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跨宗教谈情说爱:非一般情爱关系

2009-10-28
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黄慧贞博士(图左);佛门网总编辑法护法师(图右)。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黄慧贞博士(图左);佛门网总编辑法护法师(图右)。

采访: 柏琛

早前,佛门网总编辑法护法师和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副教授黄慧贞博士出席了由香港基督徒学会、同.自在、女同学社及寻道会合办的「跨宗教谈情说爱系列」,讲题名为「当夏娃与女娲相爱 」,探讨佛教和基督教如何看待非一般情爱关系,包括忘年恋、师生恋,同性恋等。

不少宗教团体都尝试进行跨宗教对话,希望能筑建桥梁,在不同的宗教群体中建立互相学习、理解及尊重的基础,以求达致和平共处的目的,跨宗教对话当中亦有冒险的成份,因为对话会令信徒重新思考自己的信仰及审视一些一直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信念,但这个思考过程亦可令信徒更深层地理解自己的宗教及巩固自己的信仰。一行禅师的着作《生生基督世世佛》便是一种跨宗教对话的形式,在书中提出一些佛教及基督宗教在哲理上共通的地方。香港部份天主教及基督教团体亦曾举办跨宗教对话的讲座及活动,而道风山基督教丛林亦以促进宗教之间的交流及对话为其使命之一。

对于非主流的情爱关系,社会多从法律角度去规范及诠译这些恋爱关系,例如《家庭暴力条例修订草案》便将赋予同性同居关系保障,对亲密关系及暴力有新的演译。这次讲座则尝试以宗教角度探讨,并回应所有 不同性取向及性别认同人士的身心灵需要。

出家人谈情说爱

法护法师首先发言,他笑说由出家人来谈爱情,感觉上有点不自然,然而出家人也不能回避讨论感情的问题,因为人是有情的众生,人若没有了感情的生活,便犹如行尸走肉。所谓「感情」,拆开两字来看,「感」是感官:眼、耳、鼻、舌、身、意,是指生理的反应,「情」是情欲,是指心的状态。感官和情欲产生许多感情或爱情,这些感情令我们又爱又恨,既有快乐也有苦恼。

「非主流的感情都是种种感情之一,也是人的本性之一,只要是人便有爱有恨。而爱情不是单方面而是双方面的,是『我们』的爱不是『我』的爱,要『无我』,放弃个人主观的角度才有『我们』。」

法师继而借用了四个佛学的概念来谈如何增进夫妻间的爱情,法师亦指明这些道理同样适用于男男或女女的同性关系。

一是因缘观。缘聚缘散,在因缘和合、你情我愿下衍生感情,从感官产生好感,继而生情,以致意乱情迷,脑海中盘旋着的都是对方的形象,然而一旦因缘条件失去时,两人便要分开。维持夫妻的关系不是单方面的,如果强调「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纷争便多,要由「无我」出发来处理夫妻间的感情,学习原谅对方,一句「对不起」可化解不少的争执,感情出理问题是要由大家一齐来承担的。

二是无常观。因为无常,感情才有进步及发展的空间,如果爱是永恒不变的,这段爱情很沉闷,生活要有变化才不沉闷,所以无常是积极的人生观,关系是无常的,便要不断地制造因缘。法师引用《善生经》谈及在夫妻关系中,彼此如何供养对方,表达对彼此的关怀,简单如买手镯及礼物给对方,为对方准备好吃的食物,都可增添生活的情趣。在生活上互相照顾,珍惜因缘,各自履行责任,不能只顾自己,无常带来变化令生活多姿多采,制造因缘令对方喜悦。

三是无我。在关系中要避免自我执着,单方面的要求会带给对方很多痛苦,不能要求对方如何迎合自己。以无我的爱为出发点,视关系为一种联盟,要问「我可给对方什么」为出发点,而不是问「我要什么」,只要一方不同意便出问题。以无我的爱互相交流,以无我的角度去聆听。

四是无求。「我」的要求会变成强求,给对方压力,关系要互相配合但不可上锁,才能持久成长。五戒中的第三戒──不邪淫,是指给对方忠诚,基于尊重对方,而给对方忠诚。

法师指出,对于同性恋,佛教的原始经典中并没有反对或指责的地方。以前,同性恋被视为有毛病,但近代科学已否定了这种观念,而且不少同性恋者在社会上都很有贡献及成就。佛教视众生平等,愿一切众生快乐,人人都平等,都有觉性,都可以成佛。

转变中的性观念

在基督教中,夏娃被视为众生之母,因为题目中提及夏娃,所以黄慧贞博士先从基督教的经典谈夏娃的形象,从而探讨基督教如何看待女人及性。在《创世纪》中夏娃是第一个女性,但她却犯下两宗罪,一是她是第二个被创造的,显得比亚当为次一等,二是她首先被蛇引诱,而招致被逐出伊甸园。从黄博士的解释中,耶稣之母玛利亚可被视为第二个夏娃,但她的形象却刚好跟夏娃相反,她是驯服的童贞女,而作为耶稣的母亲,她是带有救赎的意味的。

黄博士强调,近代的基督宗教不只一个传统,而其对性有不少规范及禁忌,可从多方面探讨。首先,在《创世纪》中,亚当及夏娃是因为吃了分别善恶树而被逐出伊甸园,在此性与知识是相连结的,并同时是堕落的导因;但黄博士理解性为人的自我觉醒,对宇宙的反省及思考过程。另外,在古代性时常是引起社群秩序混乱的事情,如在战争中掳掠妇女,强奸及乱伦等行为,都会影响父系社会中的性秩序,那不只是社会秩序的问题,而是财产管理与继承权的问题,因而关乎经济利益及族群关系。在保罗时代,独身被视为最高价值,身体欲望被认为会局限人的发展,唯有在「忍不住」的情况下才嫁娶,但这「忍不住」的想法,亦肯定了人是有情和欲,而性是有正面价值。

对于近代社会中科技及文化的转变,基督宗教中不同的传统有不同的理解,因而有所谓「自由派」与「基要派」之间的角力。「基要派」反对同性恋及女权主义,并以家庭价值作为保守立场的理据。但黄博士指出,婚姻观念其实一直在转变中,旧约圣经中的婚姻,如一夫多妻、乱伦等的故事在今天都未必适用,现代的一夫一妻观念源自维多利亚时期,但即使在当时,虽然奉行一夫一妻制,但丈夫是可同时拥有情人的,因此解读圣经时需要考虑当时的文化及社会背景。

另外,对于情、性、欲与神圣之间的关系,有两个关键的主旨。其一是联合性(unitivity),两人成为一体,是很深层的交往,近代的浪漫爱情不再是盲婚哑嫁,人是在自主的情况及了解自己的需要下而得到满足,并在满足裏经验神的祝福。两人相交互相相属,不分你我,这种完全无私的爱,也许和法师提到的「无我」相类似。圣经中有道:「我们的身体是神的殿」,是指我们身体感觉或经验都是神的创造。其二是procreativity,狭义的理解是生育,有一种看法是不需要感情,只要有生育;但黄博士认为这种理解很狭窄,相爱不只是性别的问题,难得全情投入去爱一个人,为什么只关心对方的生殖器官是什么?

黄博士曾出席基恩之家(由一群香港同志基督徒组成的教会)的见证,每次都令她非常感动,两个人能遇上并彼此相爱,同时经历许多问题,行的路很艰难,需要许多扶持,如不是获得上帝祝福,又怎样可走下去。

宗教的群体性及个人性

有观众问,在不同基督教派别中,如「基要派」或「自由派」,哪一派才有权铨释《圣经》,可以用甚么方式来讨论,或只顺从自己的欲念。黄博士认为没有教派拥有铨释权,很多时是由当时的建制如教皇或宗派领袖决定,但铨释权亦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信仰传统是一个不断丰富的历程,如耶稣也从新解读《旧约》。

另有观众问及同志面对社会的歧视及压力可如何自处。法护法师认为同志可以选择不去听,恋爱关系是两人的,可以选择为自己制造环境及空间。而黄博士认为问题不在同志而在社会,是我们大家的责任,社会上有许多深层的歧视,社会要不断改变才能避免制造悲剧。

总结时,法护法师重申,无论主流或非主流的感情关系如同性恋都是爱情,都是由于因缘和合而产生,彼此的爱情都可提升精神方面,提升对众生的慈悲,因此应超越对异性、同性的执着。

黄博士提出,宗教有其群体性及个人性部份,在现今基督教群体裏,开放的声音好像是少数,但传统的优化及革新都是由少数人带领,所以无论有多少人,都需要坚持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对普世教会的贡献,声音的存在、发展及摸索是重要的。然而宗教影响至深的是对个人的心灵,宗教改革也是来自个人紥根,个人的宗教性是很有力量的,信念是无人可以夺走的,就像基恩之家内的同志教徒,他们在不同的教会遭遇到不愉快的经验,却令他们对信仰的见证更有力量,他们对神及对神爱自己的经验是没有人可夺走的。

不同的宗教脉络

这次跨宗教对谈表现出两个宗教的一些不同的地方,但同时有可互相借镜的地方。佛教较重视生活实践,在讲座中,法师以浅白及生活化的方式来介绍佛学的概念,而佛教对在家人的规范比较简单,以五戒为主;而基督教则似乎较重视经典及传统,不同宗派对《圣经》都有不同的铨释,在理解教义或伦理观时便要认识历史发展的脉络。

而在本地,基督宗教比佛教似乎更多介入社会事务,如在同性恋及性小众议题上,一方面有「基要派」主力反对,另一方面亦有较前进开明的基督徒如黄博士般,会主动走进同志教会及社群去认识他们,并积极发声支持他们的权益。本地佛教团体却较少公开讨论这个议题,这可能是因为佛教较重视个人修行,而少介入社会议题,但其实同志当中亦有不少佛教徒,希望这次公开讲座亦可为他们带来一点心灵指引。

 

        跨宗教谈情说爱系列在十月有两场讲座:专题二是刚举行完毕的「爱.别离」,由衍空法师及徐珍妮牧师主讲,从不同信仰角度,探讨如何面对和对治别离的愁苦,获得解脱;专题三是10月30日的「觉悟当下」,由法护法师及谭沛泉博士主讲,交流一下 佛教的禅修与基督教的灵修有甚么共通及相异之处。详情见:http://www.hkci.org.hk/news/0909-10a.html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