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那夜,和张爱玲聊欲望 ——舞台剧《红玫瑰和白玫瑰》

文:李玉樱    图:由进念.二十面体提供| 2014-11-21
进念.二十面体剧团把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以舞台剧形式重新演绎,摒弃了剧情的描写,这种剥凸显了小说中对人性欲望的支配和角力。进念.二十面体剧团把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以舞台剧形式重新演绎,摒弃了剧情的描写,这种剥凸显了小说中对人性欲望的支配和角力。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旧上海故事都巿呈现

以四十年代旧上海为故事背景,进念.二十面体剧团把张爱玲的短篇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重新呈现在现今的舞台上!相比一般剧团改编张爱玲的作品,进念联合艺术总监、《红》剧导演胡恩威认为,《红》剧摒弃了剧情的描写,聚焦在一男两女主角的性格塑造,和传统着重故事情节描述的风格迥异。《红》剧透过情节性和时间性的剥离,反倒凸显了小说中对人性欲望的支配和角力。


人性里的贪嗔痴

《红》剧的主轴和欲望相连,如男主角和所有女人的关系都要有性的连结,如男主角对性的「贪」,让他勾结有夫之妇,把妻子丢在家里在外嫖娼;但欲望如海水,愈饮愈渴,并不带来人心的满足,反而更迷失在不断的欲望追逐中。胡恩威认为透过此剧,能看透人与欲望之间的互动:「当欲望被满足,男主角又开始怕了,然后欲望又转化成另一种东西。」

进念多媒体音乐剧《红玫瑰与白玫瑰》主题曲﹕《别的》

《红玫瑰与白玫瑰》小说虽已成经典,但当中有些概念仍是贯通古今,胡导演指出,小说把女性类型化,和现今香港社会里很多人把女性归类的方式很相似﹕「小说中把女人分成两种,一种是很热情的红玫瑰,一种是很Cool(冷酷)的白玫瑰。」


反思消费主义

胡思威又以某艺员被上载情色短片到网上后,大众和媒体的反应所包含很多如怨恨式报复、道德审判、消费主义等等的元素为例,指出传媒大篇幅以女艺员游欧洲、购买名牌等举动作重点报道,反映了大众对女性的观念仍停留在商品化的层面。胡进一步指出,人们以消费主义判断人与事,便倾向求取即时价值回报。﹕「消费主义往往需要有答案,然而艺术创作的本身并不需要有答案,而是在寻找过程,以不同角度看到什么。」


卡拉OK看角色性格

「假设红玫瑰和白玫瑰去唱卡拉OK会怎样?」胡导演在《红》剧开始时设一「红白卡拉OK大赛」,把角色设置在一个新场境当中,突破小说时代背景的框框,这其实是一种角色延伸,观众可从中了解角色的内心世界。在大赛中,因为红玫瑰和白玫瑰两个人性格截然不同,她俩拣选的歌曲、相约朋友一起去唱歌还是独自自娱、会否翻来覆去都只是重复唱一首歌等等的选择上均有所不同,这些都让角色的性格有更立体的呈现﹕「现在的人只着重表相,然而舞台剧是即时的,着重演员对角色的理解,知道角色在怎样的状态。」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主办及制作︰进念.二十面体
日期及时间︰28-29/11,4-6/12 (Thur,Fri, Sat) 8:15pm, 6/12 (Sun) 3pm
地点︰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
节目查询︰2566 9696
票务查询︰3761 6661
网上订票﹕www.urbtix.hk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