源都来自于我执,如果没有我执,对于别人的称讥都不在意,就不会对好与坏起情绪。

佛陀:

缘彼生起外道见,没有所谓我或自,

说明:缘:观、看、对着它的意思。对着如此的爱我见,就产生了外道所遍计的我执,认为人与生俱来就有我的观念;其中有外道的学说,说我的确是有的,是具备五种条件或功德的我等;佛教戒说是无我,即没有所谓的我或自己。

佛陀:

是于蕴计而迷乱,假名非我唯遍计。

说明:是心看着五蕴而产生我执的迷乱,远看迷惑,近看非物;所谓的我唯遍计,遍计是本来没有却当作是我的,其实都是施设的假名安立而已。

这两句偈讲了我是怎么来的,及何为真相。随着与佛法接近,了解佛陀的讲解,才会知道原来蕴和我是不同的,是两回事。

佛陀:

身乃肉骨亦非我,是大种聚如外墙, 心无事物亦非我。

说明:身体不是我,是肉与骨的聚合,是聚集四大种(地、水、火、风)如外墻般包围着我。心也不是我,并没有实体的存在。心是明空不二,不属于任何一个东西。

尊者:解释人或补特伽罗名义:(人在藏文中有满和掉漏之义,)相续充满业与烦恼故谓满,取得彼之果蕴、界和处的身体,被称掉漏。无始以来串习之的我执,缘于蕴相续,认为是我的执着则是我执。由彼取式的对境为人。对彼贪执或执真中生起贪瞋,轮回于六道之中。

说明:人,汉文中亦名为「数取趣」,意为数度往返诸趣者。 

业与烦恼充满的相续就是人,人经过业与烦恼取得的果是五蕴、十八界、十二处所形成的身体,也被称之为掉,掉即是果实成熟后掉下来的结果。从无始以来贯串习性的我执,是对于五蕴不断地连续产生的认可,认为这是我的执着,称之为我执。对境之中没有实在的人/我,我是被想像出来的,各式各样的我,没有客观的我存在。对于我的贪执或执着于我是真实存在,从中生起对喜欢的事物产生贪念,对于讨厌的东西产生瞋恨的念头,因为有贪与瞋的念头而产生了对应的业,因业而轮回于六道之中。

另附:

六道分为三善道:天道、人道、阿修罗道;三恶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

蕴、界、处指:五蕴,十八界,十二处 。

五蕴:是色、受、想、行、识;

十八界:六根+六尘(境)+六识

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六尘:色尘、声尘、香尘、味尘、触尘、法尘

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

十二处:六根+六尘(境)

尊者:

观修彼之能治人无我:

各自分辨的智慧,对蕴以正理做研究,结果不得所谓的人我,于是明白人我执是迷乱已,观修蕴无我,由此修习能除人我执,也达成观修人无我的目的。

说明:

能治:能够对治。拿甚麽来毁灭我、我执呢?就是要利用能治来毁灭,具体的方法就是:修人无我。我执执着的是人有我,当意识到人实无我时,我执自然消失。

具体如何来对治人无我呢?我们要去寻找所谓的我,我们在哪里执着于我,或者执着于这个人,就从那里寻找这个我/人。我们执着我的对境是五蕴,那就从五蕴中找,并用各自分辨的智慧来研究,对五蕴一一进行细节参修,之前已做解释,色身非我,感受非我等,其结果找不到所谓的人我,于是就会明白我执是迷乱的错觉而已,并非真实存在。在道理上面懂了,还要于五蕴当中观修无我的概念,无我与我执是直接对立的,所以要观修无我,以此方式能去除我执,最终达到人无我的目的。

尊者:

若问:那应成无承受异熟果的补特伽罗。则答:未以正理观察的世间名言中,虽有我、有情和人等,但是以正理观察后,蕴的实相中无补特伽罗,故入等至时也是实相中入等至。

说明:

补特伽罗:汉文中人的意思。 异熟果:业的果报。应成:虽然不想得到这个结果,但仍必须要承受这个果报。入等至:入定的意思。禅定,三摩地的意思。

若问:如果人无我,那么我们造业,比如造善业积功德,或造恶业如杀人等,就没应受业果报的人了?

则答:不是这样的情况,原因是对于在俗世间的人,即还没有进入无我境界中的人,对其而言,有我,有形,有人,即有我的存在。但是,以正理观察后,蕴的实际状况中并没有我/人的真实存在,所以入等至的时候也是蕴的实相(蕴的本来面目或诸法的法性当中)中入等至。当我们在观修人无我的时候,不是在世间名言当中,而是在实相当中,或者说在胜义谛而言,(相对世俗谛),没有有情,没有菩萨,没有声闻触觉等,都是法境空净的境界,故不同境界当中有不同的论述,有业因果、受果报的理论是世间名言,讲无我是胜义而言,所以不相违的意思。

(待续)

作者 - 洛桑滇增堪布
尊贵的洛桑滇增堪布14岁出家,于珍贵的上师堪千贡噶旺秋仁波切足下,在印度宗萨佛学院完成学业,同时间领受根本上师文殊师利菩萨 萨迦法王之所有密乘法教。

毕业后由堪千贡噶旺秋仁波切推荐下,协助弥勒尊佛 大司徒仁波切重新筹办印度八蚌智慧林佛学院,并担任学院的堪布。

为进一步以教学弘扬佛法,2000年入读台湾法鼓山汉藏文化交流研究班,随后在台北和彰化开办两所佛学中心,目前专注翻译经典及网络教学等利生事业。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