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让觉知力量发挥效用——正念禅修的新理论「饼干模型」(十)

文:陈伟贤    图:网上图片| 2020-08-25

续上期

打坐,当然要引导坐姿。这一方面,传统禅修和西方正念对此做法颇有不同,至少在现时所呈现的现象。

若有些读者曾在传统世界学习禅修,不管现时仍在继续或已经止步,应都不会最难忘的经历一一脚痛!的确,在学习传统禅修中,不少是非常注重坐姿,第一关就是盘脚。若是本身柔软度比较好,不成问题;若不是,脚痛可不是一两年就可以过关,只是痛的感觉没有干扰到大脑的觉知罢了。曾不止一次听前辈说「痛痛下就习惯;痛到咁上下就会通,通了就会很顺利」,自身学禅教禅20来年,不否定有这案例,但我所见到的,包括我自己,更多是没有「痛而后顺」,甚至有些人更弄伤膝盖或腰脊。聪慧的读者不难想到,「过度着重坐姿」也是源于「视兼职为全职修行人去教导」的教育谬误。

在现代西方正念中,能够在短短20来年,在不同领域中流行,「坐姿适度」相信是其一关键之处。不能带贬意地说他们的坐姿比较基础,而应该说他们引导的坐姿比较适合全职上班族,这些人只是兼职修学的人,不可能像大师们天天花上大量时间打坐。因此,上班族学习正念,是来平衡大脑,解决平日生活问题,不一定要如宗教之言「入定数小时数天」而最终成贤成圣;每次约20分钟的正念练习,靠着椅子也是可以的。目的不同,对象不同,引导自然不尽相同,这才符合教与学的原理。

回到实验的安排,引导原则只有几点:坐得舒适、腰挺直。参加者可自行尝试不同的坐具,圆方厚薄、靠背椅或豆豆都可以,之后选出自己合适的,不需要与自己过不去,「拿砖头砸自己的脚」;「腰挺直」则是令呼吸较为畅顺,并避免昏睡。传统盘脚的方法,实验中仍然会示范,并告知常人忽略的细节,但最终参加者选用与否,则视乎他们自己的筋骨体骼状况。坐姿的详细内容,笔者曾在杂志连载专栏《禅教学》,其中有几篇均有详细引导坐姿,在此就不再重复着墨[1]
 

从小到大,放牛吃草一一觉知能力

在科学品仪器协助下,已能知道觉知是属于哪一区块[2]。有趣的是,觉知在大脑是中枢的地位,拥有掌握、平衡各区的能力,但从小到大的教育都在培养概念思维,近代有零碎的情绪课程,而觉知能力,除了某些宗教学派,都没甚么人注意到他的重要性而加以练习,因此许多人的大脑犹如「放牛吃草」,对情感、思维、意志,甚至身体感官等区块,并没有真正掌控其运作,不管是单区,或多区。

早上的实验环节,正是一连串觉知练习的过程。各环节属于觉知的不同层次,由弱至高。见下图:

不同层次的觉知能力不同层次的觉知能力

◆         准备觉知:「适应环境」属于身体感官的部份;

◆         觉知01:「运动通血气」已开始提醒参加者除了做动作,也需要觉知自己的动作。一如之前所提,动作是比较粗,最容易被大脑觉知,所以可称为最基础的觉知。

◆         觉知02:「感恩身体」中,身体保持不动,让大脑慢慢扫描,于各身体部份,心念「感恩」是让自己检视觉知的存在,而不是被其他念头拉开了觉知。这是分别参考《慈经》的原理与「六妙门」的数息观中的数字而设定。这比上一级的觉知能力需求高一些。

◆         觉知03:「觉知腹部」,单纯的注意腹部起伏的动作,觉知的范围收窄,需要的觉知能力再登一级。

◆         觉知04:「觉知呼吸」,将注意力移到鼻孔附近或上唇,觉知呼吸的进出,这需要的觉知能力再升一级。大部份参加者在早上已可以到逹此层级;但亦有部份参加者到此阶段,仍然无法放松、心烦意躁,那就很难清楚地觉知到呼吸。若勉强觉知,有时反而造成头痛、胸口缚紧。此时,会引导参加者转向觉知身体或身体动作,稳定后,再尝试觉知呼吸。

◆         觉知05:「觉知呼吸+数字」,注意呼吸的位置不变,但为进一步确认觉知没有间断,所以每次呼气之时,心念一个数字。觉知数字也有许多不同方法,顺的、逆的、间隔的等等,在这实验则采用最基本的顺序数法,即一次呼吸,数「一」;第二次,数「二」;如此类推,直至「十」,然后开始另一循环,再由「一」至「十」。假如参加者仍有昏睡状态,数字未到「十」便会消失,怎办?当惊醒时,便由「一」从新开始数,不需要回忆刚刚是数到哪一个数字。若然参加者大脑思维过盛,比较容易数过头,数到「一百」也不一定,怎办?发现之时,便由「一」从新开始数。这种技巧是参考「六妙门」的数息观而来的,读者感兴趣可往细读。

以上五级觉知犹如阶梯,不是理想般由下至上然后顺利地停在高处;特别是实验初期,因为身体的反应、病患而来的阻滞、不相关的大脑情绪或思维浮现、外在情景干扰等等,不时滑落是十分正常。若发现降级,就从该级再练习,稳定就再往上练习。

当完成以上觉知练习,参加者会感到身体和大脑越来越稳定;当然在实验的后段,特别是在实验以外有自行练习的参加者,基本上是颇顺利达到安定一一身体、情绪、思维、意志均可安定下来。

读者会问:这分安定有何目的?就这样一直安定下去?传统学人会往更深的觉知去,假如能一直待在禅中心内,应该是不错的;可是对上班族而言,即使是每天平均有半小时练习,单是觉知而至安定,是有所不足。情况颇像习武,只练马步及内功,但没有学习招式,对敌时如何?原地站着不动也! 看能挨多少拳、多少脚,没有倒下,仿似就是功夫有成。这像不像有些久学禅修的朋友们,遇事就不动,安忍再安忍,观察再观察,等恼乱自己消失去?

的确,经典有类似片面的记载,笔者也曾被这样教导,自己也曾这样教别人(呵~呵~),可是我一再强调,经典的对象是全职修行人,这些方法的记载比较适合在山林、寺内等闲静处使用。假若认真又客观地去检视这些方法与实际遇上人事难题时之落差,就不难感到港地潮语所言:「讲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这句话,正是笔者多年前在港大进行博士研究时,社科访谈时一名修读五年佛学的高中生之肺腑言谈。对笔者而言,当时犹如「当头棒喝」! 要留意,这学生本身喜欢佛教,当时亦已是一名佛教徒。

因此,觉知的安定状态犹如马步和内力,必须学习招式,特别是对于上班族,觉知力量才能发挥效用。换言之,以上共通实验的四个环节之设计及内容,目的是引导参加者的大脑进入比较少干扰及稳定的状况,防止教与学无法连线,酿成「鸡同鸭讲」的状况。

词不达意,听而不闻一一分享与聆听

 共通实验的最后环节是聆听。聆听,是人际沟通首要的一环,人与人之间的误会而生仇恨或互相谅解而来的默契,均取决于双方是否懂得分享与聆听。实验尾段安排这一环节,是有其含义。先从笔者多年在中学带领禅小组的经验说起。

十年前,笔者在中学是带领十多个禅修小组,每组四课,每次二小时,6-8人,借用此年纪的同辈效应,由学生自行组队参加,令他们学得更自然更快乐。每节的禅修后,必然有学生分享环节,由于是小班教学,同组又是已熟悉的朋友,于是不需甚么客套话,「直心分享」和「聆听而不评价」之相辅相承下,内容由对禅修的感觉,到学业、家庭上遇到的喜与乐,畅所欲言。所以,「分享与聆听」是觉知练习的总结,也是互相理解、互相扶持的机会,即是:觉知融入其生活经验的关键时刻

依以上经验,实验设计的最后环节也是「分享与聆听」,时间1至1.5小时。实验共九课,每次一整天,参加者会逐渐互相认识,分享内容也不限于学习觉知方法的身心反应,也包括平日生活遇到的困难及尝试过的处理手法。

与中学不同的地方,参加者的背景比较多样化,互动中使觉知更有效地进入各人生活中。正好因为身份、职级、界别、年纪不同,且没有利益冲突或辈份之牵绊,形成:老板与职员、资深与新手、不同界别、老师与学生、父母与孩子,分享和聆听各人的感受、想法和价值观,这种良性的互动正是现实社会所需而又难以做到。

实验引导者则一方面担任互动的促进者,例如减少其中跨代的用词误会、将离题太远者请回来、分享过长则善巧提示等等;另一方面也是讲课部份的辅助,依于参加者的提问或练习时遇到的困难,适时作出补充说明。

综合而言,「分享与聆听」,一方面可以解答疑难、深化对觉知的理解和经验,更可令觉知进入参加者的生活,有助测试箇中成效。

 

(待续)


[1] 《温暖人间》禅教学. 2017.

[2] https://health.mingpao.com/?p=13045. 在讨论环节将另有说明.

作者 - 陈伟贤
香港大学哲学博士,电子工程荣誉学士。曾任高频通讯工程师,后从事教学及研究,教学与教禅已有20多年;研究属跨学科领域:教育学与正念禅修。现任硕士课程导师,教授正念禅修、思考方法。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