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赶在结束前

第292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2-12-26

他很热心义工服务,每星期都随大队去安老院探望老友记,他有耐心、有爱心,亦很有方法,老友记见到他,脸上总流露出欢悦的笑容。

近十年来,他常对人说,关怀长者成了他的使命。大家都很赞赏他,也许这就是原动力,特别是手里捧着「杰出义工奖」时,那一份荣誉感确实足以推动一切、掩饰一切。

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有多久没见过年迈的爸妈了。老爸老妈常提出要他回家吃饭,他就很不耐烦,饭哪里都可以吃,两老可以互相照应,还用得着自己陪伴?况且,还有姐姐和弟弟会去照顾。总之,每次从他冷淡的语气中,身旁的人就能听出,一定又是两老来电了。有人提醒:「最需要关怀的人在家里,他们才是你真正的服务对象。」他听了进去,但转眼又忘记了。日子渐久,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还有没有爸妈?他不孝吗?又不能这样说,每月他都有在金钱上给予照顾;爸妈曾伤害过他吗?也没有,也许是跟两老的缘份淡薄一些。

一天,爸妈要求在茶楼见面,「去啦,去啦」,他推不掉,便很不耐烦地回应。在热闹的茶楼里,他找到了座位,静静地边看书边等。过了十五分钟,仍未见人;再过三十分钟,还没到,开始不耐烦;足足等了将近一句钟,两老才姗姗来迟。

「等了很久吗?」老爸说。

「等?」不知哪来的火气?「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整整一句钟!」他气上心头。

老人家还未坐下,他又忍不住继续说:「一早约好了的,为什么会迟?」

老妈解释:「出门才便急,赶着上厕所。」

他更火了:「这些事不是应该一早就解决吗?」

老爸少有地生气:「我们虽然迟了,你用得着在大庭广众这样吗?」

不说还好,他马上发作:「大庭广众?你知道我有多忙吗?简直浪费时间!不想来就别约我!」

周围的茶客瞪着眼看,他越骂越大声,声音盖过了两老的争辩。

老爸忽然低下头,眼睛红了起来,泪水在眼眶中打滚。老妈愣了一愣,扶着老爸,撑着蹒跚落寞的步伐离去,留下身后的喧哗。

晚上姐姐来电,说妈妈刚验出末期肠癌,因已大幅度扩散,无法做手术了。他孤坐在床上,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张老友记沧桑的笑面,和早上老爸老妈互相搀扶的背影;想起妈妈曾多次想他陪伴去看医生,自己却总是借词敷衍:「姐姐、弟弟呢?为什么非要我去不可?」脑海中同时再响起:「最需要照顾的人在家里。」

平日人人都赞叹自己「慈」,为何今天内心却感觉「悲」?

他很茫然,一年将尽,究竟是新的将要开始?还是旧的快要结束?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