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钱财自然来?

第226期明觉   文:小西| 2010-12-29

一连几期,都在谈人们对失去财富的恐惧。作为佛弟子,自然明白钱财如过眼云烟,不比镜花水月更实在;但作为俗世凡夫,也明白那份恐惧非常实在。俗语有云:「钱非万能,没有钱,却万万不能!」事实上,平凡如家中柴米油盐酱醋茶,需要钱;出外工作与玩乐乘搭交通工具,需要钱;就算在街上买杯饮料、吃个简单的小吃,也需要钱;跟人们说不需要惧怕失去财富,也实在太不近人情了。况且,依据佛教的基本教义,世间无常,不正正说明了人们恐惧的合理性?

我并不是说,人们不需要未雨绸缪,为未来的生活作准备。我想说的是,我们必须理智地把握自己「为何」筹谋,而不是被无明的恐惧牵着鼻子走。况且,奇妙的是,当你能够正本心,在日常生活中碰上的钱财问题,往往能迎刃而解。台湾法鼓山开山祖师圣严法师在《法鼓山故事》一书中,亲述了如何千辛万苦筹钱建立位于台北县金山乡的法鼓山本山的故事,我觉得这对于反省钱财的需求,很有参考与启示的作用。

话说当年圣严法师继承东初老人的法业,接任中华佛教文化馆与农禅寺的住持,但由于信众日增,于是打算另觅一个长久安定的地方,兴建道场。然而,圣严法师前后苦思八年,却仍无结果。直至一九八九年春,在农禅寺念佛会的一位会众熊清良居士的建议下,圣严法师亲自带领僧俗四众弟子,共同持诵二十一遍《大悲咒》以祈求观世音菩萨加持。巧合的是,翌日另一位会众林显正居士在北投佛恩寺碰上了金山乡三界村半岭的观音殿的住持全度法师。全度法师提到希望找到合适人选接管观音殿以及此庙所在的那块地,于是林居士便说:「我的师父正在觅地,不如就把此地让给我师父吧!」

按照法令规定,庙产不能买卖,土地也不能改变用途。当初全度法师还是居士时,他买这块地建庙,原本是打算从事墓地与骨灰龕事业的。但由于当地居民反对,而邻近也已有好一些骨灰龕与基督教墓园,全度法师觉得这方面发展空间不大,加上经营寺庙艰苦,他决定另找合适的出家人来接任住持。于是,在林居士的引介下,圣严法师跟全度法师见了面,商议买地之事。但问题是,原来其公司的股东会尚未解散,虽然全度法师肯把他手上的股份捐出来,但他认为其他股东的股份绝不能少;同时,尽管全度法师答应以新台币七千万元把金山的这块地售予圣严法师,但条件是余款必须在三个月内付清。虽然十八甲地新台币七千万元,不算贵,但当时圣严法师还是负担不来。就在法师筹谋之际,几位在家居士发心支持,或捐款,或捐地(有金山的这块地,居士捐的土地自然用不着,但却可用来套现)。结果,圣严法师终于凑够钱买地。

或许,我们会问:圣严法师最终之所以能够成功买地,是因为合力持诵《大悲咒》的感应所致?但我觉得圣严法师开创法鼓山的这个世纪工程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他本着广泽众生的本心,而非出于个人利益。本心正,建寺所需的条件(包括钱财)自然水到渠成。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