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访问美国学会理事会会长──余宝琳教授

文:刘雅诗 | 2014-11-26
余宝琳教授余宝琳教授

美国学会理事会 (英文全名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 [ACLS],以下简称理事会)于1919年成立,是由72个国家级学会组成的非牟利私人联会。作为美国学术界的代表, 理事会致力推广人文学科以及社会科学的研究工作,如历史、宗教以及艺术史等,其主要活动包括颁发资助和强化学术团体之间的关系。于2012-13年度,经过严谨的评审程序,理事会发放超过1,500万美元的奖学金以及资助超过320多名美国及其他地区学者。我于八月在维也纳出席第十七届IABS国际佛学会议时,有幸遇见理事会会长余宝琳教授,她欣然接受我的访问。

余宝琳教授是一位研究中国诗词的着名学者,特别是有关王维的研究,她于2003年开始担任理事会会长一职。上任前她曾于几所大学任教,包括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教授及文理学院院长。经已担任11年会长的她回想:「能为理事会服务是一项殊荣,因为那裏是一个推广人文学科重要性的国际平台。」

对她而言,理事会的资金有限,但机构的组织力很强,一向以来理事会同事与几个基金会进行紧密合作,颁发奖学金以及策划有潜能的项目。例如,2008年经济衰退后,理事会于翌年开展了为期四学年的博士后计划,每学年颁发共65名为期两年的博士后论文奖学金。此外,在鲁斯基金会(Luce foundation)的支持下,理事会目前资助美国学者进行实地的田野考察,以及资助中国与东南亚考古学家于美国参加方法学研讨会。理事会每年推行约15个计划项目,每年均收到超过1000份中央及论文计划资助的申请书,另外约有2000份有关其他计划的申请书。余教授补充,以目前的人力及工作量,理事会的运作很有效率。


「何鸿毅家族基金佛学资助计划」

2013年,美国学会理事会与何鸿毅家族基金开始合作颁发资助,今年度余教授也正式成为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大概三年前,我开始注意到基金会;对于他们支持佛学及中国艺术。印象非常深刻。」余教授向我透露。「慈善事业是个引人胜的世界,很多家族基金会都有机会为学术界带来影响。2011年,我到香港访问基金会并查询他们是否有兴趣跟我们合作。」在那段时间,正巧基金会开始了比以往更具抱负的策略规划工作,包括采纳更开放和系统性的评审程序。经过两年的讨论,基金会最终同意与美国学会理事会合作。余教授告诉我:「我们讨论如何令这个学术领域获益,整个过程既有趣亦具成效。」

透过与基金会合作,理事会提供「论文奖学金」(dissertation fellowships)以及「博士后研究奖学金」(post-doctoral fellowships)以支持佛学研究的青年学者,这亦是理事会的首要任务。为了促进协作和加强佛学研究在国际间的跨学科网络,基金会亦有颁发「合作研究资助」(collaborative research fellowships) 及「访问学人资助」 (distinguished visiting professorship),使大家分享交流新的思想和观点。这些竞争性资助有助 佛教在广泛领域中的理解与诠释,包括历史,哲学,考古学,艺术史,人类学,语言学和宗教研究。

两会的总体目标是建立一个佛学研究学者的全球性网络。余教授兴奋地说:「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刺激的目标。

因此,跟大多数理事会的奖学金只限于美国公民申请不一样,它开放予所有人申请:来自任何地区、于任何地方进行研究的人士均可申请。

余教授坦言,首次的申请具备不少挑战,虽然反应热烈,不过各国的习惯、协议,以及期望都不尽相同。这方面令遴选委员会的工作特别困难。「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虽然讨论都很具活力,亦十分有趣味,不过也令人筋疲力尽。」


人文科学对社会的价值

在我们结束访谈前,我邀请了余教授分享人文科学对社会有甚么价值的意见,她毫不犹豫地说:「我相信任何学术领域都是值得追求的,因此,我不认为只有某些领域是有趣的或适合长期研究。无论你最终会做什么,你在人文学科所学会的将为您带来益处。」

余教授继续分享,在美国,雇主对于批判性思维、沟通能力和分析性阅读能力感兴趣。多项调查发现,人文学科毕业生均被美国雇主所重视,他们的表现跟接受科学和技术训练的人同样表现出色。有趣的是,无论在当代美国或中国社会,对于「人文学科无用论」依然有许多误解。

「这是绝对不正确的。」她以坚定的语气跟我说。

「何鸿毅家族基金佛学资助计划2014-15」

美国学会理事会宣布何鸿毅家族基金第二届佛学教学及研究的资助额为190万美元
https://www.acls.org/programs/buddhist-studies/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