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象征教学法与搭架教学育法的运用之一:启悟为旨──搭架教学法的目标

第217期明觉   文:郭锦鸿| 2010-10-27

搭架教学法(Scaffolding, 或称支架式教学策略) 是建构主义(Constructivism)中的一种教学理论。前苏联心理学家维谷斯基(Semenovich Vygotsky, 1896-1934)提出建构理论(Constructive Theory)来解释儿童认知及思想发展的过程。维谷斯基主张,以教师在教学活动中与学生互动来取代原有的单方面知识传授与指示式教学(Instructivism)。学生在整个学习世界中,担任主导角色。学人的已有知识,是进一步建构新知识系统的「脚手架」,教师以辅助者的角色,与学人共同建立他们的「脚手架」,以便激发并提升他们潜在发展(Potential Development)中的能力,协助他们在「脚手架」上发展出新知识网络的内容。此中,维谷斯基强调搭架教学法、发现学习(Discovery Learning)具有关键的作用,是提升学生实际发展 (Actual Development) 与潜在发展的重要方法。

禅僧在传授禅法中,其实早已蕴含这种教育精神,只是没有建立出一套系统的教学理论。西方学者对维谷斯基主张的推崇,而忽略中国禅宗自唐代已具备的自主学习理论,是可以理解的。禅宗对自主心的肯定,本栏前文已经详述。其所使用的遮诠、象征等方法,目的也为了让学人获得发现学习的机会。悟道不假外求、追求第一义之本来面目、见月忘指等习禅技巧,其实都是自主学习的建立元素。搭架教学法强调自主学习,教师与学生不再是单向的传受关系,而是由学生主导自我学习,教师从旁协助。

要具体于课堂实践搭架教学法,其实入手处很多。例如提问、回饋、协商、讨论、评鉴、实地考察、向学生提供解决该问题的有关线索等,都能为他们建立概念框架,促进他们自主认知和自主学习。就以提问为例,杜威曾表明「一个清楚地写得明白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问题的一半」,[1] 提问本来就是一种诱导学生联想和思考的方法,但是,问题的质素,往往是学生激发思辨力的关键。当问题的诱发力能切中思维的要害,学生便能紧随教师目标完成每一个阶段。

很多时,教师教导学生和回答学生的提问,都以直接回答或即时解白的方法为之,这种方式在禅宗的教育裏被认为会丧失第一义,容易落到名相、言诠之上,失去它的本来面目。对此,台湾贺瑞麟在〈言教与不言之教:辩证法与禅宗教学法之对比和和解〉中批评这种做法在中、高等教育和某些特定的脉络下「太过冗长」,好比「每次都要将大面额的钞票换算成零钱一样……在这种情况下,禅宗的方式反倒是更简便有效的教育」。[2]

就以禅门为例,在禅宗灯录的记载中,禅师以问题作为搭架手段而诱导学人朝向对某一问题的悟通之例子有不少,较为着名的,如《景德传灯录》卷5〈南岳怀让禅师〉载:

开元中有沙门道一(即马祖大师也),住传法院常日坐禅。师(怀让)知是法器,往问曰:「大德坐禅图什么?」一曰:「图作佛。」师乃取一砖,于彼庵前石上磨。一曰:「师作什么?」师曰:「磨作镜。」一曰:「磨砖岂得成镜耶?坐禅岂得成佛耶?」一曰:「如何即是?」师曰:「如人驾车不行,打车即是?打牛即是?」一无对。师又曰:「汝学坐禅,为学坐佛。若学坐禅,禅非坐卧;若学坐佛,佛非定相。于无住法,不应取舍。[3]

公案记载马祖道一常以坐禅以为成佛的方法,但一直未得开悟。其师南岳怀让(677-744)欲教其以「不因坐禅成佛」的道理,亲自拿来砖头磨蹭,为的乃引道一主动发问,建立对此事认知的兴趣,而得以契入。在此,怀让的教学目标很简单,不外乎要让道一知道:一、禅不在于坐卧,佛没有一成不变的形象;二、学佛做事要得其法,不能盲目;三、行为上的模仿为次,心灵上的追随为重。当怀让提出「磨砖岂得成镜耶?坐禅岂得成佛耶?」的质问后,道一能从其批判而进行反思。怀让继而作出「打马打车」的比喻,让道一想像。道一「无对」,表明其正在深层思考,或思考不得。怀让见其不语,然后才加以解画。由第一步的磨砖动作,到第二步的诘问,到第三步的解画,正是一种搭架式的教学方法。磨砖动作为了吸引注意,诘问为了让其反思,解画能巩固记忆,并促成自觉。这种教学模式,虽迂回而多劳,但胜在能加深学人的印象,促进认知,总比一见其坐禅而即直接告之以诫来得有效。

道一后来更应用了这种提问搭架式教学,诱导外道者归入禅林。《马祖道一禅师广录》载:

石巩慧藏禅师,本以弋猎为务,恶见沙门,因逐群鹿,从祖庵前过,祖乃迎之。藏问:「和尚见鹿过否?」祖曰:「汝是何人?」曰:「猎者。」祖曰:「汝解射否?」曰:「解射。」祖曰:「汝一箭射几箇?」曰:「一箭射一箇。」祖曰:「汝不解射。」曰:「和尚解射否?」祖曰:「解射。」曰:「和尚一箭射几箇?」曰:「一箭射一群。」曰:「彼此是命,何用射他一群?」祖曰:「汝既知如是,何不自射?」曰:「若教某甲自射,即无下手处。」祖曰:「这汉,旷劫无明烦恼,今日顿息。」藏当时毁弃弓箭,自以刀截发,投祖出家。[4]

在这则公案里,道一成功透过提问引起对方注意(汝解射否),并以深中肯綮的切入(何不自射),建立让猎人自我观照、自我肯定的思考方向,并达到把他导入禅门之宗旨。

 

[1] 转引自彭震球,《创造性教学之实践》(台北:五南图书出版有限公司,1991),页81。

[2] 见贺瑞麟,〈言教与不言之教:辩证法与禅宗教学法之对比和和解〉。《屏师学报》,第12期,页224。

[3] 取自〈南岳怀让禅师〉,收道原编,《景德传灯录》,《大藏经》,第51册,卷5页240。

[4] 见《马祖道一禅师广录》,《续藏经》,第119册,页813b。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