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识 食 Vinnana ahara

达摩 洒甘露 着| 2010-04-18
(四)识 食 Vinnana ahara
「感觉自己能思能想,能受能知,是个活着的人,便是识食。认为身心是我,我爱我恨,我生我死,我证悟,我成佛,刹那刹那都不稍疏忽我在,若有一刹那不感觉到我,如入无想境刹那惊觉,念念寻觅我处,所以生生死死不舍有我,轮转不休。设若听闻无我我所,极端恐怖,他便堕入无明壳中说:「无我谁当受因果?谁当成佛?」固执必有恒常不灭自性,固执空后有不空,无法信受正法,死死捉住寿者相。」《增一阿含21. 4. 656页 》
 
识在佛法中是属于精神界的现象,又称为名法。佛经里解释识的功用为识别了知,即是对感官所攀缘的外尘能起分别了达为性。在日常生活里我们跟外界的接触,所产生的回应现象就是靠了这「识」的运作才有种种表态。常人使用六个识来生活,以六识作为基本的活动份子,在六个感官上遛荡打转,终日在眼耳鼻舌身意六处捕捉猎物、大口吞食六根上的色、声、香、味、触、法六道佳肴。
 
识食的功用
 
「知识的死敌不是无知,而是昧于无知。」《Alfred North Whitehead》
 
知识与识知为一体二用的东西,人类自出世那天就慢慢地开始去接受新知识,从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地吸收新知识以充实自己。对于一个茫然来到这世界的婴孩,总是睁大着眼睛来看四周,在他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一切对他是那么的陌生,那么奇怪。在不懂事、不明白的性本善之意识下,都会挥动那双棉绒般的细手,尝试去抓拿东西。碰上佳节时,看见「地主公」神龕前点燃的一对蜡烛,望住那闪烁着的烛光,觉得可爱有趣,就爬向前去抓拿。当赤红的火焰烫伤了手儿后,他就哭声连天。经过这经验,此后,他再也不敢去抓摸点燃的蜡烛了。
 
所谓「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人对某些事物不解时都会以惊鄂及怀疑的心态来对待之,一旦有所认识后就会以「视以为常」的理念看待。人生经验有许多的知识都是从生活点滴中吸取而来,经验的累积带来丰富的知识。靠了渊博知识我们可以开创美好及福祉的人生,使得生命活的更有意义。
 
知识的由来即是一种经验谈,而经验的过程就是以六个心识在感官上所取得来的。每当我们在看、听、嗅、尝、触及思索之时,六识各自自然会站在其岗位上做诸迎来送去、执取舍弃的工作。在迎送取舍的当中,各别的识都会作一番的审查与分辨,这种工作就是靠了识的认知与了别之性能,故我们用通俗的语言称之为知识,即「识食」的功用也。
 
识食的祸害
 
「一种米养百样人」这句话让我们看见这个万花筒的人类社会,千奇百怪的人文世界,所呈现的不同局面,从民族、文化、宗教、语言、习俗是那么扑朔迷离。即使在一个小家庭里,同一对父母生出来的孩子,皆有着长相、性格、嗜好各异的成员。尤其是人的性格最令人费解,人也是因了这性格而显其特征,见其才华。
 
「人各有志」肯定地说明了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理想与抱负。这也说明了每个人都怀有其一定的禀赋,各有所长就是最确实不过的。人的聪智或迟钝皆是各自多生多劫中所累积的经验结晶品,它会伴随着我们至到永恒。这些经验也包括了个人的嗜好与习惯,由此而形成一个人的性格。
 
性格在佛法里称为「习气」,他是一种很自然的回应现象,我们称它是一种本能、天份、本性。「人之初、性本善」,曾经几许,我们的良知与人性随着生活逐渐腐蚀,甚至埋没了。人性的没落就是我们的知识问题,由于人人的识知都是以自己的嗜好与习惯为中心,必然会有所倾向,有所喜爱的偏倚,物以类聚即形成了同类相扶,异族相戮的大同社会。
 
知识与行动是相铺相成的联体结果,就如眼睛与手足一样。思想付于行动,即知识驱使下而有所表态。如是作,如是受,这是行动上带来的自然回应。回应是事情的结果,在佛法上常以「业」来称。业是思想上、语言上及动作上的结晶品,这些结晶品是支撑整个生命的粮食,也是生命的推展力,佛法上所指的轮回就是业得以衍生之处。由于常人六识时时刻刻都在收集知识,收集资料,累积起来就成为识食,为众生轮回的资粮,是毒害众生陷入生死苦海中的砒霜。
 
「一切众生 受业感生 为业子嗣 业依附处  业患难处 业所归处
故当承受 过去所造 一切善恶之业。」
 

识食的治理
 
「诸比丘!云何观察识食? 譬如国王,有防逻者,捉扑劫盗,缚送王所。
以彼因缘,受三百矛苦觉,昼夜痛苦;观察识食,亦复如是。」
 
话说有一次,一个贼偷盗失手,被人抓个正着,送到国王前发落。经过一番的审讯后,国王就给他一次重生的机会,要他使用一个圆盘子,盛满食油,把它顶在头上,从东城捧到西城,不准滴出任何一滴油,否则即砍头。此人附从依命,双手扶紧头上的油盘,双眼直视前路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沿路上有美丽的舞女在街头卖弄舞姿,许多人挣着瞧,他一动不动地继续走。不久,前面有他的父母妻子在路旁哭喊着他的名字,他保持高度警惕,不敢转移他的视线。再经一处 ,是喧闹忙碌的街市,许多人在街道两旁兜卖货物,人潮来往,他仍然注意自己的走路,不敢一视。再走不久,前面有一间房子着火了一时间救火抢火的人,闹得纷乱不堪,并且在屋粱上的一窝蜜蜂,被火烧中,顿时蜜蜂从窝里飞出,到处飞着螫人,这人虽然给螫了下,始终不敢妄动,仍然专心致志地捧着盘油往前走。最后,他竟然到达了到达站,一滴油也没有溢出。国王也就赦免了他的罪,放他回去。
 
现代的物质生活,七彩缤纷,充满诱惑,许多情不自禁的庸夫都轻易地被钩个正着,陷入其中。由于我们拥有一棵轻举妄动的心,喜欢东攀西缘,就像森林里的葛藤,凡树就缠,还是缠个紧紧,黏得实实的。放纵的妄心,不会辨别真假、不察事理,以为在识知上的知识是绝对真实的,由此生出人我、众生之相而起诸狂执。使的自己终日在人事、感情的烦恼堆子里窜走,成了情网中之猎物,欲牢里的已决犯。时常在患得患失,神经牺惶之下度日,就好像受刑的已决犯被矛所刺般,身心不得适宜自在。
 
艳丽的玫瑰其枝上必有伤人的利刺,识食就如配了胡椒粒所炒烩的饭,使人嚼咀时总会咬上一口,破坏食欲之嫌。学道之人就要学习在受食时莫起人我狂执,自以为是的主观而埋下来生出世的业识招致未来的痛苦。生死随业,这是不变的定律,我们这副肉身躯体,靠了前世业识为因,父母为缘而得来,当中数十寒署心念生生灭灭,刹那刹那迁谢不住,其本体纯是虚幻无常。既然是无常又何有常存不灭的意识呢?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