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游长洲‧看生死——专访「心系心」生命教育活动

文:罗佩明   图:罗佩明| 2019-01-09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经阶段。每个人,不论你地位高低、长相如何,都要经历这四种苦。尽管这是人生常态,但每当我们面对衰老、疾病以至死亡的考验,总会变得软弱无助,手足无措。正因如此,生命教育(Life Education)便显得格外重要。

十二月初,记者就参加了由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下称「心系心」)举办的「不一样的死旅。图生」生命教育活动,在导赏员的带领下,走访了长洲医院、东堤小筑、安老院、殡仪馆及坟场等多处地点,从中探讨生死问题,反思生命意义。

第一站﹕长洲医院

活动的第一站是长洲医院。这座1934年落成的古老建筑物,内有两座大楼,设有普通科、老人科、胸肺科、糖尿病、牙科及母婴健康等医疗服务。现时,所有门诊服务均以「到会」形式由每周到来一次的医护团队提供。院内虽有急症室,但遇上严重的急症,还是要出动直升机送病人往港岛求诊。

1934年落成的长洲医院,是三级历史建筑。1934年落成的长洲医院,是三级历史建筑。

在长洲土生土长的导赏员Harmony表示,以前岛上妇女都在长洲医院生小孩,但自六十年代开始,这裏已没再提供接生服务。假如孕妇因胎儿作动而急需生产,医护人员通常会召唤直升机把产妇送到市区的医院。「整个过程其实甚为费时,假如天气恶劣,不适宜直升机飞行,还要出动水警。」虽然急症服务十分有限,但长洲医院却有市区医院欠缺的一大优点﹕轮候时间短。「一般小病小痛,这儿的医疗服务也可配合得到,甚至效率更高,因为轮候的人比市区少得多,如门诊服务,轮候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

东堤小筑位于长洲东湾,因过往曾发生多宗自杀案而有「自杀胜地」之称。东堤小筑位于长洲东湾,因过往曾发生多宗自杀案而有「自杀胜地」之称。

第二站﹕东堤小筑

参观过长洲医院,大伙儿随即移师到第二站东堤小筑,进行另一项体验。坐落在长洲东湾的东堤小筑,内有250个单位,包括度假屋及民居。由于过往曾有不少轻生者到这儿寻死,所以有「自杀胜地」之称。按数据显示,九十年代,东堤小筑曾经一年发生超过二十宗自杀案。时至今日,亦偶有一两宗自杀事件在这裏发生。

为何人们会选择到此处自杀,实在无从稽考,但为了让大家关注香港的自杀问题,并进而反思生命的意义,导赏员Edith特意在东堤小筑门外跟参加者玩了一个游戏。首先,参加者须问自己﹕「活到这一刻,人生遇到的最大挫折是甚么?」接着,大家就要在三张纸条上分别写上自己最重视的三样东西。写好后,每个人再从三张纸条当中,抽走自己认为可以舍弃的一张,跟着再问自己﹕「手上剩下的这两样东西,与自己的最大挫折可有关系?」假如答案是「有关系」,那代表这两样东西确实对你十分重要,必须好好珍惜。相反,如果你最重视的这些东西跟你的人生挫折并无关系,那足以证明你的挫折根本不是甚么大冲击,不值得因为它而变得意志消沉。

Edith直言,人生必定会遇到许多难题,而这些难题往往是有助我们成长的历练,只要积极面对,定能顺利过关。寻死,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按2015年的数据显示,香港平均每十万人当中,有9.3人死于自杀,情况虽未算十分严重,但也必须正视。

第三站﹕钟锡熙长洲安老院

离开东堤小筑,一行人又来到旅程的第三站﹕钟锡熙长洲安老院。这所位于天后古庙旁的老人院,已有近五十年历史,其特色在于空间较大,自由度较高,住在这儿的院友若非患有认知障碍,大都可以外出活动。导赏员杨子杰(水哥)说﹕「这所安老院最特别之处,就是每天都会向老人家发布餐单,想吃的可自行到饭堂享用。他们不会派饭给院友,而是让他们自己选择吃不吃。相对于市区的老人院,这裏着实自由得多。」

事实上,随着香港人口渐趋老化,安老服务亦变得越来越重要。按数据显示,香港女性平均寿命为87.3岁,男性则为81.3岁。预计到了2064年,65岁以上的长者更会占香港总人口的三分之一。然而,最长寿是不是代表最好?所谓安老,是否将老人家安置到老人院,就算完成了任务?导赏员Harmony说﹕「假如一个人要全身插满喉管才能续命,生命对他来说又是甚么?那又是否合乎他自己的意愿?」水哥亦言﹕「我们希望日后香港人可以自己选择在哪儿接受照顾、在哪儿过身,而非任人摆布,强行被送到护老院或医院等死。」

导赏员Harmony与安老院的院友闲话家常。导赏员Harmony与安老院的院友闲话家常。
另一导赏员水哥向参加者讲解香港人口老化问题。另一导赏员水哥向参加者讲解香港人口老化问题。

第四站﹕海滨亭

走访过医院、自杀胜地与安老院,最后要参观的就是与死亡息息相关的殡仪馆和坟场。当中位于大街上的海滨亭,是长洲独有的寮屋殡仪馆,具有逾四十年历史。自七十年代开始,长洲居民如有亲人离世,都会把棺木运往此处,举行吊唁仪式。出席丧礼的亲友就坐在大街旁的露天地方,行人也是直行直过,不当作是甚么回事。Harmony不讳言,对长洲人来说,这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坐落在大街之上的海滨亭,是长洲独有的寮屋殡仪馆。坐落在大街之上的海滨亭,是长洲独有的寮屋殡仪馆。
长洲居民会在人来人往的大街张贴讣闻,对死亡没有太大忌讳。长洲居民会在人来人往的大街张贴讣闻,对死亡没有太大忌讳。

谈到长洲的殓葬设施,「心系心」创办人李昕(Christina)说﹕「市区的殡仪馆需要上楼,内裏划分成很多独立的房间﹔而长洲的海滨亭则设于路边,棺木也是放在外面,甚至出席丧礼的宾客也坐在室外,有路人走过亦不当作一回事。这与市区可谓截然不同,更反映出长洲居民没有把死亡看成一件非常沉重的事。」

第五站﹕天福亭 + 长洲坟场

在长洲,先人出殡后,棺木会由送丧队伍从海滨亭运往半山的天福亭。当众人抵达天福亭后,老人家便会在这裏送别故人,而其余亲友则会继续上山到长洲坟场,目送先人入土或火化。Harmony表示,长洲坟场背山面海,位置极佳,但只有长洲居民才能使用。坟场内分别有土葬场和骨灰龕,而现在大部分长洲人都选择火葬,土葬的则较少。

Harmony坦言 ﹕「长洲的殡仪业也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因为从事殓葬工作的人大都上了年纪,如要他们把棺木抬上山,实在吃不消。因此,近年长洲也推出了一些殡仪课程,内容包括遗体化妆及丧礼策划等,希望能吸引年轻人投身这个行业。」

天福亭是运送灵柩上山的中途站,老人家会在这裏送别故人。天福亭是运送灵柩上山的中途站,老人家会在这裏送别故人。
长洲火葬场的骨灰龕,仅供长洲居民使用。长洲火葬场的骨灰龕,仅供长洲居民使用。

完善的殓葬服务固然重要,为丧亲者提供适切的哀伤辅导,更是刻不容缓。事实上,心理辅导是生命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环。面对丧亲之痛,很多人都会变得情绪低落,甚至觉得生无可恋。亲友的一句「节哀顺变」不足以抚平伤口,反而耐心聆听与亲身陪伴,更能抚慰脆弱的心灵。导赏员还建议:「对于关系较为密切的亲友,甚至可送上一个拥抱,让他们感受到你那份关心。即使是不太熟稔的朋友,也可以拍拍他们的肩膊,以示慰问。」

每个人都要经历死亡,坟场正是生命的终站。推行生命教育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学习以从容的态度,去面对人生落幕的一刻。每个人都要经历死亡,坟场正是生命的终站。推行生命教育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学习以从容的态度,去面对人生落幕的一刻。

踏遍长洲山水,看尽生老病死,参加者都觉得是次活动为他们带来了一次难得的体验。其中一位参加者Cindy更在活动后分享了她的感受﹕「主办单位安排我们到长洲走一圈,体验人生各个不同阶段,我觉得很特别。我本身对这个课题也感兴趣,平日亦有看一些佛学书籍以及关于这题材的读物。毕竟生老病死,每个人都要面对。」她续说﹕「其实坊间很少这类型活动,而是次活动让我觉得很正面。走访过医院及坟场等地方后,也不会有一种很灰的感觉,反而觉得生老病死是生活的一部分。」

无可否认,生命教育在香港仍处于萌芽期,有待进一步发展。「心系心」创办人Christina更直言,在香港推行生命教育,得到的支援不多,而香港人对生死的看法仍然相对保守,即使部分长者对死亡已有足够心理准备,但家人通常也不敢跟他们谈及这个话题。「在亚洲,生命教育做得最好的地方是台湾和新加坡,因为当地政府很支持这方面的发展,连小学生都有机会接触到生命教育。反观香港,就是大学都没有这一科。」

「心系心」创办人Christina与义工水哥,是合作无间的好拍档。「心系心」创办人Christina与义工水哥,是合作无间的好拍档。

然而,随着香港人口日益老化,自杀问题越趋严重,生命教育实在不容忽视。Christina强调﹕「人口老化是一个问题,另外自杀数字上升也值得关注。香港不单有老人家自杀,甚至小朋友和青少年也轻生,这令我们感到非常难过。」故此,她希望通过不同类型的生命教育活动,鼓励香港人以「不怕死、活得好」的积极态度,去面对生老病死。

最后,她还寄语大家要珍惜当下﹕「每个人都会经历死亡,只是快与慢各有不同。我们最想指出的一点是,生命必有终结,而且无法预料。今天,假如你有一件事情很想去做,那就要珍惜时间,赶快去做。」

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简介

心系心生命教育基金于2013年成立,并于2014年正式成为非牟利慈善服务机构。过去数年,机构一直致力推动社会关注「生老病死」的课题,同时透过举办各项生命教育活动,宣扬「积极人生、珍惜生命」的信念,推广「无忌无讳、好生好死」的文化。

 

分类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