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还元到零,由零生一──‘千人禅修’纪要

文:愿良 | 2015-04-08
德噶香港禅修中心的「开心禅」德噶香港禅修中心的「开心禅」
香港梅村正念禅修中心介绍行禅香港梅村正念禅修中心介绍行禅
秀峰禅院大观禅师示范「禅游」秀峰禅院大观禅师示范「禅游」
想像双手拥抱大地的能量,与天地连结。想像双手拥抱大地的能量,与天地连结。

我和很多朋友都是这样的:怕闷,思想蹦蹦跳,野性难驯。曾经有好一段时间,我对坐禅或所谓觉知的训练相当抗拒,感觉好像自己与自己打仗,硬要全天候自我监控,一旦「失控」,脑袋里的警察便会跑出来,又要被管教一番。后来,认识了一些富有创意的禅修方法,方才心甘情愿「乖」下来。


禅修是否光是坐坐坐?丘扬‧创巴仁波切(Chogyam Trungpa Rinpoche)说得妙:「管束我们脑袋的最好方法,便是给它一个玩具。最好的玩具就是跟脑袋本身相似的,就像给小孩一只teddy bear(啤啤熊),小小的,任谁都想抱抱,就像那小孩本身。在禅修而言,那只啤啤熊就是我们的呼吸。」



港人共相安


香港人对禅修的需求有多大?3月29日,「身心两相安‧千人禅修」在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举行,一千张门票,开卖不到一小时即火速扫光!可见禅修在大众心目中,不再是狭义的宗教活动,常霖法师讲述活动缘起时,也强调它与社会民生息息相关。


「香港人生活压力一向沉重,就去年的社会争议,无论有没有立场,大家都难以安心,好像失去方向。为了回应社会的需求,我写了《身心两相安》,下月免费派发,同时想举行活动予以配合,故有了『千人禅修』的构思,希望让香港市民透过禅修安顿身心。禅修旨在提升我们的mindfulness(正念),减少情绪对我们的支配,保持正念,在适当时候做适当的事。」法师在众多法门中拣选禅修,因为它是非宗教的,又强调活动并非一次性的,更特地在会场派发单张,介绍四个参与其事的道场──德噶香港禅修中心、香港梅村正念禅修中心、秀峰禅院及大觉福行中心──鼓励参加者持续修习。「2000年,曾志伟在湾仔会展举办『万人禅修』,让参加者把用毕的座垫带回家里去。我们也加以效法,让各位回家当晚便开始坐禅,做到『宁可短,不可断』,养成习惯。今日大家看到的只是电影的『画头』,正片就是之后的练习。」常霖法师打趣道。


对于香港社会的撕裂状态,秀峰禅院住持大观禅师的开示可谓语重深长:「禅修帮助我们混浊的心沉淀,让心变得清晰,还元到零;禅修正好帮助这个严重撕裂的状态与思维还元到零,如天秤指针随着好和坏的感受也会指向这边或另一边,但这个不重要。当感受消失,自己的指针便返回零度。同时,『千人禅修』由五个团体做同一个主题,分工合作,那种喜悦、那种同事同行的精神,给现在的香港社会打了一支强心针。原来不同的方法都能利益众生,这是对香港人最好的启示。」



与念头做朋友


今时今日,禅修不是一般人想像的正襟危坐,诚如佛陀的八万四千法门,绝对可以搞搞新意思。


「千人禅修」的第一节分享由德噶禅修中心带领。德噶是咏给‧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在香港的道场,仁波切幼年时苦于惊恐症,借助禅修认清问题的根源,明心见性,最终成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怎样可以开开心心做回脑袋的主人?德噶住持雅谛喇嘛(Lama Yadie)上台开示后,由两位居士介绍「开心禅」──一种锻链止观的修持,分为「无所缘禅修」(无对境)及「有所缘禅修」(以色、声、香、味、触、法作为对境)。


我一向妄念纷飞,觉得那个「无」很难契入,为了「无」,生起烦恼。明就仁波切表示,脑袋的本性或最基本的责任就是制造念头,把它完全腾空不甚可能,也有违自然,给它一个参考点,反而可以帮助我们专注一处,集中精神。活动当日,领禅人借用声音(清澈的流水声和嘈杂的街声),让参加者把思绪沉淀。仁波切更表示即使念头本身,也可以作为修持的对境。「重点在于『知道』,知道念头出现了就足够,把自己的觉知放在耳朵上面,再轻轻把自己拉回来,专注呼吸;『轻轻』也是重点,不用生起情绪,企图消减或对抗念头。」领禅人补充。参加者Phoebe禅修经验丰富,这次参与的四个道场都曾去过;她知道德噶的禅修训练主张身体的痛楚也可以是对境,很有启发性。



紧记要开灯


接着,梅村正念禅修中心的法师与学员,上台弹结他表演「唱歌禅」,配合动作,以歌曲音乐提醒我们每一个人,在呼与吸之间,感受自己「好似盛开一朵莲花」,把内在的粲然佛性唱出来。一位法友曾对我说:「记得每天都要开灯──我们心里佛性的灯。要相信它,全然相信这一盏灯!有开灯与没有开是完全不同的!」那盏灯,跟宗教无关,也许应该说是一种信念:人生是快乐的,快乐的源头在自己里面,不假外求。现在,我每天都会这样提醒自己。


「唱歌禅」之后,梅村的法钦法师(Thich Chan Phap Kham)上台带领行禅。法师解释走路也是度众生的法门:一天,舍利弗和目犍连尊者(当时还不是佛陀弟子)遇见一位僧侣,被他走路时的庄严姿态深深吸引,二人主动结识法师,再与佛陀结缘。


行禅,并非我们假日的消闲玩意,即使在繁忙时段的地铁站内也可以做:若吸气走一步、呼气走两步太慢的话,法师说可以加快步伐,吸气走两步、呼气走三步,如此类推。有时候,即使内心灯光火着,劳累时难免会变得黯淡,这样走走路松一松,也能为自己加加油。


最后,经常以参公案教学的秀峰禅院大观禅师,示范「禅游」,以游戏的方式教授禅修。其中有一个医治抑郁症的方法:轻轻拍打小腹或丹田,每拍第四下便「呀!」一声地叫,把胸中郁闷抒发出来。「与人吵架也用得着,面红耳赤之际,叫对方练呼吸大概不会理你,可以提议玩这个游戏,一齐叫叫,用游戏化解怨气。」禅师笑着说。



以身示法,禅机处处


「一」(oneness)是佛法的重要理念,强调人与众生、大自然的万事万物统统如一。为「千人禅修」担任主持的常霖法师指出,为了顾及示范的效果,大觉福行中心牺牲自己上台的时间,退居幕后做支援,让其他道场有足够的时间讲解,显示了教界的团结。活动接近尾声时,中心的衍阳法师抱恙到场为参加者打气,见证「千人禅修」这个小孩呱呱落地。


活动完结后,我随意访问了几位参加者,询问他们有何得着,其中一位James笑道:「没什么可说呢,『以无所得故』嘛!禅修一定要参与其中,要练习,没有其他代替品。」没想到,就连访问的过程,也是禅修!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