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第312期明觉   文:小西| 2013-10-02

从今期开始,想跟大家一连几次谈佛教所言之「三毒」,即贪、嗔、痴等三种烦恼。


今次说贪毒。根据佛教的教义,贪毒指世人对取得各种事物、名份与权力的欲望。由于人们大多昧于自身暗晦无明的人性(对贪毒尤其如此),无论大贪小贪,大多「贪得无厌」。若论程度之别,说一般人「大多贪得无厌」,或许听起来言过其辞。贪官搜刮民膏民脂,动辄过万过亿,自是「贪得无厌」,殆无异议。但只有贪官才贪吗?非也,否则佛教也不会将贪欲放到如此关键的位置,如此重视,列为三毒之一,甚至是三毒之首。就某意义说,贪欲是嗔与痴的基础。


可以这么说,贪欲跨越文化、种族、性别与阶级,说「无人不贪」,并不为过。然而说「无人不贪」,并非意指人人皆有机会中饱私囊。「贪污」、「中饱私囊」只是人类贪欲的其中一个表现,也是最显眼或戏剧化的表现,但贪欲不止于此。其实,贪欲很平常,甚至琐碎,但它对人生的破坏力,却也最大、最无远弗届与最持续。佛教的基本教义,由「苦」的普遍体验出发,有漏皆苦,而贪欲正是常人生而具有的疵漏。


例如,相信大家都会有不少朋友有拖延死线的陋习,功课、作业、工作计划书、稿件等等,往往拖至最后一刻才赶通宵完成。结果,工作完成是完成了,却虚耗了元气,花二、三天也无法补回气力,而休憩期间,自是精神散焕,让手头的工作堆叠下去,继续延后,恶性循环,万劫不复。表面看来,拖延死线源于时间管理不善,贪欢偷懒,有时则自视过高,以为自己才智过人,工作那用花那么多时间。但想深一层,从因上推敲,或许之所以拖延死线,更根本的因由在于:心里不安稳,不踏实,希望以工作/外务证明自己的存在与价值。 心里愈不安稳,愈不踏实,便接得愈多工作。 结果,负荷超标,压梁几断。很吊诡,就这意义来说,贪多工作与到狂舞派对寻刺激,几近无别。都是无明,对外在事物的贪恋,究其根本,只是内在不足与不安的体现。但人总倾向倒果为因,甚至尝试以抽象的堂皇理念,正当化这些无明而过度的欲求。所以,贪欲是一个黑洞,深不见底,吸力无穷,但其实内里空洞,让人颠倒梦想。


到底贪可否息止?当现代社会的整个经济体系主要建基在贪欲上(经济学课本开首便说:「人类资源有限,却欲望无穷」),要远离贪欲,又从何说起?对于佛教徒来说,正念是起点。要息止贪欲,首先要意觉它,并认识它。但现代社会,贪欲如《西游记》中的妖孽,千变万化,并无定型。贪欲往往会以不同形貌,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它可以寄身于一份工作,巧克力的宣传文案,甚至社会运动。当然,贪欲也会寄身于网络世界,寄身于脸书。所以,读毕这篇文章,请别Like,心里「喜欢」便好,别陷我于诱惑。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