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辩经──藏传佛教与众不同的学佛方法

第319期明觉   文:阿旺洛卓法师| 2014-01-08

芒果成熟的季节,我来到龙树菩萨的故乡──天竺之南。这里有一座,以那烂陀(Nalanda)第二」着称的藏传佛教寺院──哲蚌寺,也就是我求学的地方。寺院的学僧以辩论的方式,学习佛学五部大论(量部、中观、般若、俱舍、律部)。这样的学习方法与其他传承的佛教同门,似乎迥然不同,也令世人更觉神秘。然而,以辩论的方式学习佛法,不仅在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三大寺1 中是主修课程,其他派别的寺院中都是极为普及。

佛学辩论的历史渊源流长,可以上溯至佛陀的时代。佛曰:「比丘或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为敬。」(《辩了不了义论》)言下之意就是说,炼金需要经过反覆的炼磨才能炼成纯金,佛所说的教言,亦需要善于观察思辨,不能因为出于敬心的缘故而信受,因为佛经有了义与不了义之分别。所以、在观察思惟佛经的过程中,逻辑推理的辩论方式更显至关重要。古印度佛教史上,佛教与外道的辩论,佛教内部各个宗派之间的辩论,无不说明佛学理论之博大精深。譬如说,龙树菩萨在其论着《中观根本颂》中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这是以排斥外道所许的「四生」之论,而论证中观空性的道理。而中观派后学中,在阐释龙树菩萨的以上四偈时,清辩论师以中观自续派的观点而阐释,月称论师以中观应 成派的观点与其辩论,以应成的观点推翻自续的失误,如此高深的中观理论,如果没有清辩论师的立论阐释,也就不会有月称论师的辩论,以澄清其中的奥秘!自然,以上二位论师的立宗与辩论,是出现在他们所着述的中观论着里,并非是二人坐在一起进行辩论。

印度佛教在那烂陀时代,是一个百家争鸣的辉煌时期,藏传佛教受其影响深远。然而有趣的是,今天藏传佛教中,以击掌提问的佛学辩论方式,却是藏人自己创立的一种独特方式。这精彩有趣的辩论方式,体现了藏民族在佛学教学方面的聪明才智。

公元1073年,阿底峡大师的亲传弟子,大译师雷必喜饶,根据阿底峡大师的密意授记,在卫藏地区(今属拉萨市堆龙德庆县境内)倡建桑浦寺(又作桑普寺)。桑浦寺在当时的卫藏地区,属于六大寺院之一,2 最初由大译师雷必喜饶亲自传法授课,仅有僧人五百来人。后来逐步发展,有属下十一个僧院(即佛学院),僧众上千。传至第六代住持堪布──恰巴.却吉僧格(1109-1169)时期,更是将藏传佛教的教育事业,开创了一个承前启后的新纪元。在历任堪布中,他不仅是一位擅长于《中观》与《量部》辩论的佛学家,而且是一位杰出的佛学教育学家。

恰巴.却吉僧格在其任内,于桑浦寺开设了五部大论的教程:以教师的专长,进行专科任教的制度,使其特长得以充分的发挥;开创班级制度,制定学期内的课程内容;举办班级之间的 辩论法会;安排学习成绩优异者,到各个佛学院立宗答辩(十四世纪,宗喀巴大师曾经游学该寺,并在寺中立宗答辩);规定以学习成绩而颁发学位;并收集因明学量部的精要,着述了《摄类学》,针对教学的对象而分大理路、中理路、小理路三篇。最值得一提的是,今天藏传佛教中以击掌辩论的方式,就是这位大师开创的辩论方法,在进行辩论的时候,提问者立于僧众中,以尊重的礼仪态度放下左肩上的披单,然后击掌高声发出文殊心咒「谛」音,尔后左掌往下压,以示遮止苦、集二谛,右掌往上收回,以示拔度轮回中的芸芸众生。进入正式的辩论状态时,将披单缠于腰间,以便辩论。同时确定规范了相关的答辩方式与答辩通用的佛学术语。

今天的藏传佛教,可以说是历尽沧桑。虽然时过境迁,但其佛学辩论的教学风貌,依然传承着当年桑浦寺的遗风。身临其境的佛门后学之人,打开青史,放眼往昔的佛门前辈之业绩,感恩的情怀激荡于心中。

 


1 格鲁派三大寺即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 

2 卫藏六大寺:桑浦寺、德瓦坚寺、嘎多寺、玖莫隆寺、苏浦寺、蔡公堂寺(今贡塘寺)。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