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金刚经》开示的菩萨行持

文:法忍法师 | 2014-08-05

从《金刚经》的经义看菩萨如何发心﹕

要了解菩萨的涵义,应先从菩萨发菩提心开始,因为大乘菩萨最初必须发起大心,称为发菩提心、发心、发意。「菩提心」为一切诸佛之种子,净法长养之良田,若发起此心勤行精进,当得速成无上菩提。故知菩提心乃一切正愿之始、菩提之根本、大悲及菩萨学之所依。从《金刚经》的宗旨出发,佛陀主要是要指出,菩萨应以本有之自性清净心为菩提心,而不是执着于世间一切的相状,而生起菩提心。故《金刚经》中〈离相寂灭分第十四〉云「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即为非住。

从《金刚经》不着相及第一义空的经义,去理解菩萨如何才算「真的」发菩提心,那就是了解真实的本体皆是空的,而见本性。所以,真正的发心,就是发心证得我与众生的真相为「空」,不是要从「外相」的角度,去把众生逐一度脱。故此,佛陀在〈究竟无我分第十七〉指出什么叫做「真正」的发菩提心﹕

「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当生如是心:我应灭度一切众生;灭度一切众生已,而无有一众生实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则非菩萨。所以者何?须菩提!实无有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

佛陀主要是要指出,他所谓度众生,只是指点出真性情,使之自悟,外不见所爱之众生,内不见能度之我。而众生既见性真,则般若观照,已常住不灭,说到究竟,实无一众生是我所灭度的。这样就是真正的发心,若菩萨存有灭度众生之心,则尚存有人我四相,则又要从何发菩提心?则不能堪称为「菩萨」了﹗

简而言之,菩萨应离一切相而发心,则于一面不于法界一切相状之中,起人、我、众生、寿者等分别心及执着。另一面,则要令一切已起「无明」的众生也明白,一切法本是空的道理。


从《金刚经》的经义看何谓菩萨的修行

了解菩萨的发心之后,接着便应从菩萨的修行着手,理解菩萨的涵义,以期窥看《金刚经》中所展示菩萨不着四相而行菩萨行。

第一,佛陀教菩萨们,修习檀波罗蜜时,要不住于相。如在〈妙行无住分第四〉之中所载﹕「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由此可见,佛陀认为菩萨行应与第一义空相应。如菩萨在布施时,应该不着相,即离开色、声、香、味、触、法等尘相而布施,也就是施者忘施,受者忘受,并且要忘记所施之物。(如此施空、受空、物空即所谓的「三轮体空」。接着,佛陀又言﹕「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就是因为如果着相布施,就是局于有相。而众生之相,实在只等于一微尘,即使能因此而获福也是有限的。若不着相布施,就无相可住,像这样不住相布施的福德就不可限量,有如东方那无边际的虚空。当菩萨可以不着相而修菩萨行,就是如是降伏执四大、五蕴为实有的「妄心」。而且,不着相布施,便是真正常坚守着无上菩提心。

再者,佛陀亦指出殊胜及多得福德的菩萨行应是「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不受不贪分第二十八〉),即是当菩萨安住于真理之中明白诸法都是因缘和合而生,而没有其自性,对于一切法都不再起妄心,而证得「无生法忍」。这样的菩萨行便很殊胜,并得无量功德。佛陀更进一步指出,安住无生的菩萨功德无量,是因为「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着」。意即,菩萨于所修的菩萨道,不起贪爱,亦不执着其为实有,故其所得就有如虚空之无尽。


总结﹕

简而言之,本文应以佛陀在《金刚经》的总结部份来作为全文的总结。当中,佛陀指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应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须菩提!所言法相者,如来说非法相,是名法相。」在这里佛陀总结全经的要义,指出要令发菩提心、行菩萨道的人,「不生法相」。即是,发菩提心的菩萨,要离相无住,不应取相,不应取法相,不应取非法相;以及发心无住,修因无住,证果无住;无非是欲令诸菩萨,离相无住,知见信解,悉皆如是。所以,菩萨的发心及修行,是不生妄心及常住真空的。而菩萨这种大道心的众生的涵义,应是常须真空相应,不住于相。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