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这一刻

第271期明觉   文:林艾霖| 2012-03-07

我让她慢慢的喝水,感觉水和舌头相遇的那份真实感。然后我拍拍她的肩膀:“来,放松。”再用手去拍拍她的背,请她挺直身来。接着我再拍拍她的小腹,请她完全的感受着这一刻的放松。

原本她绷得很紧的脸,有一种防备中,要找一个出口,又害怕的神情。我可以感受着她手掌浮现的血管,一再无言的诉说,她一路走来,过着很紧张的生活。

我笑笑的看着她的慢慢转变,她脸上终于现出了放松之后,淡淡的笑意。于是我真心温和的说:“这一刻,你感觉你的身体在这里,感觉你的心和身体在一起,没有人伤害你,你是安全的。”

她终于点点头。我慢慢的引导她去感觉正念的存在,好让她能把所有负面的回忆,所有曾经烙印在记忆的悔恨、不安,都在这一刻,不存在了。

回到当下的训练,是如今唯一可以帮助陷入精神状态失衡的朋友的方法。她自杀三次,没有成功。吃了抑郁症的药,也只能控制一时,不吃药就陷入疯狂。

我知道要打开她的心结之前,以正念的方法去安住她的身心,是唯一安全的方法。


        于是,我耐心的引导她去感受身体的放松,然后去感觉呼吸的出入,单纯的感觉身体坐着、手脚的动作……,这一刻,并不需要其他的念头;这一刻,所有不好的事都没有再发生;这一刻,记忆是多余的。

当她熟悉这一刻的实在后,我才开始让她说出内心的恐惧,还有委曲。这是普遍发生的产后忧郁症,丈夫不懂得如何处理和面对,她得不到慈悲的支援,于是她陷入嗔心中,使两人的关系更恶化,然后离婚带给她一种完全失去尊严的生活,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更产生自我厌恶的罪恶感……种种负面的心思,往她内心去挤压,压得她喘不过气之后,她觉得活在世上,是多余的。

当她开始挤压内心时,所有心生色法的缘起,开始操作。她的健康一直往下跌,跌到双颊深陷见骨。她更讨厌镜中出现不成人形的样子。

这时她开始吃安眠药自杀,没死。二次嗑药,一次要去制造车祸,幸好姐姐机灵,马上跌翻她开着的摩托,才不至于酿成悲剧。

我让她静静的说完之后。让她看到她身边很多的关心,让她聆听她身体的讯息和孩子对她的爱。重要的是,她要学会在这个时间,这个空间,保持正念的话,所有的过去,只是一组念头,并不是实体能伤她。

我让她学习禅定的基本方法,并请她天天不论是做任何事,都去感受身体和心就在这件事上,包括吃饭、洗澡和睡觉。这样去训练自己,当那负面的念头来时,就有力量去面对,而不是被这些压力逮住。

其实,当今很多忧郁症患者,很多面对压力者,他们需要正念的训练,我真心希望佛教的禅定方法,可以帮助更多这样受苦的朋友。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