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遇上一行禅师之后:瑜伽导师Janet Lau 从「黑」迈向「白」的修行之路

文:郭湄湄    图:郭湄湄| 2017-10-10
瑜伽导师Janet Lau (刘汝君)。背景为香港声频中心。瑜伽导师Janet Lau (刘汝君)。背景为香港声频中心。

第一次见Janet Lau (刘汝君),是在香港2017年书展她的新书《黑白人生》发布会上,当时深感她眼神顾盼流慧,面容和蔼可亲。那时候,我只知道她是资深瑜伽导师,翻开她的着作《瑜伽。生活禅》和《黑白人生》,才知道她背后有一段精彩的故事──曾是基督徒,后来皈依佛教;从好胜、爱操纵、惯于挑剔和自我中心的人,转化为和善慈爱的修行人。

从她的故事可以看出,人生祸福相依,「黑」与「白」相辅而行。就让我们从她与一行禅师的相遇谈起吧。

重新开始:与一行禅师相遇

七年前,她与丈夫新婚不久,彼此相处不大和睦,男方却似乎无意积极改善这段关系,于是决定由自己开始做起。她脑袋不期然浮现「禅」一字,又想起朋友曾向她提起一行禅师,便去参阅禅师的 The Heart of the Buddha’s Teaching (《佛陀之心》)。想不到书中所说的,竟与她从小到大的想法不谋而合!更巧合的不止于此:「阅读这本书时,耳边好像响起禅师的声音。有次去西藏旅行,我在沿途聆听一行禅师开示的录音,发现他的声音竟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样!」机缘巧合之下,一行禅师来港办禅修营,她马上报名参加。禅修营内,禅师平静慈祥的能量、僧人柔美和谐的歌声,让她大受触动,泪流满面。禅修营结束后,她决定皈依(后来更修读佛学研究硕士学位)。

回家后,她决定练习一行禅师教导的「重新开始」,好好改善婚姻关系:「也不管先生练不练,我只管自己练就好了。平日我回到家中,他总是『黑口黑面』的,但随着我不断灌溉他的花朵,他渐渐的有了变化。」

「重新开始」练习

1. 灌溉心中的花朵(表达对他人的感恩之情)

2. 表示歉意(为最近做了甚么令对方不开心的事而道歉)

3. 告诉对方,他/她做了甚么事令你感觉不快(只说出自己的感受,并不是指摘他人)

4. 寻求协助(告诉对方可以如何帮助自己免受伤害或避免伤害到对方 )

想不到一年之内,夫妻俩就重修旧好,琴瑟和谐。「我本来不很愿意『低声下气』地向他道歉的,但我想起一行禅师曾说,想自己快乐,就要先灌溉对方的快乐,因为他快乐,你才会快乐。当我想着要让大家快乐的时候,很容易就能放下自尊了。」丈夫心中也很好奇:「为何她会有这样大的转变?」2010年,一行禅师到台湾办禅修活动,一向对禅修没有兴趣的丈夫竟然参与了,此后更开始修佛。

在修行路上,Janet 继续追寻下去,渴望达到更高的境界。直至一天,事情有了翻天覆地意想不到的变化。

Janet说:「我发现,爱、恨、教瑜伽的、清洁垃圾的,你想得出的任何东西,在空性裏面都是一样的。一切都是概念游戏。」Janet说:「我发现,爱、恨、教瑜伽的、清洁垃圾的,你想得出的任何东西,在空性裏面都是一样的。一切都是概念游戏。」

从「见山是山」到「见山不是山」

去年的某个晚上,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有点像身处一片无穷无尽的黑色中,而我是这片黑色裏的轴心中的轴心。在那一刻,思考是相当费力的,我感觉到空性就是『我』的本质(也是万物的本质),无论经过生生世世,做老师也好,做甚么都好,我的本质亦是一样。」

她续说:「我发现,爱、恨、教瑜伽的、清洁垃圾的,你想得出的任何东西,在空性裏面都是一样的。一切都是概念游戏。」所谓「概念游戏」,是指所有我们想得出的事物,都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好与不好、应该不应该;「美」是跟「丑」比较得来的,「好」是跟「坏」比较得来的,一切念相环环相扣,无法独立存在。而在空性裏,这一切念相都无异无别。

领悟到一切都是概念游戏后,明天,人生会怎么样?会否离婚?会否死掉?一切都没有所谓了。折腾一番后,她终于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她的世界不一样了。「我写了一封电邮,打算寄给所有合作单位,说我不做下去了。」当时有朋友阻止她,不需要故意推掉所有工作,要相信因缘啊!

Janet 没有寄出那封电邮,但整个世界竟完全改变了。从前事事认真、目标明确的她,竟然变得甚么都无所谓,好事发生了,不会很开心;坏事发生了,又不觉得有甚么坏,好像整个人都抽离了那样。

从「见山不是山」到「见山还是山」

她花了很多时间,去观察问题到底出在哪裏。一天,事情终于有了眉目:「佛教讲求智慧与慈爱并重,而我失去了两者的平衡。要全心投入于生活裏,爱才会出现。」

她又想起一行禅师曾说过:「The purpose of a rose is to be a rose.(玫瑰的存在目的,就是当玫瑰)。」这教诲令她豁然开朗,「我来这裏的目的就是做人。」Janet 如是说。

那么,她如何在这个世界之中重新投入到她的角色呢?她坦言自己从前时常批评他人「不修禅,不茹素,真不行!」然而,她眼中这群没有修行经验的「普通人」,却是帮助她重新投入于这个世界的。当她试着了解他们的思想时,就能够投入了。

Janet Lau跟从前的她没有两样——还是瑜伽老师,唯一改变的是她的心。现在,她知道自己只是个生命舞台上的演员,不需要再以角色来界定自我价值。虽然戏是假的,但要是不投入演出,就无法把事情做好。因此,现在活每一天,她都会当作是最后一日,比以往投入得多,也更加珍惜课堂的每分每秒。

「也不是没有执着的,有时也会有情绪波动、有贪瞋痴,但现在的我更容易接受这些烦恼,这反而令我更加容易跨越它们。不过,我知道我的修行还未完成。」从Janet身上可以看到,不执着并非苟且消极,而是全力以赴做好事情,然后放下对结果的执着。

The purpose of a rose is to be a rose.(玫瑰的存在目的,就是当玫瑰。)

- 一行禅师

跟情绪做朋友

Janet曾在常霖法师的「自在生活禅」中担任客席导师,分享如何将禅修融入生活。「有修行经验的人在遇上负面情绪(如愤怒)时,很容易会用逻辑、概念去说服自己别要愤怒,但这样或会令自己更难跨越这些情绪。」不过她认为,跟情绪打交道的关键就在于「观察」和「接纳」。

在观察情绪的过程中,情绪会慢慢淡化;反之,越是不敢正视情绪,心魔就越大。又,如果单只跟自己说「别生气,我不应该生气的」,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因为这种「放下」只停留在概念层次裏。她觉得参加者不要以思维逻辑去对抗情绪,而是要观察「情绪身体」,借此纾解烦恼。「当情绪生起时,身体会有相应的感受,例如愤怒时有『愤怒的身体』(例如头部很热),恐惧时也有相应的身体。」

Janet 以自己的经验为例:往日,不论是教瑜伽课还是办新书发布会,她总是有备而来的,但近日总是难以预先准备说话内容,在到达那个场地,看到在场的人群之后,她会深呼吸数次,并完完全全地感受身体的状况,然后无条件地接纳自己的情绪:「如果我期望恐惧会快点消失,它就会纠缠不休。在观察过程中,一切自然就会慢慢淡化。完成练习后,我们会发现:『咦,我的恐惧消失了,原来我是因为这样而恐惧的……』也就是说,我们会从另一角度去看待事件。」

跟丈夫不和,间接令她遇上一行禅师;一段漫无目标的岁月,让她对一行禅师的教诲体会更深;骤来骤去的负面情绪,让她更懂得接纳自己。她的修行之路,以一幅幅黑白相间的留影,拼凑成一道怡人的风景。「观察『黑』就是帮助我迈向『白』的法门。」正如在《黑白人生》中,她如是书写。


(特别鸣谢香港声频中心提供访谈地点)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