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退休保障,岂能‘讲金唔讲心’?长者守护者陈炳麟看香港老人服务

文:说柏    图:佛门网、受访者提供| 2016-03-07

 

每次下午打电话给「香港平安钟之父」陈炳麟,都会发现他正在健身房裏锻链。以往上班的日子,他坚持每天由湾仔的办公室步行回到西营盘家中,全程约莫五十分钟。现在虽然退休了,他每天依然走路五、六千步,难怪精神奕奕兼浑身肌肉。

「香港正面临人口老化的挑战,到2040年,大约每三个香港人,就有一个是长者……」这是香港政府扶贫委员会在早前为《退休保障.前路共建》咨询文件而拍摄的短片中,所提及的香港人口老化问题。 短片还提到:「现时政府每五元的经常开支,约有一元用于照顾长者。如何为长者提供更好的退休保障?这个责任,须由个人、家庭及社会共同分担……」问题是,若要好好照顾长者退休后的生活,岂能单靠金钱衡量?

曾在圣雅各福群会担任三十五年社工的陈炳麟,打从第一天开始,一直专注老人福利及服务,曾从国外引进平安钟,并担任长者月刊《松柏之声》主编达二十九年;即使退休后,仍继续积极做义工,照顾不同长者的需要。从他口中分析「香港怎样面临人口老化的挑战」、「如何为长者提供更好的退休保障」,每一位关心老人家的人士,都应该细心听听。

陈炳麟退休前一直在圣雅各福群会工作,他感激上司支持,让他身兼不同类型的义工服务。陈炳麟退休前一直在圣雅各福群会工作,他感激上司支持,让他身兼不同类型的义工服务。
陈炳麟不时接受传媒访问,宣扬他对老人服务的理念。陈炳麟不时接受传媒访问,宣扬他对老人服务的理念。

长者理应共享成果

「现在香港的生活质素比以往提高了,每一位老人都应该享有社会进步带来的成果。断不能因为他们年纪大、再没有生产力,而被社会遗弃。」这便是陈炳麟的长者服务理念,「即使他们本来只是扫街、洗厕所,但只要各尽本能,也是对香港有所贡献。」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我们享受社会进步繁荣时候,怎能忘记昔日为社会打拼付出、如今却垂垂老矣的老人家?

陈炳麟爱用行将熄灭的蜡烛来比喻长者:「他们的光芒只会越来越少。当你发现自己身体健康日差,身边亲友一个一个病重甚至去世,你会觉得人生还有希望吗?」所以,他强调长者服务最重要的目的,是希望每一位老人在逝世之前,能安安乐乐地过活。那么,现今香港长者需要的生活,与上世纪社会发展刚起步时,又有何不同?


长寿不代表快乐

「新一代长者比以往更有知识,自理能力相对更强,亦更愿意寻求别人帮助。」但陈炳麟同时表示,因为社会发达,老人平均寿命更长,也衍生一些新的问题:「长寿,是否一定代表好?如果老人失去健康,长期受尽疾病的煎熬,即使他们很有钱,一样不开心。」

据陈炳麟过往多年工作所观察,80%以上老人起码患有一种慢性疾病。因此他在退休后,其中一项工作是安排药剂师义工探访老人:「如果一位长者同时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一天吃十多二十粒药,吃药都吃饱啦!」倘若老人家未能好好处理药物,随时吃错药,会令自己「病多几钱重」:「我们训练了一班义工,在探访老人家时,还要得知他们吃甚么药物;如有需要会安排药剂师上门,进一步了解他们服用的药物之中,哪些会相冲。」

陈炳麟退而不休,积极尝试把不同的有心人拉在一起,推展老人服务。他笑说自己怕闷,认为做义工十分好玩。陈炳麟退而不休,积极尝试把不同的有心人拉在一起,推展老人服务。他笑说自己怕闷,认为做义工十分好玩。

药物回收 有待完成的大计

未来,陈炳麟希望计划更进一步,做到「药物回收」:「老人家去公立医院覆诊,每次可能要拿一整年的药物回家,因为下次覆诊,随时在一年或以后;但难听说句,他们或等不到覆诊便已过身!」由此浪费大量药物,亦造成环境污染。他认为药物回收会是可行的解决方法:「可透过义工探访或跟社福机构合作,安排老人家将吃剩、或不适合再吃的药物交回。然后再跟足政府药物指引处理,做到循环再用。」


老人及医疗政策必须革新

陈炳麟还在访谈中提出了多项崭新的老人服务,例如在独居长者家中安装高科技的电子监察系统,有助老人不幸遇上意外或病发时,亲友或社工能尽早知悉。他亦建议政府应为老人院护理员设立进修及晋升制度,譬如可跟护士课程接轨,借此吸引年轻人入行,从而提升老人院护理水平。他还认为,政府多年来没有检讨老人中心服务及医疗服务;随着人口日趋老化、需求渐大,政府不能再坐视不理。

不过,陈炳麟也深知凡涉及任何崭新服务或政策改变,绝非一时三刻所能做到。正如文首提及的《退休保障.前路共建》咨询文件,不少传媒已指出,所谓咨询不过是政府为回避及拖延全民退休保障计划而设;而社福界及劳工界早已为此争取多年,老人退休金会否落实,至今仍遥遥无期,更遑论其他更新颖的老人服务;但陈炳麟在悲观中仍保持乐观:「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往往会考虑很多不同因素。我也认识一些决策人,他们会叫我不如先试做(新的服务),待社会有回响,政府或会考虑。」

陈炳麟多年来从事老人服务,亦训练了不少义工同路人,这面「义气仔女之父」旗帜,他绝对受得起。陈炳麟多年来从事老人服务,亦训练了不少义工同路人,这面「义气仔女之父」旗帜,他绝对受得起。

 

长远期望 发展社区关顾

是否为政府说项?大半生致力为长者谋福祉的他,十分持平:「社会需要平衡发展,若要求政府将资源全放在老人身上,根本无可能。」陈炳麟更希望香港长远能发展社区关顾,老人家可借义工支援、邻舍帮忙,继续有尊严地生活下去。他一直透过不同途径,让更多人理解他的理念:「理解是好的开始,理解过后,不同人会循不同思维去看,我视之为一个播种过程。」所以他每次受访,都会叫记者刊登他的电话号码:5115 9954。任何有关非牟利老人服务的事情,各位都可找他谈谈,24/7无休。 「有些事情,也许要很多年后,才能成事。」陈炳麟如是说。但如果有更多同路人参与,也许不一定呢。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