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那些年提倡佛教年轻化的人,现在还「年轻」吗?开仁法师谈何谓佛教年轻化

文:麦农    图:麦农| 2020-09-14
马来西亚寂静禅林方丈开仁法师马来西亚寂静禅林方丈开仁法师

佛法所探究的问题,如生老病死苦、无常等,往往是需要有一番阅历、年纪相当的人才会引起共鸣。或许因为如此,佛教给人的感觉,就是老年人才信奉的宗教。最近几年,佛界吹起了「佛教年轻化」的风气,有些团体甚至标榜,只接引年轻人。

其实在佛教史上,提倡「佛教年轻化」并不是一件新鲜事。五十年代,已早有大德高喊着「青年需要佛教,佛教需要青年」的口号。然而,从缘起法则来说,每个生命的际遇、因缘都不同,其需求或者说共鸣之处也就不一样,所以青年是否都需要佛教,就不见得是件必然的事。就命题本身而言,「佛教需要青年」和「佛教年轻化」的意思大抵是一样的。

不过,从语理分析的角度来说,「佛教年轻化」的意思不够清晰。它可以指:佛教需要年轻人加入,也可以是:佛教本身需要年轻化。那么,到底「佛教年轻化」是指哪种意思?马来西亚寂静禅林方丈开仁法师,依据经典的教理、佛法的核心,在历史的回音与现实的观察中,揭示这命题的真实义。

有「弘法度生」的热诚,无「舍我其谁」的执意

九十年代中叶,开仁法师从马来西亚远赴台湾求学,就读于福严佛学院。十年寒窗,法师勤于笔耕,自05年于佛学院毕业后,便遍开法筵,全力推广正信的佛法。佛法浩瀚渊博,法师只讲授自己擅长的,对于不熟悉的领域,他从「不冒险谈论」,主要是「不想把学生当成『试验品』,尤其面对着在家众,毕竟大家都需要工作,照顾家庭,能够抽出时间来听闻佛法,已经不容易了」。

为了让学员「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课堂的精要、佛法的精髓」,在授课前,开仁法师都会如此备课——「拟定主题,编排讲义」。对于弘法度生,法师充满着热诚,不过在讲授佛法时,他却从不超时,准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把预备好的内容讲完。这种收放自如的授课能力,当然可归因于他对经典的熟稔,以及超过十五年的丰厚教授经验。不过,法师却谦虚地说:「我也当过很久的学生,懂得他们听课时的感受,所以我不喜欢超时,在台上滔滔不绝,讲个不停。再多的心得,时间一到,就该放下。」

「时间一到,就该放下」,言简意赅,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又谈何容易!法师分享个中道理:「我以前也很感性,不过阅读经论后,性格有了一些改变——从感性转到理性。所以,我现在不论去哪裏,跟谁结缘、互动,都不太容易牵动我的情绪,即便交情很深的人。」他进一步补充:「当理性弱的时候,我们感性就变强,这容易导致情绪化,无论是别人给的,或是自己产生的。如果感性强过理性的话,我们需要找管道去疏导情绪。相反,我们的理性强过感性,情绪容易自己消化。」开仁法师认为,理性强过感性,才吻合佛法的价值,所谓「正见为导」。这是法师学习佛最大的受益!那么,从理性的角度,应该如何看待「佛教年轻化」这议题呢?

开仁法师表示,初学佛者可先从《法句经》入手。因为经典的内容十分简洁,传达的教理容易在生活上发挥作用。开仁法师表示,初学佛者可先从《法句经》入手。因为经典的内容十分简洁,传达的教理容易在生活上发挥作用。

紧扣三藏,界定佛法

开仁法师处理这问题的方法是,先厘清它们的意思,界定「佛法」的定义。法师指出:「佛法并不是一种特殊的学问,而是一种让我们脱离轮回的道理。」不管我们相信与否,佛法总是「亘古恒存的」,如《杂阿含经》所说:「若佛出世,若佛不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就佛法的实指定义而言,「它的内容,离不开经、律、论。离开了三藏内容的话,便不能够称为『佛法』。」

假如有人乖离了三藏,却依然坚称「这是佛法」,那绝对是「他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与佛教定义的『佛法』完全不同」,因为「经、律、论三藏是佛法的依据,是佛陀传承下来的唯一法宝」。依据法师的分析,我们知道「佛法」与「经、律、论三藏」是等同的,而「佛法年轻化」在这意义之下,也可理解为「经、律、论三藏年轻化」。那么,甚么是「年轻化」呢?

要如何理解「年轻化」?

法师认为,佛教确实是以青壮年为主,因为青年人充满着活力、热情,最能带动气氛的,是社会的主流。不过,从佛法的观点来说,「年轻化」并不是年龄的规限。换句话说,虽然佛教重视青年人,但不会将「佛教年轻化」简单化成只接引年轻人信佛,而所谓的「青年佛教」,指的就是「菩萨佛教」。

开仁法师援引印顺导师(1906-2005)的思想,来加以说明:「导师提到的『佛教年轻化』,有两种意思:一个外相的青年,就是年轻人;另一个是心态上的青年。导师把印度佛教的兴起和衰落,譬喻成人的一生——自童真、少壮而衰老。『童真充满活力,是可称赞的,但童真而进入壮年,不是更有意义吗?壮年而不知珍摄,转眼衰老了。老年经验多,知识丰富,表示成熟吗?也可能表示接近死亡。』

「这裏的『童年』是指原始佛教,『少壮』是初期大乘,『老年』则是秘密大乘。」从整体佛法来说,童年、少壮的青年佛教是导师所推崇的。「因为这最有活力、创造力的年龄层。青年是领导社会主流的力量;从社会的型态来说,确实是以年龄来划分的,但不表示老年人不能学佛,『年轻化』只是相对于『老年』、『僵化』的社会型态来说,所以我们要推陈出新,创造一种能够适应时代的思想、观念。」

就心态上的少壮来说,「导师是站在教理上说的,如童年的原始佛教,倾向自我的解脱。初期大乘有鉴于这种思想的不足,于是提倡以利他为先,在利他的过程中完成自己。」初期的大乘佛教,是利他为本的菩萨行,犹如人生的少壮期,充满着热诚、承担与自力。这也说明何以少壮时期的青年佛教,是最走近人间的一种方式,亦为现代社会所接受的义理,毕竟「只顾着自己修持、解脱,或往生其他世界修行的,对于社会的贡献、正面的影响终究是有限的」。所以,就教理来说,印顺导师较推祟初期的大乘佛教。

由此可见,「佛教年轻化」并不拘囿于年纪的规限。也就是说,即便我们接引的都是成年人,如果我们保有一股「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苦」的本怀,这都可以称为「青年的佛教」。

新瓶旧酒,新包装古智慧

既然佛法是亘古恒存的,而它的内容又不能任意篡改,我们如果想将「这套古老的教育」介绍给年轻人,法师认为,就只能从表达的方法着手——「以适应时代的方式演绎,用年轻人较容接受的方法,来呈现佛陀的教法」。简而言之,「用新的形式来包装这套古老的智慧」。

一般而言,年长的信众喜欢诵经,我们可以用诵经的方式,来接引他们学佛。但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方式未必能够契合,「我们可能要用其他的方式,来跟他们互动,像是讨论经典的内容,探讨它与生活的关系。」如果想接引幼童学佛,法师亦有以下建议:「我们可以抽出经典的重点,创作成文学作品,如戏剧、漫画、佛曲等。」

虽然接引年轻人学佛的方法众多,但「我们唯一须要留意的是:我们所说的是否有经典依据,所做的会否脱离佛法核心。」经典的依据,就好像指南针的红色磁针一样,它永远指着北方,这样才能指引方向,不会让我们迷失。假如我们所说的、所做的都脱卸了经典的依据、佛法的宗旨,一味地「迎合人心的需要,或为了场面的延续,继而淡化佛法的出世意义,那么佛法将会沦落成一种宗教商品,与俗世宗教也没有差别」,就好像失却磁性的指针一般,随便乱指,将人带离成佛之道。

去年开仁法师莅临香港演讲,与义工于理工大学演讲厅前合照。去年开仁法师莅临香港演讲,与义工于理工大学演讲厅前合照。

给年轻人自由选择,不应该替他们作抉择

开仁法师透过现实的观察,提醒我们「佛教年轻化」时,有三点需要注意点的:不该夹杂个人想法、佛法正见的熏习、佛法人才的培养。

法师指出:「青年人的热情澎湃,大多是感性多于理性;若是没有正见的培养,理性的熏习,容易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所以,在接引年轻人的过程中,「我们不应该夹杂自己的想法,渗透个人的情感,以影响或牵动他们的情绪。作为一位宗教师,我们应该谨言慎行,客观地表达佛法,因为我们代表着佛教,我们的一举一动,社会人士都看在眼裏;有些人甚至会把我们的言行,当成他们的后盾。」

在华人社会裏,大家都比较现实,总习惯以实际的角度,去计算、评度个人的得失。很不幸地,许多人也把这种态度带进了佛教,有时道场为了稳定的财政资源,便不得不迁就信众,举办一些满足大众的活动,以确保经济的收入。「要是在家人把正见培养好,知道哪个道场的师父精进用功,愿意护持,就不需要等看完师父的『表演』,才作供养了。」法师幽默地说。「其实僧众会变质,在家众也有关系。」同样地,「师父们的正见也要坚固,否则,一想到道场的生活,就容易被现实拉回来。这样,高举着『佛教年轻化』的旗帜,可能变成一块广告招牌。」总之,「正见坚固的话,自然会有相应的人来护持。」

最后,开仁法师强调,弘扬佛法,续佛慧命,必须先「注重佛教人才的培养」。对于这点法师没太多着墨,不过它的重要性,我们不难想像。譬如说有些团体的负责人,不注重人才的培养,推广佛教事业,往往依赖负责人个人的魅力、愿力。此外,他们采用家庭式管理,来经营团体,如果不改变这情况,终究会造成「师父不敢交棒,徒弟无力接棒」的场面。由此可见,佛法教脉的延续,人才培养是非常重要的。

 

延伸阅读

不退转心,从根本处做起!

既然一切法无我,那么学佛的这个我又是谁?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