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转呀转的爱

第280期明觉   文:何国全| 2012-07-11
住在乡下, 童年的玩意儿不胜枚举,但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这大都是亲手自制的玩具,所以我们对它爱不释手。
刮风的季节,我们一蜂窝地涌到树胶园,砍下竹子,然后将它削成细细的竹片,捆绑成风筝的骨架,黏上报纸后,就是一个可以把我们的欢乐随风飘上天的风筝了。很多时候,浆糊都还未及风干,风筝就迫不及待地飞上穹苍,和云彩争艳。
季候风一过,陀螺就开始旋转起来了。我们忙得没有时间去窥探,到底是哪一个好玩的天使,编排了这些乐趣无穷的节目。可是当陀螺的“旋风”一吹,村子里的番石榴和柚子树就遭殃,惨被砍得不成形了。
一般的陀螺,是椭圆形的,胀鼓鼓的身子下端插着一根铁钉,作为旋转时的支点。父亲以他的一双巧手,为我制作了别具一格,没有铁钉的陀螺。父亲把陀螺的下端削尖成小木支以取代铁钉,再以砂纸打磨光滑,所以当这个陀螺旋转起来时,它特别宁静又不会刮花地面。我甚至可以把它抽打在饭桌上,再把它引到掌心上把玩,煞是有趣。
有一回,我带着这个陀螺去向村童炫耀。由于它的体积太小,而被他们的陀螺撞得东歪西倒。他们不仅对我的陀螺嗤之以鼻,还嘲笑说那是专属“女生”的玩具。天啊!你可知道,这对一个八岁的“堂堂男子汉”来说,这是多么严重的一个侮辱啊!
我满怀委屈,带着一颗受伤的小心灵飞奔回家。一踏进家门,见到砍柴回来,坐在凳子上一边喘气,一边擦汗的父亲,我就气得把这个让我丢尽了脸的小陀螺扔到门外,更趴在地上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一向木讷寡言的父亲不动声色,拿起身边的斧头,转身走开了。哇!一见没人安慰,我更是伤心欲絶,泪如雨下。
哭呀哭着,我竟迷迷糊糊地睡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一觉醒来,我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个比拳头还要大的陀螺,摆在我面前,而父亲则若无其事地看着报纸。我泪痕都还没干,就重振旗鼓,气冲冲地带着这个巨无霸和红肿的双眼——“复仇”去!
这一回,我把玩伴们“打”得落花流水,扳回了一局。在那个尘土飞扬的午后,士气大振的我,已不在乎鼻涕和泪水糊了我整张脸。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招惹我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是所向无敌的。
时光如白驹过隙,季候风一年又一年地吹过,童年的足迹已像尘埃被吹得无影无踪。陀螺已不知所终,我心中的巨人也不在人世了,但他给予我的爱,还像那个超酷的巨无霸,悄悄地在我心中转呀转着。

我的孩子在新科技的浪潮中长大,不曾见过陀螺,难以想像它的样子。中年发福的我只好对他们说,我就是个胖嘟嘟的陀螺,正为他们的琐事,忙得团团转。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