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逆境确是致道的法则

文:亲严 | 2015-06-10

现代人的生活境况

现今社会丰盛富足,人们大多安居乐业,于是喜爱消费享乐,生活充实而忙碌。可是,随着科技发达,资讯频繁,人们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不同形式的压力随之而来,令很多人透不过气来。

现代人大多娇生惯养,缺乏磨练,意志薄弱,害怕失败,恐惧逆境,因此遇上挫折,便求神问卜,祈求远离困境、事事顺利。一旦事与愿违,便不知所措,或诿过于人,或情绪失控,或大吵大闹,或沮丧迷失,或抱怨逃避,或寄情声色,或自暴自弃,或心存侥幸,或沉迷赌博。终至泥足深陷,不能自拔,一事无成。究其原因,乃是现代人欠缺意志力的磨练,亦缺少对困境的正确理解之故。

逆境不可怕,谁人没有遇上过逆境呢?我们要正视逆境的必然存在。面对困境,我们不是逃避得了的。随着社会的需求,近年很多抗逆及减压方法出现,不同形式的运动、课程、游乐、学习营等推陈出新,以至各类瑜伽、静坐、禅修等等宗教活动,都被视作减低生活及工作压力、纾缓情绪的有效方法。

亦因如此,很多朋友来到宗教道场时,每每怀着期望前来亲近,祈求消减压力、调剂心理上的苦闷。故此,当他们参与活动,或聆听大德们开示的时候,便以追求感官的纾缓、精神的放松、压力的消减等另类快乐,来作为学习目标。当然这有着一定的作用,亦颇见成效。但是,这些学习目的,与追求佛教解脱生死轮回的根本精神,便有所不一样了。我们不妨看看当年释迦太子的求道历程,看他是怎样面对逆境的压迫,如何努力奋斗而成就的故事。


释迦太子的求道经历

释迦太子出身贵族,早年生活奢华,可是出生后七天母亲便离世了,这对他影响不少。自小太子沉默寡言,思维着生死的问题。长大后,从感官享乐的过程中,他得不到精神解脱的出路。当他觉知到唯有出家修道,方能有望解除他的困惑时,终于在一个深夜裏,离开皇宫,出家为沙门,奋力追求解脱忧悲恼苦之道。但出家后的太子,其求道历程却也崎岖不平,到处碰壁,始终找不到途径。后来,在参访了许多宗教师,随其学习而不得要领之下,太子进入了苦行林,成为了严格的苦行者, 在林中进行最严酷的自虐苦行。这长达六年的修行道路,对于释迦太子来说,可说是困难重重、逆境处处,终至弄到身体羸弱不堪,甚至接近死亡边缘。

释迦太子在濒临死亡之际,终于面对现实,醒悟到身体乃是成道最必要的条件,倘若身体彻底弄垮的话,则也不能进行修道了。于是他不再强行坚持断食苦行,接受了牧羊女的乳糜供养,并恢复正常饮食,调理好身体,以备进行最终的奋斗。可是当时在苦行林同参的五位苦修者,却以为他退失了道法,因而离他而去。

面对着同修们的离弃,释迦太子没有被击退,而是调适身心,单独来到尼连禅河畔,在一棵毕钵罗树下,敷好座垫,更立下大誓约:「不成正觉,誓不起座!」由此他进入甚深禅定,与种种魔障进行搏斗。据南传经典记载,太子在这次身心搏斗过程裏,曾痛昏了三次之多。凭着他坚毅的意志、不懈的努力,终于跨越种种逆境,摒退魔王、魔女、魔军等等的来袭,冲破内外种种障碍,彻底 解脱人生苦恼,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证得佛果。

从释迦太子的求道经历中,可以看到,太子若不经历了修行上的种种障碍,乃至最后的魔考,是不能达致彻底解脱的。因此,意志力的锻练、逆境的培训,在修道历程上是免不了的。修道意志也是要在极其艰辛的环境下,才能激发出来。


修行道路的比较

佛陀曾经说过,在通往止息苦恼的路上,有所谓的乐行道(Sukkha- patipada)与苦行道(Dukkha-patipada)的分别。这即是说,假使禅修者的善业具足,他就能走上乐行道,无须承受那么多痛苦就能证得果位;但大多数人善业尚未具足的话,毫无选择地便要透过苦行道,走上止息之路。即是说,大多数的佛弟子是必须经历苦痛这关卡,才能踏上解脱之途。

释迦在《阿含经》中开示说,我们在心识的活动上,不能避免与外界进行接触,由六根与六境产生了六触,继而产生三种不同的感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其中乐受的出现,背后便隐藏着贪欲心与之连结着;而当苦受出现,则背后便隐藏着瞋恚心;不苦不乐受的时候,背后却潜伏着昏暗的愚痴心。从人们与生俱来的趣向,大多倾向于追求感官快乐的乐受,于是便不可避免的,出现爱、取、有,以至生老病死等忧悲恼苦等的结果,轮回于生死之流而没有出期。

生命中不离顺境、逆境;感官亦不离乐受、苦受。世人往往欣慕顺境、恐惧逆境,追求乐受、逃避苦受。可是,古往今来不少修道大师,却是自愿选择以身处逆境,身作苦受,来进行心志的锻链,借以步上解脱生命苦恼之路。这些求道心切的高僧大德,为何缘故而选择一条从苦受痛觉入手的修行道路呢?

究其原因,经历苦痛其实是一个很有效的修行途径。正如很多人要经过十年寒窗苦读,才能苦学成才。禅宗古德也有谓:「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因此,我们不应害怕逆境、恐惧苦痛,而应视之为修道良机来看待。  

虽然经中说苦受、乐受、舍受皆不可取,但在互相比较之下,不苦不乐受只会令人蒙昧,昏暗,最不可取,初学者亦难于觉察,因而只有苦乐二受容易被我们觉知。但是,当快乐的感受出现时,却容易会令我们满足愉悦,因而沉醉其中,缺乏警觉的心念。于是其背后的贪欲心便会征服我们,令我们一直沉沦下去,随着爱欲而产生牵挂,继而念念不忘、不自觉地执取着它,遂因此而轮转于老死忧悲恼苦的十二缘起流转门去。

相对来说,苦痛的境况则不同,每个人都不喜欢逆境,但苦受当前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比较清醒、专注。禅修者大可利用这个机会,正视困难,透过面对苦受来建立更深更强的专注力及觉察力。因为以这个情况作为对象来修行,他会鼓起勇气,唤醒必要的热忱和积极性,去克服苦受困境的磨练与冲击。

修行者既选择这条路向,则不会从中而抽离,也不会沉溺于其中。他不会执取这个逆境,只会从专注逆境中,不断觉察着它,找寻克服它的方法,于是意志力提升,觉察力提升,同时又不会贪着它。

佛家修行的目的,在于彻底灭除对「自我」的错误执见,也是改除种种身口意上的陋习,建立清净梵行。因此,我们必须在与苦受和逆境的过程上不断奋斗,锻链身心,令不为境界所动,甚至激发自己的潜能,来抗衡以往的邪见积习,直至习气消磨殆尽为止。

苦受是我们身内的敌人,逆境是我们命运上的敌人,一旦我们坚强了心志,透过不断的磨练,克服内外身心障碍。经过这样,逆境这个敌人,便会成为我们修道的逆行良伴、助道良缘了。由此可以说,逆境确是致道的法则,顺境反而会令我们飘浮于生死之流。


苦乐自在是解脱之道

很多人以为修道者在证果解脱之后,便会一切顺遂、安乐舒适,再不会遇上逆境困难。如果这样想的话,这应该是一大误解了。我们从佛传记载上,可以看到当年佛陀成道后,在开展教法的过程上,亦不断碰到不同程度的困难逆境,例如外教诬蔑、中伤谣言、各地饥荒、族类战争、徒众叛离,甚至晚年病痛折磨等等,都让佛陀乃至僧团,面对着大小不同的艰难境况。但佛陀及圣弟子面对这些逆境时,皆能泰然面对,随其因缘,如法处理。后世佛教传播时遇上各地法难困境,佛弟子们也能积极应对,在困难中自强不息。这正是弟子们觉知生命的真谛,如实面对生命中顺逆因缘挑战之故。

因此可以说,顺境与逆境可以说是人生必经之途,尤如双生儿一样,形影不离的。世人虽然千方百计,祈望趋吉避凶、一帆风顺,可是却很多时事与愿违,于是便发出「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之叹。可是修道者则如实面对,甘之如饴,顺逆皆不违心志,更能善用逆境之因缘,不屈不挠,专注学习,积极面对困难挑战,磨链身心,令自己成长,更借此训练出「苦乐皆能自在」的心境,随而步上解脱忧悲恼苦之途。这应是我辈佛弟子应有的学习态度吧!


(本文获明珠佛学社授权刊登)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