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这是一出戏,演员就是你自己!」──徐咏璇谈戏剧与人生(上)

文:邝志康    图:由受访者提供,特此鸣谢。| 2014-09-10
从莎士比亚到布莱希特,从演员到导演,从台上到台下,从肢体语言到文字,徐咏璇踏着生命的台阶,一步一脚印,像经淬火锻炼过的琉璃一般,凝彩成石,焕发璀璨耀目的光辉。从莎士比亚到布莱希特,从演员到导演,从台上到台下,从肢体语言到文字,徐咏璇踏着生命的台阶,一步一脚印,像经淬火锻炼过的琉璃一般,凝彩成石,焕发璀璨耀目的光辉。

他们都称呼徐咏璇为才女。

从莎士比亚到布莱希特,从演员到导演,从台上到台下,从肢体语言到文字,她踏着生命的台阶,一步一脚印,像经淬火锻炼过的琉璃一般,凝彩成石,焕发璀璨耀目的光辉。有一出戏,她尤其精通,演员不多也不少,只需一人,是历时数十载的独脚戏,剧目出奇地简单,就叫《人生》。在八月上旬的某个中午,我们坐下来,细嚼箇中淡然而清雅的滋味。


一切从戏剧开始

对现今大众而言,戏剧仿佛遥不可及的艺术,是文人雅士及菁英族群的最佳消遣。到底当初是甚么驱使年轻的她修读戏剧呢?

「其实打从中学时代起我便很喜欢文学,而戏剧则建基于文字上,活生生地呈现一切。又因为戏剧与人有关,是门有血有肉的艺术。可以这样说,但凡涉及人的东西,我都感兴趣。如同佛家所言,人类充满着各种苦,是是非非、复杂的人际关系,即使是好人也会很烦恼……」

「原来如此,难怪每天我都那么苦恼。」我打了个岔,大幅度点着头说。

「对呢,然后好人又会变坏人,坏人转眼间成为好人。每次跟别人接触,他们都会给予我一些新的启发。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独特而不会跟其他重复。戏剧就是这么一回事,它的本质能够让你『阅』人,所以令我如此着迷。」

「读了戏剧多年,在阅人上有没有甚么特别的帮助呢? 」看人比看书来得要好,我也听过类似的说法。既然她谈到这点,我希望能进一步了解她的想法。

「当然有。在莎士比亚和狄更斯的作品裏,你会觉得故事人物跟某些亲友很相似。其实也不限于西方剧作,东方作品也是如此,你很容易在现实生活中找到性格跟他们吻合甚至一致的人──有的家伙口蜜腹剑,看起来豪气干云,心甘情愿当一位烈士,到头来也只是伪装出来,总之真真假假,教你难以看得清楚,剧本上这样,人生也是这样。」


戏如人生 人生如戏

「可否说得更具体一点?」

「嗯......例如政客在台上演讲,他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可能处处透着正义激昂的气息,但细心一听,他的说辞却带一种空洞的感觉。纵观古今戏剧,这类角色比比皆是,看多了你会不期然猜想,到底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我承认这样很intriguing,所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嘛。」

「有没有哪一出戏作令你最难忘?」

「我执导较多,真正演出的比较少。往往我印象最浅的都是那些我导演的作品,因为当时心力全都耗费在旁枝末节上,很可能观众的感受比我还要深。如果要选的话,我会说是《罗密欧与茱丽叶》,小时候认为男女主角这样一往情深,很感人,觉得这样单纯的剧情便足够了。后来听到身边有人形容,对比《奥赛罗》的跌宕剧情,它是莎士比亚最幼稚的作品。这个评语一直在我脑海盘踞着,到长大后,接触了更多不同类型的莎翁作品,当中有扭曲的爱、自私的爱和奉承的爱。对呢,佛教好像有一个词语专门形容那些悦耳好听的说话......」

「爱语。」我不假思索答道。

「对,就是爱语。爱语本来是好的,但有时我会想,为什么明明心裏不是这个意思,偏偏要用漂亮的语言来包装? 像李尔王,他的大女儿及二女儿只是为了继承权而献媚,口中的『爱语』成了包裹毒药的糖衣,还是罗密欧与茱丽叶二人无机心的爱情较值得憧憬。不过话又说回来,倘若他们二人结为夫妇,故事可不会这样美丽了。」

「贫贱夫妇百事哀,他们会抵受不住物价的煎熬,现在幸好双方都殉情了。」说完后我们禁不住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从她口中得知,她大部分对人生的了解都从戏剧那裏学回来──何谓对错、甚么是原则、人性的本质为何等等。现在香港人争吵不断,为政治为民生吵得脸红耳热,于是我请她推介一出适合的剧给大家看看。

「唉,香港人现在还会看剧吗? 有时候不一定是要戏剧或电影才对治到,每人有各自的方法。好像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弥撒,虽然我不信教,也不太听得懂内容。」

「尤其是那些拉丁文吧。」

「没错,但当时那一刻无论神父在说甚么都不重要了,四周的氛围令我感觉无比详和和安静。整群信众坐在长椅上,共同释出平和友善的气息,我认为那也是一种戏剧,最佳的演出往往不需要到舞台上找。」

「那么你同意『人生就是最好的戏剧』这句话吗?」

「舞台并不是指场内灯光熄灭后观众聚焦的那一个空间,近年来许多站在台上、手裏握住麦克风的人,他们没一个能做回真正的自己。」

「包括唱卡拉OK也是?」我打趣地问。

「任何人在任何场合也如是这般地迷失自我,无论是唱歌还是演讲,通过麦克风,他们代入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角色,增添许多奇怪的情感进去,性情刚烈的会变得更激动,声音美妙的人会更陶醉自身的声线。」

除非能够时刻觉察自己的身心,否则我看绝大多数人都在不知不觉间成了麦克风的奴隶,给操控和摆弄。徐咏璇是香港大学现任的发展及校友事务部总监,职责包括筹款和对外联系,在台上演讲这回事,相信已驾轻就熟,自然难不倒她。在早前一个推介新书的讲座上,她曾说:

「筹款筹的不是金钱,而是人心。」

没错,也到了该谈谈她工作的时候了,但是,亲爱的读者呀,不如让我们先歇息一下,泡一壶浓香满溢的红茶,切几片让你从平淡生活中醒悟过来的柠檬,加一茶匙纯白如生命般美好的糖,边呷着边静待下回吧。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