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轮回有尽时?(三)

第231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2-02

上两期花了好些篇幅,介绍了日本漫画大师手冢治虫先生的名作《火之鸟》之〈异形篇〉,一则手冢先生的这个作品别具心意,值得推荐;二则是因为最近本地剧团「大力水手剧场」(Pop Theatre)把手冢先生的这部名作改编,搬上舞台,推出《八百比丘尼》演出,而要真正了解导演陈永泉在改编与导演上所花的心思与功夫,就必须对原作有一定理解。虽然导演强调「原着结构紧密,添加反成累赘,故此没有大幅改变」(见《温暖人间》第297期(2011年1月6日),页11),但若果仔细将演出与原着作出比对,还是看得出导演对原着所作出的重要改动,而这些改动又如何强化故事本身的推展,以及舞台演出与漫画原作所着力传达的「正念」。

在演出中,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改动,是对左近介母亲角色的加重。在原着中,母亲只是个非常次要的角色,手冢先生只是一笔带过,一则安排母亲保护在丈夫八仪家政严苛管教下的女儿,二则安排八仪家政在某场战役中把母亲送去当人质,目的都是对比出八仪家政的残酷,并为左近介的仇父塑造心理上的根源。然而,在陈永泉的改编下,母亲却起了启导女儿慈悲心的重要功能。在一场母女戏的场面中,我们一方面看到年少的左近介对父亲的仇恨,那种强烈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无明恨意;另一方面则看见左近介母亲如何在如此「人间地狱」中,仍然对女儿谆谆善诱,教导女儿纵使父亲或其他人对自己千般不是,也不应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仇恨只会滋长更多的仇恨,业力不息,轮回永劫。人惟有学习以慈悲心对待世间万法,始能得到真正的平静与和平。可以理解,以母亲的形象或母性象征慈悲心,实属「自然」,也符合约定俗成对于慈悲的性别联想。但更重要的是,陈永泉的改编为后来左近介真的发心救度众生,塑造了一个合理的根源,也填补了原着在这点交待上的不足,强化故事本身的渲染力与思想的深度。

此外,《八百比丘尼》也巧妙地运用了舞台与服装设计,简约有力地呈现戏剧情境、角色性格以及人物关系。就舞台设计而言,一如以往,舞台设计师曾文通今次采取简约的美学风格,只是在舞台上搭建一个略为向前斜倾的圆形台阶,便为演出中戏剧情境的呈现、角色性格与人物关系的交待,提供了有力的媒介。例如,在原着中,当左近介刺杀八百比丘尼后,要跟可平离开蓬莱寺,却无论采取水陆两路,均无法逃出。其中当二人取山路回去,更是神秘地不断返回到原点。要在舞台呈现如此奇诡的情节,大概得花上创作人不少的脑汁与心思。可贵的是,在曾文通简约的舞台设计下,要呈现以上的奇诡情节,可谓不费吹灰之力。由于现在舞台上的台阶略为向前斜倾,加上台阶本身呈圆形,导演只需要安排左近介与可平围着台阶跑,即能呈现出二人不断折回原点的情况。况且,圆形本来就是演出主题「轮回」最佳的形象化体现。加上舞台设计师本身也是学佛之人,据我的理解,他在布景中「施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总之,《八百比丘尼》是近年难得一见的佛教舞台演出,能做简约有力、深入浅出、雅俗共赏,实在令人兴奋。还望这演出在来日有机会重演,让正念流布人间,开导众生!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