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谛听善女人──国际佛教善女人会张玉玲教授访谈

文:佛门网 | 2010-11-03
国际佛教善女人会会长张玉玲教授国际佛教善女人会会长张玉玲教授
第一届华严全球论坛会议现场第一届华严全球论坛会议现场
法师、学者、善信参听论坛法师、学者、善信参听论坛

  九月,来到台北大学,参与由台湾大华严寺、华严学会举办的第一届华严全球论坛,当时各国高僧学者云集,共同讨论现代佛教徒的全球责任。其中,国际佛教善女人会会长张玉玲教授发言时,提及两个有趣的事件:

一. 某次,她带同一批美国学生参观台湾某着名佛教团体,观赏创办该团体的比丘尼的传记影片,片中英语旁述多次以“he”称呼那位比丘尼。同学们都诧异地看着教授,问:「妳不是说『他』是一位女尼吗?」相信因为汉传佛教说高僧都是「大丈夫」,因此该片撰稿人便以“he”称呼比丘尼,觉得这是尊重的表现。

二. 一位虔诚的美国女性佛教徒,因倾慕佛法而来到台湾参学,岂料在各大佛教团体中,无论甚么活动,女众都被安排在男众之后,甚至连向法师提问时,也要在男众没问题后才可发言。她想知道为何会这样,却被一位法师告知:「若妳问这些问题,永远都不可能成佛。」这令她对佛教产生疑惑,眼泛泪光地问:「佛法说众生平等,但为何在道场内男女没有平等?」

  张教授被问到这些问题时,根本无言以对。大概因为习惯了这种文化,故在此之前她根本没察觉到有甚么不妥。

  其后,张教授前往泰国参加供僧大会,但供僧及午斋时一位比丘尼都没有,令她大惑不解。到了工作人员及与会善信的用膳时间,才发觉比丘尼和俗家人一起排队取食,接着独个儿坐在一角享用,过程中完全不受礼让。这更进一步引起教授的反思。她相信以佛陀的教法风格,和祂经常根据现实情况修订律制的案例,佛陀一定希望我们修正两性不平等的问题。

  张教授发言后,释迦族后裔、尼泊尔国立三界大学创办人释迦明德居士(Prof. Bahadur Shakya)以度母(Tara,救度佛母)的故事回应:久远劫前,一位公主因见以女相度众生者不多,故特发愿以女身成佛。经过历劫艰苦修行,终于酬因本愿,成为名满三界的度母。由此可见,佛教肯定女性的价值,相信女性和男性都可以修行证道。

  大华严寺导师海云继梦法师则表示,群体活动总会有先后,无论是以男或以女为先都会被指有问题。其实,僧团以男为先,纯粹是因为当时佛陀是男人罢了。

  笔者对张教授的「故事」颇感兴趣,遂于高峰论坛结束后,邀请她多谈一点有关话题。

  教授说,佛教中男女不平等的现象,近廿年来已经改善了许多。本来,大部份藏传、南传佛教地区的比丘尼戒都已失传,数十年前的女尼,即使有幸从其他传承受戒,回到本国也不一定被承认;她们一般都不能住进寺院,只能住在厨房或自己家中;法会时,某些地方的排行次序是比丘、沙弥、比丘尼,甚至是比丘、沙弥、男施主、女施主、比丘尼,显示女性出家人的地位非常低落;很多女尼耳濡目染,也认同自己罪障深重,即使有机会亦不愿接受教育,只想专注诵经持咒,发愿来世转生男身。

  随着资讯发达,发展中国家的女尼受到现代西方思潮冲击,加上有机会接触外国的比丘尼或女学者,渐渐意识到她们能有更大的作为。1987年,三位不同国籍的比丘尼,为了团结各国、各传承的佛教妇女,改善佛教女性的生活,共同弘法利生,创办了国际佛教善女人会(Sakyadhita,字意为「佛陀的女儿」)。该会如今已成为国际上重要的佛教妇女组织。

  Sakyadhita并非以抗争方式争取更多权利,而是透过研讨会、教育、出版,宣传女性可以拥有更多机会的讯息。会方也不会权威地把「一定要争取甚么甚么」的概念灌输给女尼,往往是大家一起在和平的气氛下分享、讨论,思考自己能否做得更多。

  Sakyadhita没有直接向佛教男众要求甚么,倒是致力争取世界各地佛教妇女接受教育,乃至佛法、学术、咨商、艺术、社区活动等训练的平等机会;并鼓励佛教各传承之间及与其他宗教之间的和谐沟通,提倡宣扬慈爱精神的社会运动,促进众生福祉。当女众的知识、技能增加,有所作为,其地位自然也会提升。

  例如Sakyadhita创办人之一慧空法师(Ven. Karma Lekshe Tsomo),于喜马拉雅地区创办了16所学校,提供住宿及教育予女尼;并致力恢复比丘尼戒的传承。她们受戒后便能学戒,学戒便有资格考取格西(Geshe,佛学博士)学位。

  教授表示,已发展国家的女性教育程度及社会地位普遍较高,故可能对两性不平等的问题没太大感受。但其实男女平等是近百年才逐步实现,希望人们懂得珍惜。

  最后,张教授提及她认识一位学者,因为忍受不了佛教团体的僧俗不平等、男女不平等,舍弃佛教信仰,改宗基督教。她期望佛教中人能协调佛法与文化,莫让世人或外教误解甚至批评佛教。

  据笔者所知,古印度种姓、男女阶级观念甚重,但佛陀却能突破时代限制,提出众生平等及男女平等,接受不同种姓的男女随学和出家。虽然祂曾于《佛说超日明三昧经》中说女身有五障,不得作梵王、帝释、魔王、轮王、佛陀,但其理据分别是因为女人多染、多欲、懦弱、善妒、多烦恼,全属心理因素,并非说女人先天不足。当然这些问题,男性也可能会有。不过我们要知道,古印度的高种姓男子可以迎娶多名妻妾,而妇女被当作男人的附属品,必须尽力服侍丈夫、传宗接代,处理一切大小家务,其遭受的待遇却很差,也没资格进行灵修。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女性特别容易后天养成上述性格。故佛陀针对当时的一般妇女的心理及现实限制,指出她们不利发展灵性,其实不难理解。

  鉴于当时有意投身灵修而加入僧团者,仍以男性占多数,而女性又因社会因素而形成一些身心限制,故佛陀制定了比丘照顾女尼、女尼依附比丘的制度。可是,后代僧人不是每一位都了解制度背后的用意,加上受到社会观念影响,遂产生重男轻女的作风。由于僧团重视传统,较少人质疑及改变习惯,部份作风便维持至今。

  佛陀虽经常谈及女色的可厌,但这是因为当时有意求道的听众中男性较多,对女性而言,男色同样可厌!从其他经典可见,佛陀重视一个人的精神修养,远多于其性别。例如《大般泥洹经》载佛言:「若有女人,能知自身有如来性,世间虽称名为女人,我说此等是男子。」又如《大毗婆沙论》载佛言:「唯大生主(首位比丘尼)虽是女人,而离一切女人过失,作丈夫所作,得丈夫所得,我说是辈名爲丈夫。」

  更进一步,大乘经典中还提及因地是女性、修行成佛得转男相的情况,如《大宝积经》中的妙慧童女、《妙法莲华经》中的龙女。甚至,根本不用转变身相,直接以女相成佛,前述度母即为一例。

  又《维摩诘所说经》记载舍利弗尊者问一位已证菩萨无生法忍的天女,为何不转男身。天女答曰:「求女人相了不可得,当何所转?」「一切女人亦复如是,虽现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说一切诸法,非男非女。」这表明男女仅为外相,不影响开悟的潜能。正如《菩萨处胎经》所言,女人、魔王、帝释等,只要明理,皆不须舍身、受身,即现在身便可成佛。经中佛陀举出过去某国土中众多女人了解法义后证道的例子,并说偈曰:「法性如大海,不记有是非,凡夫贤圣人,平等无高下。唯在心垢灭,取证如反掌……分别本无法,无有男女行。」

  凡此种种,可证众生平等、男女平等确为佛陀本怀。作为佛陀的学生,愿我们能一起推动这种平等,令世界变得更美好,实现人间净土。



※ 延伸阅读:略谈Sakyadhita 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见闻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