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追封」昙鸾和道绰两位大师,恢复中国净土宗的本来面貌

文:关其祯 | 2020-05-17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上文谈到净土宗祖统的特色,提及「莲宗十三祖」──始祖慧远,二祖善导,三祖承远,四祖法照,五祖少康,六祖延寿,七祖省常,八祖莲池,九祖澫益 (智旭),十祖省庵(实贤),十一祖 行策(截流),十二祖梦东(彻悟),十三祖 印光,却少了早期两位「重磅级」净土宗的祖师竟未入「典堂」──北魏的昙鸾大师(476年 - 542年)、隋朝的道绰大师(562年 - 645年)。


两位「重磅级」净土宗的祖师竟未入「典堂」,实在令人遗憾!

但从宗学来说,净土宗确有人、法相承的祖统,具足法脉、教判和祖师的传承要素,所以在祖统上,总不能把有法相承的关系和没有法相承的关系混作一谈,或等量齐观,应有宗的「尊」、「崇」和「主」的本色,突显传承之特色。何况「莲宗十三祖」系谱,少了两位有法相承的「重磅级」祖师 - 昙鸾大师和道绰大师。

有「神鸾」之称的昙鸾大师,是中国首位正式受印度祖师菩提流支传承,依法脉判教,在《往生论注》释净土法门为「他力教」的祖师。昙鸾大师在《往生论注》,以「缘起」和「实相」两大佛教思想,对比「娑婆」和「极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巨细无遗。

昙鸾大师也是第一位提出净土三经是以「名号」为经体,说明阿弥陀佛的名号是阿弥陀佛的法界身,极乐世界是真实功德相,与大乘经典以「法界」、「实相」为体无异,确立净土法门在大乘佛教的地位,并突显其独尊性、统摄性等,为净土法门未来立宗奠定了基石,为净土宗建立一套完整的体系竖立第一支主柱,昙鸾大师的《往生论注》更被誉为「天下第一奇书」!

试问这样的一位有如斯贡献的净土宗祖师,怎能将他豁出祖师名单之外呢?至于道绰大师亦是非凡之辈,他与昙鸾大师没有师徒关系,是在时空上没有交叉点的两位人物。当道绰大师读了《往生论注》后,改信净土,全情投入弘扬净土法门,特别是「布教」工作,将佛法从寺院带到民间去,推动信众行住坐卧持念珠念佛。

道绰大师在玄中寺住持约三十余年,专弘净土,劝化净业,影响深远,名声很大,尤其是在北方吸引了众多的信众。大师所着述的《安乐集》,详述了净土法门的教义和教理,也是净土法门的一部重要经典。大师在《安乐集》依法脉判教,释净土一法为「净土门」,余门为「圣道门」。

试问这样的一位有如斯影响力的净土宗祖师,怎能将他豁出祖师名单之外呢?上述两位在净土法门发展中做出了开创性贡献、具有影响力的「典堂级」大师,却在净土宗祖师名单中没有份儿,实在令人遗憾。


为甚么宗晓大师《乐邦文类》不加上昙鸾大师和道绰大师?

为甚么净土宗祖统内,没有两位有法相承的祖师── 昙鸾大师和道绰大师呢?那倒不如问:为甚么宗晓大师《乐邦文类》不加上昙鸾大师和道绰大师?这是一个历史问题,涉及多方面的因素,例如祖典失传、佛法传播、政治、经济、文 化和交通等条件限制,恐怕不易深入考究。反正我曾看过几个版本的净土宗祖统,不同人在南、北两方、于不同时期所立的列祖不一,其立祖原则亦有异。

只知南宋的宗晓和志磐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可能掌握的资讯显然不足,亦可能忽视了隋唐时期净土法门在北方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净土宗祖典失传,宋明时期的大师都未曾读过昙鸾、道绰及善导等着作,难免在净土宗祖统方面做得不够全面、颇有偏差和失误,亦不用取咎。


专依善导,恢复中国净土宗的本来面貌

反而,如今净土宗祖典重现,世人对中国净土宗的成立和发展,应有较全面的认识。为了感恩早期两位净土宗祖师的施为,建议正式「追封」昙鸾大师和道绰大师,纳入净土宗祖统之列,对弘扬纯粹净土法门的发展,有正面影响和具现实意义。

此外,净土行者更应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专依法脉、专依传承,专依善导,人法相承,弘扬纯粹的净土思想。特别我们处于一个资讯爆炸的电子年代,人人都可以在网上教你怎样学佛、念佛,但我们有没有足够智慧去判别是与非、真与伪呢?在这个大环境下,学佛人、念佛人至紧要恪守传承,唯信佛语,唯依佛教,唯顺佛愿,至为稳妥,得大安心,得大满足。

当今慧净上人、净宗法师等已经有系统地组织善导大师的着作,以现代语言、种种譬喻,深入浅出地演释善导大师净土思想的精髓,出版了大量丛书、月刊,更透过电子媒体、社交平台,旗帜鲜明地弘扬纯粹的净土思想,逐步打破净土宗是「共宗」、「寓宗」等「畸型」观念,务必能恢复中国净土宗的本来面貌,让一切有缘念佛往生人可乘弥陀本愿名号功德力,同生极乐。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