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道在寻常日用中──常霖法师与吴氏三姊妹禅悟人生(下)

第302期明觉   文、图:侯松蔚| 2013-05-15
禅修营期间,请来乐茶轩老板叶荣枝先生(右)分享茶禅。禅修营期间,请来乐茶轩老板叶荣枝先生(右)分享茶禅。
常霖法师指导参加者打坐常霖法师指导参加者打坐
「摄影禅」进行中:参加者拿着相机到处拍照「摄影禅」进行中:参加者拿着相机到处拍照
常霖法师、吴氏三姊妹、义工与参加者全体合照常霖法师、吴氏三姊妹、义工与参加者全体合照

(续上期)

手掌是手,手背也是手

  「做自己的主人」讲座中,「吴氏三姊妹」的三妹吴晓柔分享说,她曾在寺院帮忙插花供佛,与一位法师对插花角度意见分歧,她不好意思直接否定法师的做法,但从专业眼光看却不可接受,心中一直嘀咕着,每遇到一位法师,她就会问,这种情况是要随顺因缘,还是尊重专业。有天一位法师反问:「这花是供佛的吗?」她才惊觉到这花置于供桌上,一面是向着佛像,另一面是向着大众,如果众生皆有佛性,那么朝向哪一面还不是都一样呢?

  手掌是手,手背也是手,只是观点、角度不同罢了。

笑看生死

  去年八月,吴氏三姊妹的母亲因癌症过身。妈妈要阖眼前,看了姐妹最后一眼,妹妹对妈妈说:「这辈子很感恩大家有缘能成为母女,您放心的先去阿弥陀佛那裹学习吧!我们会好好照顾爸爸。」大家为吴妈妈念佛八小时后,发觉她含笑而逝。

  吴妈妈生前希望举办画展,三姊妹为圆母亲心愿,特别以「纪念画展暨追思茶会」的形式来进行其丧礼。她们借用寺院,布置得漂漂亮亮,挂满母亲的画作。来宾送花到来,晓柔马上插好;大姐吴晓慧弹琴,二姐吴晓贞泡茶;亲友互相分享吴妈妈生前轶事,场面温馨,气氛愉悦。有亲友也不禁怀疑:「这丧礼是不是高兴了一点?」

需要不多,想要太多

  讲座末段,现场观众问晓柔,曾否埋怨姐姐叫她放下工作去旅行。她回答,自己也曾担心生计,但后来发觉一个人能吃的东西不多,而且背包客周游列国,倒不想太多物品随身。因此,足够与否主要是取决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常霖法师补充说,一般人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却无穷无尽。「做自己的主人」就是要知道自己需要甚么,知足自在,不用想太多、求太多。而欲自主生活,就要每天坚持练习,于生活中常观自心或抽时间禅修。禅修有许多不同方法,可供我们选择,贵在持之以恒,「宁可短,不可断」。

生活随处皆是道

  吴氏三姊妹的人生经历,饶富启发性,但这并非叫我们必须放弃工作,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顺缘,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以艺术或嗜好过活。真正值得仿效的,是她们对生活的反思、求变的勇气以及对日常事物的智慧。即使我们维持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只要改变心态,亦可能开发出新一片天空。任何事物都是禅,都不离道,都可以成为心的安住所缘。不同事物之间并无本质的差异。

  在「做自己的主人」讲座之前,常霖法师与吴氏三姊妹于4月3日至7日,假东莲觉苑弘法精舍进行「摄影禅坊」,已反覆说明了此一道理。

  常霖法师每次举办同类活动的首天,都会问参加者有谁是希望来学习摄影的。对于举手的人,法师会告诉他们可以回家了,因为活动目的是教禅修,并非教摄影。

  众所周知,法师出家前是着名摄影师,当时他已把摄影和禅连系在一起。出家后他仍以此作为入道利器,营中除了进行传统打坐外,也指导参加者专注当下,放下预设主题的游思妄想,把握刹那一刻,手中按动快门,心内深入三摩地门。

  除了「摄影禅」,营中晓慧以古琴演绎音乐禅,晓贞示范茶禅,晓柔示范花禅。觉察当下发生的事情,无论甚么事情都可以成为禅修。当然,音乐、茶、花本身就有助宁神静心,初机以此入门,应该较易得心应手。

  常霖法师指出,禅师不一定在打坐中开悟,可能在生活中的任何细微事情中明心见性,例如虚云老和尚因为摔破一只碗而悟道。不过,这并非一朝一夕的事,禅师们悟道前广作修学,做了很多准备工夫。我们不能甚么都不做,坐着等待觉悟出现。

  对常霖法师而言,音乐、茶、花都是无常的鲜活警示。声音随起随灭;花今天插好了,过两天便可能凋谢;泡茶时,一泡与二泡的味道已经发生变化……晓柔也说,插好一盆花需要众缘和合,明天与今天的花已经不一样,故无须执着,只管好好享受当下。不仅从花店买来的花可以插,自己摘来的叶、草、菜、水果,也能成为花景的一部份。

  法师进一步解释,禅就在生活中,任何时候都可以是禅修,非必打坐不可。一行禅师在法国的禅修营,除了一早一晚打坐外,其余都是空档,有些日子甚至完全不打坐;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的禅修营也是很自由的,因为他强调随喜禅修。

境随心转

  常霖法师出家前的太太──演员廖安丽,一直辅助法师弘法工作,这次禅修营也不例外。她在活动尾声分享道,很多人关心他俩关系转变的影响,其实过去彼此是夫妻时,因为对对方有期望,所以会有失望、不快。丈夫学佛及短期出家,已有心理准备他将来会正式出家;而他真的剃度为僧后,大家相处却很愉快。世上无难事,最难处理的是自己的心。改变心念,问题即可能迎刃而解。常霖法师回应道:「心打开后,世界一切也是美的。」

  参加者阿敏表示,是次活动让她更认识自己,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以前觉得窗外雀鸟声很吵耳,心静后却觉得很悦耳;以前可能紧张失眠,现在连能否入睡的问题也不去想,倒更容易睡着。

  另一名参加者阿良说,自己容易受过去、未来影响而不能专注办事,于此活动中认识到自己太执着(按:法师经常说他们的问题是「想得太多」)。法师谓过去、未来两点中间的空隙就有「当下」,于是他无论打坐、扫地都尝试安住在当下,全心全意去做。另外,他也反省了清洁时怕肮脏而不敢用手捡起垃圾的心态。

  最后,常霖法师强调,禅修营结束后,则是大家生命中禅修的开始。他反覆叮咛:「(修持)宁可短,不可断!」

  嗨!你啊!读完本文后马上开始修持吧!「还要浪费多少时间啊?!」(常霖法师在营中会突然向参加者呼喝此语,有人因此深受震撼而流泪。)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