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迷失

第249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6-08
佛陀: 伟大的旅人。佛陀大涅槃2550年纪念邮票,印度2007年发行。佛陀: 伟大的旅人。佛陀大涅槃2550年纪念邮票,印度2007年发行。
印度佛教圣地。佛陀大涅槃2550年纪念邮票,印度2007年发行。印度佛教圣地。佛陀大涅槃2550年纪念邮票,印度2007年发行。

上期提到「闲事」,我想其中一项最为香港人津津乐道的闲事,是旅游。当然,旅游不是只此一家的香港现象,而是全球现象。曾几何时,旅游是欧洲绅士与贵族阶层的专利。在十八世纪的英国,有所谓「壮游」(Grand Tour),是英国贵族、富裕的绅士的教育性成年礼,即在成年以前,花比较长的时间在外地旅游历险,目的是增长人生阅历,为未来漫漫的人生揭开序幕。来到上一个世纪末,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系去工业化,生产主力转向金融与服务业,旅游业也慢慢变成一门吃香的行业,当年只属上流社会阶层专利的壮游,现在都变成了一项平民化的消闲活动。

有旅游经验的人都知道,旅游者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将行程由始至终都安排得详细而紧密的人,他们的行事历通常都是填得满满的,一天里的闲事,甚至比平日一天里所要做的正事还要多,而且做得还要有效率;另一类则是随兴到底的人,他们无论在出发前或抵达后,都不会刻意计划些什么,总是碰上什么便看什么,凡事率性而为,好不潇洒!当然,不同的旅游风格,自有其趣味,只要这对比强烈的两类人不是结伴成行,便不致产生比核爆还要严重的灾难。

这迥然不同的两种旅游态度,倒叫我反问一个根本的问题:旅游到底是为了什么?这让我联想到美国着名作家Paul Bowles在其小说《The Sheltering Sky》中所提出的一个着名区分。根据Paul Bowles,旅游者可以分为「游客」(Tourist)和「旅人」(Traveler)两种。他认为二者的区别有二:(一)「游客」通常会于短时间内完成行程,并赶回出发的原处;「旅人」则会经年累月的漫游,因为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所以会慢慢的由一个地方漫游至另一个地方,毫不着急;(二)「游客」通常是保守的,他们对自己所属文化的一切照单全收,不会质疑;而「旅人」则会通过比较异文化与自己所属文化的异同,躬身自省。

或许,学佛也是同一道理吧。你到底要成为佛法国度中的「游客」,还是「旅人」?当然,作为「旅人」,多多少少会因为世界观的更替,而感到(暂时的)迷失。但难道(某意义上的)迷失不是给学佛者的好消息?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