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读书札记

第200期明觉   梁宝山| 2010-07-02

延续佛教如何回应现代社会的问题,月前刘宇光教授在讲座上曾慨叹,相比起基督信仰的神学反思,佛教的回应则较为零散。笔者对宗教研究涉猎不广,便找来入门书一读。

大卫‧福特 (David Ford)着、李四龙译:《神学》,「当代学术入门」系列。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

韦伯式的世界解咒(disenchantment)与后现代的虚无主义,并未能取消宗教作为信仰与宗教研究作为学术的紧张关系【是否即「学佛」与「佛学」的类比?】。宗教主张,又应以内在或外在标准为分类?基督信仰作为大学体制的本源,其现代演变与思考值得借镜。

一、宗教的责任

福特认为,神学与宗教研究应「各自为政」——正因各有侧重,才能互相裨益。作为一门学术,它的对话对象首先是学术社群,共同公正地对待意义和真理的问题;它要面对学术承诺、规范和价值问题;它要审视的范围除宗教文本外,也包括历史、传统、实践、体制、观念和艺术。而学术体制的延续性,就是教育的使命。

而在宗教团体方面,他们首要面对的对象是信众,主要的活动是宗教实践。教众是具有学习能力的社群(learning communities)。对于研究、学术、智性的态度,对宗教团体来说也是关键的。(17-19页)

对于范围更广,世俗的社会,包括政治、法律、经济学、传媒、医学和家庭生活等各方面,神学以及宗教团体均容易认为相比起宗教问题,这些都是次要的。然福特则认为需要纠正为这种省视世俗社会的现象。

二、如何为宗教主张分类

常见的分类法 是以非宗教为准:例如保守神学、自由神学与激进神学,都是政治标签。【或许亦可以理解为时间向度:保守意味着复古、自由意味着对当代变化的开放性、激进代表对现状的不满。】它的问题是,政治光谱的标签,实际上把可能南辕北辙的神学概念放在一起。(19 页)

福特于是提出另一种分类方法,他称之为「五种类型」、「两种极端」:

极端一 / 类型一:

当代哲学、世界观或者实际事务完全凌驾在宗教之上:

例如无神论、彻底的唯物主义、以某种理论框架为根本(例如女性主义、环保主义等),这种极端视神学或宗教为过事、不切实际与非道德的。因此对话非常困难。(20页)

极端二 / 类型五:

企图重复经文的世界观、古典的神学、传统形态,并用那些述语观察描绘现实:

即是所谓的「基要主义者」。相信经典是在任何语境都普遍适用,任何的怀疑都是妨害实践的。这种极端亦有当代的更新,即以维根斯坦式的「语言游戏」论,来强调神学 / 宗教语言的完整 / 自足(integrity),不假其他的规则。(21页)

在两种极端之间,有三种类型:

类型二:带有鲜明的外在框架,但也想说明神学 / 宗教的特性:

即以哲学或其他学术,说明信仰的意义、与当代的关联。在基督教而言,便有学者曾以存在主义来说明新约对人类生存状况的共同性。(23-24页)

类型三:避免与特定框架扣连【保持学科的独特性】,而是就不同问题寻找相关性(correlation):

例如就哲学、宗教、艺术、心理学、文化研究、政治学和历史等具体对话。然而这种「中道」【原文真的是middle way!】容易均被双方视为难以「持平」的。(24-25页)

类型四:宗教的自我描述具有优先权:

这种类型虽不致成为第二种极端,但所谓优先权即是在信仰的原则上寻找其他理解与诠释的可能性。它承认在信仰群体中根本无法假扮中立,但肯定知性的重要 性,仍然努力发掘沟通的可能。(25页)

【福特的五种分类,颇能解析信仰现状的光谱。然而,如引伸到佛教各宗派以至当代的信仰实践上,是否能完全对位翻译?又,五种类型所要对应的处境似各有侧重。例如,对识份子来说,类型五似乎只会适得其反。】
 

*  是书在读我,还是我在读书?阅读于我,有点像公案,是提问与寻找答案的过程。札记是思路的痕迹,写作是纪律的训练。没有长篇大论,本文尽量简洁,【  】括弧内为笔者设问或提纲。旨在提醒进度,刺激思考。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