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请问侯医生:为甚么要当作家?

文:马霜 | 2015-05-22

医学博士,天之骄子,侯文咏的专业令很多人羡慕,但他还是放弃行医,转当作家。问他为甚么,他会邀请大家读读今年出版的着作《请问侯文咏:一场与内在对话的旅程》。

侯文咏认为,最重要的是认识自己,他邀请读者开启一场与自己对话的旅程,以真正了解自己,因为人生很多问题最好的答案,就只能由自己回答。

侯文咏1962年生于台湾嘉义,自幼学业成绩很好,对写作也极有兴趣,小学时期已经自行创办班刊和投稿,但是当时的台湾社会并不认为作家是理想行业。在父母和师长劝谕下,侯文咏在大学修读医科,其后成为医生。

但他并没有因而放弃写作,反而一边行医,一边创作小说和散文,作品以温馨小品为主,如《顽皮故事集》和《大医院小医师》等,都极为畅销。另一方面,他也继续进修医学,成为麻醉科专科医生,并取得台湾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博士;曾先后出任台大医院和万芳医院的麻醉科主治医师,以及台北医学大学医学人文研究所副教授。到了三十七岁那年,他终于决定放弃当医生,全职写作。

多年以来,已不知有多少人问过他为甚么下这样的决定,他总会以自己的两段经历作答。

刚开始念大学时,侯文咏疯狂地迷上电影,每逢假日,他总是一场接一场的看。到了二年级下学期,他发现自己的成绩严重下滑,于是开始犹豫是否应该放弃看电影。他发觉,自己的生命中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考试,若是这样继续下去,即使日后可以获得体面的工作、物质享受、妻儿等,仍会觉得生命是空荡荡的。于是,他在生命要做的事情清单上加上「电影」,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此后,他决定看更多电影,而这个想法清晰了后,他也更有动力念书,成绩好转,顺利毕业。

多年后回顾,侯文咏认为当年是否继续看电影的抉择,其实是在选择日后两条截然不同的命运之路──当然,观看大量电影对日后从事写作大有帮助,但这是当时不可能预见的,而作决定的,是内心的一种召唤。他说:「追随内在召唤的人,能依据内在模糊的直觉和判断,努力去实践。在实践的过程中,靠着与外在环境的磨合,一步一步调整方向,不断缩短内在召唤与现实之间的差距,落实那个兴趣,直到它变成可行,甚至是有前途的工作。」

到侯文咏当了主治医师,有几年负责照顾末期癌症病人的痛症,看着病人一个一个逝世。他跟病人聊天时,发现他们没有人会在意世人营营役役追求的东西,如财富、名气和地位等,他们重视的,是跟亲人的关系,又或曾对某人有所亏欠,以至自己死后,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甚么。这些说话令他反省,当自己走到人生尽头,回顾这一生时,会怎样看待自己的人生?这个想法帮助他作出了选择,听从内心的召唤,弃医从文。

侯医生的追寻和抉择,对不同人有不同的启发。他为人生所作的取舍,部分源于在病房中对死亡的观照。从照顾病人的身,到关怀自己和别人的心,相信侯医生会按着内心的召唤,坚毅和快乐的走下去。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