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转悠法鼓山

第267期明觉   图、文:林苑莺| 2011-11-07
法鼓山祈愿观音殿,偌大殿堂只有水帘衬托,不摆香烛果品。法鼓山祈愿观音殿,偌大殿堂只有水帘衬托,不摆香烛果品。
观音殿前的水池,刚于不久前动员义工刷净卵石:洗刷石头既是护持道场的工作,也是禅修训练。观音殿前的水池,刚于不久前动员义工刷净卵石:洗刷石头既是护持道场的工作,也是禅修训练。
位于六楼的大雄宝殿。圣严师父说过,光明可令人安心,灯光有引路的功能,恰到好处,不需过多。法鼓山的灯光设计都兼顾环保、实用和美学。大殿外穿制服的义工,紧守岗位,如入禅定,令人感动。位于六楼的大雄宝殿。圣严师父说过,光明可令人安心,灯光有引路的功能,恰到好处,不需过多。法鼓山的灯光设计都兼顾环保、实用和美学。大殿外穿制服的义工,紧守岗位,如入禅定,令人感动。
从朱铭美术馆远眺法鼓山,倚山兴建的建筑群与周遭环境和谐一致。远方的是金山市。从朱铭美术馆远眺法鼓山,倚山兴建的建筑群与周遭环境和谐一致。远方的是金山市。
朝山步道。参学者可由步道上山,托水行禅,净化身心后才到位于山腰的祈愿观音殿礼拜。朝山步道。参学者可由步道上山,托水行禅,净化身心后才到位于山腰的祈愿观音殿礼拜。
七棵雀榕,又称七如来,十大景观之一,上山参学者将会听到关于它们的典故。七棵雀榕最近有点病,因为之前放入的泥土含菌,现在已在康复中。后方的是僧伽图书馆,其背后就是未来法鼓大学的工地;法鼓大学宗旨是心灵环保,还在筹办中。七棵雀榕,又称七如来,十大景观之一,上山参学者将会听到关于它们的典故。七棵雀榕最近有点病,因为之前放入的泥土含菌,现在已在康复中。后方的是僧伽图书馆,其背后就是未来法鼓大学的工地;法鼓大学宗旨是心灵环保,还在筹办中。
这是「三号」,园区其中一棵老树,第三巨大,故名。法鼓山开山工程期间,特别顾及环保和原生态的保育,水源和动植物都受到保护,包括迁种所有老树而非就地砍掉。这「三号」老人家最近身体违和,法鼓山已召请专家诊治。这是「三号」,园区其中一棵老树,第三巨大,故名。法鼓山开山工程期间,特别顾及环保和原生态的保育,水源和动植物都受到保护,包括迁种所有老树而非就地砍掉。这「三号」老人家最近身体违和,法鼓山已召请专家诊治。
导游师兄摄于朝山步道的老树前。这树不算最大最老的,没有编号,是「号外」,但看来也年纪不小了。导游师兄摄于朝山步道的老树前。这树不算最大最老的,没有编号,是「号外」,但看来也年纪不小了。
法鼓山曹源溪,既是一道风景线,也是水资源。后方的是女众寮房,设有太阳能设备,可发动水利灌浇园里的植物。法鼓山曹源溪,既是一道风景线,也是水资源。后方的是女众寮房,设有太阳能设备,可发动水利灌浇园里的植物。
环保生命园区,放眼翠竹草地,令人心旷神怡,不会感到任何墓葬的忌讳阴森。东初老人和圣严法师的遗骨就埋葬于此。环保生命园区,放眼翠竹草地,令人心旷神怡,不会感到任何墓葬的忌讳阴森。东初老人和圣严法师的遗骨就埋葬于此。

多年前读二月河写香严寺的文章,除了说的「痒痒树」令人好生好奇外,文末一句「打算再来转悠转悠」,印象特别深刻。说「转悠」寺庙而不说「逛」或「访」,意思就是走走停停、摸摸看看、好好感受。去寺庙最好就是这样「转悠」,这次转悠的,是法鼓山世界教育园区。

惜福结缘

这是第三回上山。

第一次的因缘,是在2006年底,因为仰慕法鼓山(2005年底落成):建筑和山水那样美,整个概念又环保又新颖,而且就近台北市,所以与朋友R约好到台北度假兼上山参学去。那次虽做了预约,却冒失地没有先去报到,随便跟着其他参观队伍走,又「自由行」的乱闯,害得参学室义工一直干等,说来非常愧疚。

园区规划好,我们自己乱摸也不迷失,对倚山层层而建、线条简约的殿堂,木的石的台阶栈道,赞不绝口。后来终于与义工导游会合,她是大学的讲师,假期来当义工;她领我们里里外外又走一遍,一起在雨中走遍了山头,还说故事,更添兴──如果你参学去,也会听到义工讲法鼓山经历16年的一个个开山故事,这里且打住,不开盅!

那次最可惜的是,原来圣严法师就在佛殿里传授菩萨戒,我们老是在外围打转,只听到他的声音,缘悭一面。但与许多义工结缘,如募捐处的师姐便很热情,把家里的电话都留给我们,请下次来一定找她(我们后来竟丢失了号码);另一位师姐塞给我们很多结缘刊物,又说,法鼓山每年初都打皈依,师父年纪大,要好好把握机会喽,我们说「一定一定」。

隔年年初,朋友A发心到台湾依止圣严法师,约好R一块去,我也跟上了,因为敬佩圣严法师,希望这次真的可结师徒缘。这次是在北投农禅寺打皈依,不在金山,由圣严师父亲自主持,共有2200多人参加,在师父的遗作《美好的晚年》里也有只字提及。后来才知师父当时已患肾病,到2009年2月就舍报了。很庆幸能与师父结缘,确是有点「着相」,但惜缘和感恩也非坏事吧。

那次店宿北投,除了泡温泉之外,顺便也钻到坐落温泉区、由师公东初老人创办的中华佛教文化馆。这里也是圣严师父创办的中华佛学研究所的所在,而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也于此设有办公室,进行佛典电子化工程。有一位尼师接待遽然而至的访客,殷切地为我们开示佛法;在她带领下,我们向佛像和师公法相顶礼,还见到增生了的硕大珍珠一样的佛舍利。圣严师父则遗言不让捡留他的舍利,而师父和师公的骨灰如今都已植葬于法鼓山环保生命园区了,这是按师父指示,率先为环保植葬起示范作用,而且不立碑竖墓,真正的归于尘土,是师父的无言身教。这是后话,下文再谈。

2009年暑假,第二回上山,与佛学同学结伴行,R也是其中一员,这次我们是老马识途,而且是以弟子身份「回山」了。山河依旧美好,义工师兄师姐同样温文有礼,香积素斋再次满足了嘴馋的我们……仿如昨日,不过师父已不在世。文物馆除了展出师父遗物,还有师父的墨宝,都是些法语警句,可惜来去匆匆,未便徘徊思量。

上次上山,义工师姐教我们八式动禅,这次报名也申请了禅修指导和佛法开示,结果来了一位年轻的尼师。其实她本来正在禅堂帮忙禅修活动,活动期间所有法师也忙着,她是特别放下工作,过来给我们指导的,真是不好意思。年轻的尼师拿着笔记本子,为我们讲师父的禅法和教导,当时讲的细节都记不起了,也没有即场做禅修,只记得她嘴角弯弯,一直的笑嘻嘻,很年轻、很干练、很慈悲。

 

祈愿如愿

第三回上山,是上月与一个美术同学H到台北「放空」(让身心闲着,尽情休息放松),指定行程是金山法鼓山,顺便去附近的朱铭美术馆(雕塑公园)。朱铭美术馆一直想去没去成,这次如愿,却要牺牲在法鼓山逗留的时间,更麻烦了导游的义工师兄一直看表控制行程,他又体贴地代我们联系美术馆查问接驳车班次,非常感恩。他在电力公司工作,假期来做义工,资深的。他以为我们会先抵山脚,一大早在那里等着,谁知我们坐公车直奔山腰上的大楼,累他要再爬上山来会回合我们,真是抱歉万分。

虽说旧地重游,但还有些地方是始终未看过的,如山脚的「来迎观音」,这次公车经过时算是瞥见了;而禅堂因为正在举行禅修活动,所以还是谢绝参观。第一次上山时,已听义工师姐说禅堂的佛像庄严动人得不得了,这次还未见着。其实更想在山上留宿,慢慢体味。问师兄,怎样才可住下来,他说要么当义工而有需要准备清晨的工作,便可在前一晚挂单,要么参加禅修营就是了。

圣严师父接曹洞和临济二宗法脉,再以中华禅法为基础,参考大小乘各种禅修法门,兼容并蓄地创立了适应当今时代环境和不同文化需要的法鼓宗。法鼓山常办禅修营,有禅一、禅二……禅七、禅十、禅十四等多种,由最简单的生活禅、数息、念佛开始,再教话头禅、默照禅,参加者可按程度需要而逐步提升自己。参加禅修营,是彻底的「放空」了,自然也可在禅堂看到佛像了,还可感受山上的星夜晨曦,将来有机会要参加的,一定一定。

这次我还带着祈愿而来。师兄说,祈愿观音签很灵的呢!那其实是圣严师父的法语,化身为应合习俗的观音签。我抽到的签文是:「只要少闹一些无意义的情绪,便能少制造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倒是任何情况下都对的,师父这话一定灵啦──事实上后来也的确遂了愿,感恩!

在祈愿观音殿,还证实了一件事:之前有朋友曾说起,殿里花果摆设是没有的,好像至少烧一根香吧?当时有点不确定,这次现场证实,偌大殿堂不烧一根香,只有淙淙流水和微笑的观音。这亦是本山特色。

圆满的连续

未看过的「点」,还有山下的环保生命园区,师兄领我们由步道拾级而下往植葬园去。一边走一边教我们行禅,将身体力量和心眼放到脚下,不急不忙不累;他就是这样山上山下来回的走,心境保持清明,不起烦恼。他忽然回头走向一路人,合什说道:「这位菩萨啊!请不要吸烟,这里全山都禁烟,麻烦您啦,谢谢!谢谢!」说得这样谦恭有礼,任谁都乐意配合了。

沿途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据说有百合、樱花、含笑等,我认得的就有姜花,正开得灿烂。一路上还有很多蝴蝶,又有不同品种的蚱蜢蹦跳出没,真的必须专注脚下,勿伤了小生命。诗说「双溪蚱蜢舟」,「蚱蜢」有了,「双溪」也不缺:法印溪和曹源溪。双溪一左一右环抱山上大楼建筑群,就在环保生命园区旁边合流,是本山的十大景观之一。双溪都是圣严师父命名的,具有「法的印迹」及「曹洞宗源流」的意涵,象征禅法丛林。这两条溪水也有引人入胜的故事──还是留待你参学时,由义工当面道来好了。

环保生命园区是圣严师父创立,开风气之先,由于师父以身作则,经过法鼓山的提倡,深受民间欢迎,现在已得政府支持,成为县立事务。园区并不是豁然一片,而是以竹林植株间隔成各个小区,每区轮流供植葬。每位先人的骨灰分为五份,装载在五个用玉米纤维造的能自然分解的袋中,再分别倒进坑洞,然后用泥土填好,不做任何装饰或记号。

师兄说,本来是连玉米袋一起放进洞去,后来发现融入泥土的时间还是太长,现在就改为直接倒进骨灰。骨灰融合大地也需要时间,而且要挖仅宽数吋却深及20呎的这些坑洞,并不容易,所以提供的植葬名额有限:最初每月只许植葬两位先人,现在因为太多人申请,已变成每月三位,轮候名单仍然很长呢。什么时候,香港人也这样开放和环保就好了。

望着一方蘢葱草地,莫说墓碑,甚至无牌无号,了无趾爪,总之师公、师父与多多少少市民的骨灰都在此回归大地,不分你我。师父说:「人生的终点,不是生命的结束,乃是无限的延伸以及圆满的连续。」法鼓山的环保理念和实践就是最好的演绎。不必执着外相,按师父的教导,致力净化人心、净化社会,也就是对他最好的缅怀和纪念。

每次上山,都有不同体会,特别是心灵纯净美丽、待人和蔼可亲的义工菩萨,很让人感动。只是每次流连的时间嫌短。下次回来,该不是转悠,而是留下来好好用功参禅──虽然还有至今未看到的「景点」,例如那本来该是全山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法鼓山徽石!反正人生是迈向「圆满的连续」,没有起迄之分,倒过次序来看也是一样,总是因缘!

2011年11月3日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