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亲法会-ads

设法「防毒」 

2009-09-16

文﹕Lozang

            近期,香港越来越多青少年吸毒(或者说是滥用物质substance abuse, 「物质」包括烟草、酒精、药物、毒品等)事件曝光,研究显示吸毒往往与其他反社会行为、犯罪行为互为因果。如何预防吸毒遂成为社会各界热烈讨论的话题。
 
有关部门资料显示,二○○四至○八年间,廿一岁以下及以上的青少年吸毒个案激增6至7成。今年一青少年组织访问了近四百位6至25岁的青少年,吓然发现当中近3成人曾经吸毒,某些被访者更是从8岁开始接触毒品;另有6成4人表示身边有朋友吸毒;近6 成人认为政府的禁毒宣传手法死板,作用不大……有些吸毒者为取得金钱购买毒品,从事贩毒、盗窃或援交等罪行,引起另一系列社会担心的问题。
 
根据多年来的调查,导致青少年吸毒的因素主要有以下数端:
 
一.    个人心理因素──不堪承受学业、家庭、人际等方面压力,借着吸毒减压或逃避问题;生活苦闷,精神空虚,寻求慰籍及刺激;感到不被重视,希望以吸毒博取他人关注;出于反叛,越常被叫不要吸食,越要吸食。
 
二.    个人错误观念──借着吸毒向别人展示自己已经长大、独立或有胆色、有能力;对毒品感到好奇,认为软性药物不是真正毒品故不会上瘾,或自信有足够的能力驾驭毒品;相信吸毒可获得朋友认同,借此建立自我角色及团体归属;以为吸毒可以减肥、改善外观。
 
三.    朋辈因素──模仿吸毒的朋友或受其怂恿吸毒;被拆家利诱吸食免费毒品,成瘾后协助贩卖以继续取得毒品。(朋辈是青少年初尝毒品的最普遍导火线及毒品来源。)
 
四.    家庭因素──父母离异,或与家人关系欠佳,缺乏关爱;父母不谙管教技巧,甚至本身亦有行为问题。
 
其中,第二个因素可以说是第一个因素的延伸,因为上述错误观念可以视为由自我认同感不足、自我形象低下等心理问题所促成的;而朋辈、家庭等外在因素,虽非个人所能控制,但若拥有健康的心灵,当可于某程度上抵抗外境,不致于沉沦毒海。事实上,不少吸毒者本身品性并不算坏,只是自身没有清晰的价值观、意志不坚,容易受人影响。
 
上述四种因素又可总括为「不健康的生活」。世界卫生组织定义「健康」包括身理、心理、社交等方面的完全安舒,甚至能定立人生目标并付诸实践;美国健康运动之父H.L.Dunn更把「健康」扩大至正面、积极、追求发挥个人潜能的生活态度。一个健康的人应该可以善用若干程度的压力作为推动力,并以适当方法舒缓过多的压力;自我形象清晰,人生目标明确,生活充实而有意义;懂得爱人也懂得接受爱;与人为善、择善而从,拥有良好的人际支援网络;勇于面对困难,即使无法解难仍能调适自己的思想,坦然接受。这样自然不会对毒品感兴趣。
 
许多研究都表明传统、老套的禁毒宣传并无显着效果。青少年即使听过毒品的害处,在生活中百般问题困扰下,还是禁不住染指毒品。一些「唯情导向」(affective-only approaches)或「生活技能训练」(Life Skills Training Program)之类的预防吸毒计划便从根本着手,提高青少年的情绪商数(EQ)、自尊(self esteem)、自我管理、社交能力、拒绝损友技巧,目的是增进青少年整体身心健康,从而自然加强其「抗毒」能力。但这些计划需要长期投入大量资源进行,实质成效仍有待证明,有学者更批评其没有针对吸毒问题。如此说来,预防吸毒和预防其他心理问题一样,不能只用单一策略,而应标本兼治,同时针对当前的吸毒问题及长远的身心健康下手。
 
佛法对于促进身心健康有很大的方便善巧,但如何以现代化、年轻化、趣味化的方式演绎出来,却是一大难题。如前所述,传统、老套的宣传是无效的,若教界中人只是单向说教,所说的又是缺乏说服力的老生常谈,或者佛教色彩太浓烈,只会引起青少年抗拒。如果佛教要为青少年问题作出更大贡献,需要大家共同努力,以佛法的长处为基础,建构一套应时、对机、严谨、科学的青少年工作理论与实务。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