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农禅风 法鼓薪──东初老人拨动生命 点亮未来

文:邝志康   图:法鼓山基金会| 2016-12-14

人生本是一场大幻化,四十年前的十二月十五日,农禅寺及中华佛教文化馆的创办人东初老人示寂,世寿七十一。东老人年轻时从上海来到台湾后,以关心佛教兴衰为出发点,创办《人生》杂志及《佛教文化》季刊、倡印《大正大藏经》、筹建文化馆。老和尚思想上承太虚大师的人生佛教思想,下启弟子圣严法师的弘法薪火,其重视佛教文化的本怀、在创新佛教到传承教育上,可谓影响甚巨。月前法鼓山文化中心副都监、法鼓文化编辑总监果贤法师来港,佛门网有幸邀请法师接受访问,分享老和尚的行谊精神及他和圣严法师的师徒相处之道,对现今佛弟子甚具启发性!

法鼓山文化中心副都监、法鼓文化编辑总监果贤法师,原来进入《人生》杂志服务,至今已经二十二年!(图:佛门网 )法鼓山文化中心副都监、法鼓文化编辑总监果贤法师,原来进入《人生》杂志服务,至今已经二十二年!(图:佛门网 )

 

壮阔放眼国际、随缘摄化于世

要谈东初老人,果贤法师说须先从《人生》杂志谈起。「佛法让我找到人生目标,寻寻觅觅下更亲近了圣严法师!」法师出家前,从事新闻采访工作,进入法鼓山的《人生》杂志服务,至今已经二十二年!在工作过程中,她对法义有更深入的了解,慢慢对杂志的背景产生兴趣,追本溯源,便不能不取法于创办者东初老人。法师说,回顾祖师大德所处的时代,在如此复杂动荡的背景下,竟能孕育出像老和尚这样的一位人物,实在是很了不起。「现在,我们是在深厚的基础下做杂志,都不免感到人力上的吃紧和压力,;但想1949年时的东老人,三餐都还不继,性命、前程也都不明确,他却第一时间想到要创办佛教刊物《人生》。光是这种精神,便让我们非常敬佩及感恩。」

法师在2012年时,负责农禅寺开山农舍的展览,这是由东初老人所建的一栋简陋的农舍,自此对东初老人的生命历程有了更深入的体会。老和尚的见解和行谊,每一样都深深打动她的内心。站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法师认为可从思想、志业及行谊三大方面认识老和尚:「思想方面,师公追随太虚大师的脚步,壮阔放眼国际、随缘摄化于世之旨;志业方面,则有文化、教育、慈善三大项。先从慈善说起,当时生活其实特别贫苦,师公则尽其所能,无私助人,例如将在在农禅寺种的菜,拿来救济他人。文化则是他留给法鼓弟子及佛教界最核心的成就;至于教育,虽然在他的时代没能够完成,但却把使命托付给圣严师父;行谊方面更为重要,可概括为自律、勤俭、自力更生、直言四点。」

磨砖既不成镜  坐禅岂得成佛

最近法鼓文化出版的《东方初白──东初老人传》,作者是台湾资深作家郑栗儿。果贤法师强调,东初师公的生命故事不多,这一代人若要认识他,只能从圣严法师那裏知道一些事迹,因为,老和尚自己留存下来的资料,寥寥可数;所留下的着作大都是法义或对佛教、文化的探讨。「师公是个很无我的人,总觉得不用谈太多自己,身处大时代中,自然该谈时代性的事,做该做的事,放下自我。」

法师又说,圣严法师年轻时有才气,老和尚会赞他有小聪明,但福报不足,所以要多修福。「后来我们出家时,师父强调,出家人就是要做到三件基本功夫──消业障、培福报、结人缘。」谈到东初老人两师徒的轶事,因为当时佛教界文笔好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因此,教界自然对文笔甚佳的圣严法师尊敬有加。老和尚不想助长他的慢心,常找机会磨一下他的锐气。圣严法师年轻时有一个梦想,就是盼望出家后能深入经藏,由于当时中华教文化馆有《大正藏》,所以在东老人座下剃度;没想到,再度出家后的圣严法师,当在看书、阅读经典时,东老人叫他不要老是看书,不要写这么多文章,出家就要老实点,多念佛、多拜佛;然而当他去拜佛时,他又说这样拜没有意义,要圣严法师多打坐;去打坐了,东老人又来说这还是没用,最后叫他去写文章,要为佛教界仗义执言。法师写了文章,他又批评说,所写的内容,有哪一个观点,祖师大德未曾说过,所写的文章只是拾人牙慧。

「仿佛师父做甚么都不对。其实这是禅宗的训练方法──不停的否定,目的要你不断的舍下、不断的放下。当师父努力做一件事时,师公就要挫他的锐气和执着点。师公这种调教方式,有点像南狱怀让磨砖来点化马祖道一的公案:『磨砖既不成镜,坐禅岂得成佛』。」

东初老人两师徒的关系,为佛弟子所津津乐道。圣严法师曾譬喻,收弟子不是养金丝雀,毕竟不是给他们吃喝拉睡便行了,而是应该像东初老人这种养蜂式的教育,强调自力、自强。(图:法鼓山基金会)东初老人两师徒的关系,为佛弟子所津津乐道。圣严法师曾譬喻,收弟子不是养金丝雀,毕竟不是给他们吃喝拉睡便行了,而是应该像东初老人这种养蜂式的教育,强调自力、自强。(图:法鼓山基金会)

不少人都听过东初老和尚要圣严法师去买瓷砖的故事,这裏要强调的是圣严法师所继承的化人之道。有一天厨房墙壁上的瓷砖脱落了,明明是两、三块砖头,老和尚却叫老远去买,买回来了,又说并不一样,要他拿回去退;瓷砖行不肯退,于是老和尚便叫他直接去窑厂,烧一模一样的回来。窑厂不肯,老和尚便要他去建筑材料行,总之是越来越无理。到了最后,圣严法师生气了,这时老和尚才慢条斯理拿出三块瓷砖,说是从前厨房整修时留下的。

到这一刻,法师方才明白老和尚是要锻练他,把他的习气逼得无所遁形。「师父事后都说,若他这一生还有一点点成就的话,要感谢师公的成就。」她笑言,现在的人都希望做好人,都不敢直言,但东初老和尚就是有「被讨厌的勇气」。东老人教育弟子时极严厉,该说便说,所以他早年在焦定慧寺佛学院担任监院时,学僧们即带贬义地称呼他为「东大炮」。

圣严法师曾譬喻,收弟子不是养金丝雀,毕竟不是给他们吃喝拉睡便行了,而是应该像东初老人这种养蜂式的教育,强调自力、自强,这从老和尚呼应百丈禅师倡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生活而兴建农禅寺可见一斑。「师父继承了东初老人坚持的愿心与愿力来开创法鼓山。若说要求人成全,也不知从何而起,倒不如自己一手一脚开始。」不过自力并不是说完全不求人,而是功夫都掌握在手裏,方能知所进退。事实上如此庞大的计划,又怎能一人独力支撑?法师曾言,他为了弘法利生,要向众生行乞。行乞不是软弱,更不是说等待人家来救援。果贤法师很感恩东老人及圣严法师把根基打得如此稳固,虽然每天都会碰到各种问题,但相对他俩当年遇到的困难,实在不能同日而语。「师公他们以身作则,让我们很受用。」

出家是要抱着下地狱的决心!

早前史料编译处在整理圣严法师的书信,当中有一封是1979年写的,是写给一位当时很支持他弘法工作的居士。当年法师在美国刚成立东初禅寺,一切还未走上轨道,身边的人都不看好佛教在西方的发展,弟子也疑惑成效。但法师并不以此为忤,反而写道:「我不怕困难,也不因为有失败而灰心。事实上在我的看法,失败这件事是没有的;一切都是促成我们成佛之路的必经过程。」果贤法师看到这句话时,二话不说把它抄下来,这代表圣严法师将东初老人不畏艰辛完全承继下来。

果贤法师表示,「东初老人修的是地藏法门,所以,师父就将剃度典礼订在农历九月廿九,因为那是地藏菩萨圣诞。师父强调出家就是要效法地藏菩萨的无尽悲愿,更要抱着下地狱救苦救难的决心。有人好奇,师公为何修地藏法门?我认为师公生在清未民初最苦难的年代,他比谁都更能够感受到娑婆世界的苦。身为出家人,他很自然会像地藏菩萨那样生起『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大愿。但地藏法门积极的精神,不是跑到地狱去,而是积极的在世间渡化众生,免于让众生下堕地狱之中。」

图为早期农禅寺的面貌。有年轻人打趣问年轻一代的常字辈法师,果字辈法师在农禅寺时期有的是铁皮屋,现在常字辈则是住在有冷气的的现代化建筑物中,那怎么体验、实践农禅精神、教导下一代呢?(图:法鼓山基金会)图为早期农禅寺的面貌。有年轻人打趣问年轻一代的常字辈法师,果字辈法师在农禅寺时期有的是铁皮屋,现在常字辈则是住在有冷气的的现代化建筑物中,那怎么体验、实践农禅精神、教导下一代呢?(图:法鼓山基金会)

大隐于世  安心之道

圣严法师七年前(2009年)舍报往生,很多年轻一辈的弟子都无缘得见,但果贤法师相信她们使命是重大的,正如同当初在圣严法师身上窥见东初老人的崇高精神,现在的一代也期待着在第一代弟子果字辈法师身上感受圣严法师的身教言传。有一次在法鼓青年的活动上,参加者一百四十人,只有三人见过圣严法师,有年轻人打趣问年轻一代的常字辈[1]的法师,果字辈法师在农禅寺时期有的是铁皮屋,现在常字辈则是住在有冷气的的现代化建筑物中,那怎么体验、实践农禅精神、教导下一代呢?法师认为,佛法强调随顺因缘、现观因缘。这代人年轻人所处时代环境,物质条件好,那便面对它、接受它,我们总不能反过来过苦困的生活,再盖铁皮屋吧。「既然无法在大厦裏盖铁皮屋,那便在心中追求铁皮屋的精神。不管环境再怎样差,只取自己所需,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如果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绝对不要买、不要拿。只要用一盏灯,便只开一盏。用现在的语言就是你要环保,其实师公那个年代,这不就是勤俭吗?这样环保、简朴的精神,否则这个时代物质太汜滥,刺激消费、也造成极度的浪费。」

老和尚的教法是如此珍贵,但在今天的繁华社会,四众应如何学习并协助弘扬呢?果贤法师觉得,当今的社会环境变动快速,价值观解体错乱、生命缺乏轨迹及规则,导致年轻人对未来失望、对人生充满不确定和疑惑、茫然。法师回想以往,她们总有一个价值观可以依靠的,但现今都给切割得七零八落,人生起伏太快,以致很多人根本无所适从,在时代的风暴下飘零。她相信人心的需求基本上是不变的,「寻求内心的安定与平静」是人人心灵的追求与企盼。

「东初老和尚身处战乱时代,纵使周遭的人事物是如何不安,他却始终安然处之,不恐惧、不焦虑。他刚来台湾的时候,无处可去,找地方挂单时还反过来安慰身边诉苦的人,这种随时自在安详的状态,正是我们可以学习之处。」圣严法师后来所提倡的「心灵环保」──在任何请况下,不受外境影响,而能保持内心的安定与清净,正是从此而来。至于对环境过度变动的不确定,法师给了精辟的见解──有些人对自我认识不足,不量力而为,例如过度投资,最后受伤的必然是自己。东初老人进退自如,只做他能力范围内的事,「大隐于世」,能做的时候便向前,不能的时候便后退,观照环境因缘、检视自身的因缘,进度自如,这是现代人对治环境变动的良好方法。

果贤法师说,「师公对未来永远怀抱希望,因为他透彻于生命的实相,了解生命的缘起法则,所以才有这种自信。反观我们所处的年代,虽然社会变迁快速,但只要明白了佛教的因缘、因果法则,了解生命的缘起观,自然会更珍惜生命,不会遇困境而退缩,甚至逃避人生而自杀,反而会更加积极地的努力,因为一切都可以转变的,只要努力。」

她也强调:「师公及师父教导我们,最重要的是帮助众生认清自己的生命的目标。找到目标的人,不论他遇到任何困境,都不会害怕、退缩。师父有句话说得好:『一帆风顺时,不要得意忘形;一波三折时,不必灰心丧志』,人生的高低起伏是自然现象,也是必经之道,我认为这是对现代人最佳的安心之道。」

东初老人在写给圣严法师的信中说:给他农禅寺及文化馆,作为他发展弘化事业的酵头。事至今日,法鼓山的文化、教育、慈善都有飞跃性的发展,而禅修亦成为法鼓山最主要的标的,如同圣严法师所言,禅修是认识自己、转化自己的最佳方法。「师公当初成立农禅寺,已确定了以禅为家风,但碍于时局限制,他有志难伸,未能大规模发展禅修。传到师父这一代,更发扬了话头汉默照禅法,而这正是我们这时代所需要的。」农禅家风,法鼓传薪,东初老人及圣严法师开启了汉传佛教的新局面,谨此祝愿二人燃点的弘法薪火,历久不熄!


[1] 圣严法师传承的是临济宗及曹洞宗的法脉,故弟子字号采用的是《临济源流诀》中三十二个字「心源广续,本觉昌隆;能仁圣果,常演宽宏;惟传法印,证悟会融;坚持戒定,永纪祖宗」。圣严法师是「圣」字辈,他的弟子是早期配「果」字辈,之后是「常」字辈,如此类推。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