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让快乐立体起来

文:张倩仪 | 2015-01-30

为甚么把心情和文字学连起来呢?

有一本书说得好,语言的其中一种作用是记录和表达内心的情感经验。中国人重视内心世界,所以中文的情感词滙很丰富,而且表意细腻。(刘美红《先秦儒学对“怨”的诊断与治疗》)

在外国人看来,中国人是简单而快乐的民族。中国近代多灾多难,战祸连年,小民百姓不知死所。可是很多外国人来中国,都深深为中国老百姓的善良、乐天所感动。跟蒋介石过不去的美国总统代表史迪威,早年学会中文时,在山西监督铁路工程,常常跟工人聊天,很喜欢中国老百姓的愉快个性。这种情况,和鲁迅悲叹中国人麻木,任人宰割,竟然是并存的!

可能和中国人的快乐倾向有关吧,中文里表示快乐心情的词很多,“欢”“欣”“愉”“悦”“喜”“乐”,再加上“畅”“快”“怡”“和”等关乎表情、动态的字,可以搭配出很多词语。还别忘了一个表示极之有兴致的“高兴”。

现在心理学家努力研究快乐的心态(这也是市面上那么多教人快乐的书的原因),除了关心快乐与否,也关心让人快乐的不同心理状态。

快乐原来是很立体的。“兴奋若狂”是快乐,“怡然自得”也是快乐。因为有成就而快乐,那是“自豪”,因为自我适性而快乐,可以“满足”。难怪中国人需要那么多细腻的同义词,描写不同的快乐状态。

人从有刺激感的“欢欣”一直体味到恬淡适意的“愉快”,需要相当的时间。因为快乐有如春夏秋冬,在人生中也不同的时节,景致不同。

为了对孩子作生命教育,我带几岁小孩去看花看鸟,发觉他们看动物的兴致很高,对着春花秋月却无动于中。秋月还好一些,春花就相当难了,叫他们看春花不如叫他们看蝴蝶。感受春光明媚而怦然心动,那不是几岁小孩子的快乐。

“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人生其实有很多种快乐。年轻时快乐来自成就感,不光想成绩超群,还要找个美丽情人,从群体的羡慕里肯定自我。人生一步一步走下来,快乐的感应器才慢慢增加角度。

人生总尝过“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玩味于惘然和追忆之间,对快乐的感应角度多起来,快乐的层次也丰富起来,快乐于是有了广度和厚度。心理学家说,人很难为同一种事情保持同样的快乐程度的,快乐感总会下跌。有了广濶而多层的快乐感应能力,快乐才不会单调吧。

对于终生认真的人,这个快乐感应器还需要一种独特角度:求美。

求真求善都容易累,求美(不是艺术狂人那种求)则可以舒缓心情,发泄情绪。这方面我有亲身感受。我喜欢唱歌,中学的音乐课又加强了我的兴趣。现在兴之所至,走路时也会自己轻声唱。多年下来,我发觉那跟唱卡拉OK完全不同。没有听众,没有目的,不必完美,唱到颠三倒四,歌词忘了大半,全都没有关系。不是为人而求美,而是完全自在的抒发。

我跟一个认真以致曾经抑郁的朋友分享这点小经验。虽然朋友喜欢买漂亮的东西,但那不是创造性而是消费性的活动,我觉得难以起抒发性情的效果。如果找一样自己喜欢,或者练习到喜欢做的美艺,无论是唱歌、跳舞、拍照、画画、写书法,甚么都成,长期去做一下,保管不易病。我跟她说:信不信由你,我自己是大得其益。

我是信口开河,纯以自己的经验,写下这以偏概全的包单。

讯息才发出去,没想到屏幕里迅即跳出她的回覆:

“我信呀! 现在想起来,我的经验可以印证这个道理。 昔日我一样爱收集美的东西,如信纸、项链、裙子……但是仍然不快乐。 今天,我还是爱买;更会动手将东西改头换面,左右搭配,重新改装,很快乐和满足。正正就是你说的创造,不是纯粹的消费。 你这个分析,对许多埋头苦干,求真求善而苦无快乐的老师、学生(当然还有其他人,不过我较关注教育而已),非常有价值。 我一定要在适当时候提醒大家。谢谢啊!”

这么说来真要感谢当年音乐课上把我们虐待得心惊胆颤的老师,原来她从我少年时代,就给了我情绪教育的因子,使我受用终身。而且享受多时之后,还可以转告朋友,由她再广泛传播给在追求真善里受尽压力的更多朋友。

在中文里,乐字来自音乐。乐教一直是孔子重视的科目。在古希腊,音乐也是受重视的修养,《理想国》里就谈到对人才施以音乐教育的必要。原来东西方的哲理,都有实践根据,并不复杂。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