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足球评论与文本滑动性

第202期明觉   文:陶国璋| 2010-07-14
无论你喜不喜欢看足球,都不能无视世界杯足球赛的话题性和影响力。无论你喜不喜欢看足球,都不能无视世界杯足球赛的话题性和影响力。

编按:世界杯足球赛刚落幕,大家仍然热烈地讨论着赛果和各球员的表现,还有球证误判引起的极大争议,能「准确」预测赛果的八爪鱼保罗带来的花边新闻等,好不热闹;也有人提出因媒体的播映权而导致许多小市民没法观看比赛的社会公义问题,值得我们反思。无论你喜不喜欢看足球,都不能无视这世界性比赛的话题性和影响力。以下是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讲师陶国璋博士的一篇旧文(2006),文中借足球比赛讨论了所谓真相与诠释的关系,提供了另一种谈资。我们不时谈及真相、因果,放之于生活时事,我们怎样理解?而哲学家又怎样看呢?

───

念哲学的人有时喜欢小题大做,从足球评论忽然想到真理性问题。看电视直播世界杯,评述员不断讲述球赛的进程,忽然疑问起来︰究竟评述员在客观报道着球赛,还是他们渗入了主观的见解,将球赛「合理化」?

这是哲学中的知识论问题:真理究竟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真理的定义可以很简单,就是事情的实况,但是一场球赛的实况是甚么?

当前锋射入一球,慢镜重播,评述员就会有条不紊地述说该入球的「来龙去脉」︰因为后防赶不及转身,被前锋冲前「食住」他的位置……而守门员站的位置又不妥当,偏右了一些,于是被前锋巧妙射入奠定胜局的一球……。 

但问题就来了,评论员的描述等于实况吗?

今届第一场比赛我们仍然会记得,因为它是第一场的原故,结果是四比二,德国队胜了哥斯达尼加。如果结果等于实况的话,真相的问题就简单得多,但当我们将整场「球赛本身」看作一文本(text),而球赛评论员看作读者,评述员在看球赛的时候,正如不同的读者看同一本的小说,就要出现视点差异问题。

「球赛本身」与「诠释」形成二元对立,即是说,二者不能互为化约:我们不可以将球赛之客观存在等值于 评论员其主观理解之所说。正如我看「红楼梦」之理解不可能等值于曹雪芹作者的理解……。

理由在于:凡诠释必会牵涉理解问题,而理解则属于概念性之知识层次,必须经历一番抽象活动,而赛事实况却是当下的呈现,是具体层次。概念性思维的特质是抽象性。人类运用语言概念,将事情的实况抽出其专注点,然后集中形容之。所以概念诠释总有隔离的作用,人用自己选取的观点去分解事物,一方面获得事物的属性,同时却隐没了事情的完整性。

    比如球赛中,我们只专注于环绕足球的几位球员的动作变化,而遗忘了其他大部分球员的活动。当射入一球,大家的焦点只集中于前锋如何扭动的动作,用力劲射,守门员扑了空,以及入球后球员拥抱庆祝的场面……。难道其他球员的活动,跟此入球无关?

   所以每回入球后,评述员都能「清晰地」解释入球的来龙去脉。球赛结束后,他们亦能一一说出球赛结果的理由,因为如此如此,所以德国队胜了哥斯达尼加四比二。

  「因为……所以」是概念表述的程式,其特质是将复合而整全的事件分化,用简单的因果凑合起来,使事情看起来合理化。不过此种合理总是片面的,不自觉遗漏了事件本身丰富的内容。试想一场九十分钟 的球赛,内中发生了多少的变项?球员的跑动速度、球证的执法水准、球迷的声浪、临场的心理状态,甚至当时的风向变数……根本不是语言所能完尽形容。

***

小时,没有电视直播足球,只凭听收音机的评述员报道足球,当时深信评述员正在描述着球赛的客观进程;加上自己的想像,真的感觉到球员如何进攻、如何射门,守门员如何接住射球。但现在看着现场直播,评述员不断讲述赛事的变化,却觉得评述跟实况之间有某种断层。

现代的哲学及文学都喜欢谈文本的滑动性,所谓文本的滑动性是指人的理解力受着个人的经历所影响,因此同看一个文本或一事情,却可以因人而异;其中一种极端的看法是:一千个人看《红楼梦》,就有一千种的诠释,文本的意义随着读者的或理解而滑动,没有绝对不变的文本。

另一方面,现代西方文学有一种称「片断美学」的想法,认为人对世界事情的认识,永远是片面的,存在的意含是重新被组合,我们只能不断地重问着生命现象。用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的话来说,小说中的人物是「不像生活中的人,不是女人生出来的,他们诞生于一个情境,一个句子,一个隐喻」。简单说来,小说中那些场景包含着一种基本的人类可能性,我们是依人性的可能性来理解事情的维度。

片断美学对反于巴尔扎克式那种全景式景观的构想,现实上,我们无法在回到事情中那些细部,只能靠事后的综合连缀,将刚发生的事情重组成有时间顺序和因果关系的整体。

我们试将这两种观点应用到足球比赛上,会发觉一些有趣现象。

依以上的观点,我们首先要否定有一场所谓「球赛本身」的存在。即使我们在现场看球赛,只要经过个人的理解,球赛本身就已经转化为诠释活动。一般来说,我们只能通过电视直播来看球赛,而任何一场球赛,都受着电视镜头所导引,编导或摄影师总是以某一特定的角度来展示他们所看到的影象,这已经是一重诠释,再加上评论员的评述,球赛不是诠释的诠释吗?

于是我们疑问从电视所看到的影像,是球赛的真相吗?

我们只知道球赛是一整合的全体,二十二名球员(甚至包括球证)在场中活动,构成非线性的耦合关系,任一活动好像关节般都可能与整体发生作用;某球员跑快了一步或跑慢一步;守门员被球迷的声浪影响,分散了精神;风向将足球吹偏了些;球证看不见犯规动作……任何些微的变动,即有可能改写了球赛的结果。

当前锋射入一球,慢镜重播,评述员却能够有条不紊地述说该入球的「来龙去脉」︰因为后防出现漏洞,被对方的前锋射入奠定胜局的一球……。这一切一切都只不过是观众的想像力在综合连缀,将刚发生的事情重组成有时间顺序和因果关系的整体而已。

(本文原载于作者博客「哲学的追寻」http://hk.myblog.yahoo.com/taokc01/article?mid=377 )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