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跟年青人一起打坐

第306期明觉   文:小西| 2013-07-10

若果条件适合,近年总会在讲座、工作坊,甚至课堂上加入打坐元素。这些活动大多与宗教无关,更与佛教无关,而我加上打坐元素,一则希望与会者在活动之前,能够有几分钟时间,安静下来;二则希望伺机让与会者亲身体会一下打坐所带来的正念觉知与安静宁谧。当然,我有时也会通过打坐的「体验」,让与会者或同学们,切身理解一些看似抽象的理念或义理。


例如,我便曾经在一门大学通识课中,当谈及《心经》时,跟同学们「花」了「一分钟」即堂打坐,然后才透过同学们不同的「体验」,「具体」解释何谓「五蕴皆空」。跟我的估计差不多,虽然同学们只打坐了短短的一分钟,但千万的念头却如泉涌,这些念头或许来自上课前碰见的人事,又或者源自老远的记忆。总之,千头万绪不正在在证明了心非不变实体(即「空」),乃由五蕴中周流不居的觉受所构成?我不肯定同学们,会否因此而对抽象的佛理有了更具体的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他们看来,现在佛家义理都似乎比较有趣。其实,当有同学说:「在那一分钟,我感受到宁静」,我已于愿足矣。


当然,也有一些活动压根儿跟宗教无关,但有时我也引入打坐的元素,尝试让与会者对活动内容有较深刻之体会。例如,上周周末出席一个有关「文学写生」的讲座,我便在讲座开始的时候,花了三分钟跟同学一起打坐。三分钟过后,我先问了一问在坐同学有何感受,是万念涌现?还是心静如镜?当然,依照香港学生的习性,主动发言的同学不会太多,经过一轮简短的答问后,我会着同学记住刚才心中浮现的念头,以及想想这些念头到底跟讲座前的户外写生经历有没有什么关连,当是卖个关子。


之后,我主要跟同学分享,我对观物以及如何书写观察中所见的看法。我跟他们说,一般人咸认为写作的首要目的,是表达自我。但其实,任何的言志写作总有其客观基础。我们总是透过观察外在世界的事物,并与之交会,来抒发自己的情志。所以,写作的出发点,不少正是建基于观察,而透过专注的观察,我们可以把握到事物的精髓,而这也是书写之所以能够动人的基础。或许,你早已看穿,我其实已将正念觉知的练习,暗地里引进了文学创作之中。所以,最后当为之前卖的关子揭盅,道出「观物同时也是观心」时,写生练习与正念觉知也就变得二而一,一而二了。


经过多次的试验,我发现年青人对于这种轻量级的打坐练习,比想像中的受落。或许,在纷扰的世道中,人人或多或少都希望享有一刻半刻的宁静。有时,我会跟同学半开玩笑的说:「碰上失眠或失恋时,打坐能让你定一定心神,很管用的!」而他们总是笑咪咪的,好奇着我所描述的那个宁静的境界。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