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长尾雅人·塔波写卷二三事

文:黄杰华 | 2015-05-01

Jonathan Silk主编的《佛学研究:长尾雅人传奇》(Buddhist Studies: The Legacy of Gadjin M. Nagao)一书,其中维也纳大学斯坦因凯勒(Ernst Steinkellner)一篇有关塔波寺(Tabo Monastery)的文章引起我的兴趣,该文让我想起多年前看过的一册精美图录《塔波:王国的明灯》(Tabo: A Lamp for the Kingdom),主编者恰巧是斯坦因凯勒的同事金伯格‧色尔达(D. Klimburg-Salter)。斯氏文章在于突出塔波寺内三万五千多份古藏文残卷的价值,希望引起更多学者注意。

塔波寺位于西藏阿里西北的斯比蒂(Spiti)地区,于公元996年创立,由于位置偏远,气候极端,鲜有访者。寺院经历千载,传承似无间断,并未荒废。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斯氏正是由于受住持索南汪督(bsod-nams-dbang-’dus)邀请前往考察。文章可算是他的初步成果之一。据他所说,早年研究该寺者不多,图齐(Giuseppe Tucci)与其伙伴Eugenio Ghersi及A.H. Francke可算是先锋,特别是图齐,其着作对今日治藏学者仍有巨大的参考价值,他三十年代出版的《梵天佛地》(Indo-Tibetica),第三卷就介绍了塔波寺,内容是他1933年到访后的学术纪录,70年后斯氏得住持等人协助,对寺内写卷进行归纳考察,至今已完成系列文章。

斯氏文章名为〈塔波寺内的残卷,文本及文字〉(Manuscript Fragments, Texts, and Inscriptions in the Temple of Tabo),内容除综览过去的研究资料外,还交代写卷的重要性及最新的研究成果。据他所说,写卷保留了九世纪「厘定译语」前的古藏文特色,重要性仅次于敦煌藏文写卷。然而,塔波寺的写卷大多为残卷,没头没尾,辨识困难,大大影响研究进度。所谓「厘定译语」(skad-gsar-bcad),乃指公元826-827年间由吐蕃皇室与译师共同拟定之改革方案,当时译师翻译佛经,各师各法,遣词造句,分岐混乱犹多,方案之设,乃废除一些拼写方法,如再后加字 ‘-d’ 等。然而,塔波寺也发现了《翻译名义大集》(Mahāvyupatti)的残卷,得使斯氏将文字改革上推至795年,故塔波写卷在西藏译经传播史上有其重要价值。

写卷经过斯坦因凯勒,Paul Harrison、Scherrer-Schaub等人的努力辨识,已确知的经典涵盖经律二藏及密续,包括《般若经》、《宝积经》、法称的《观相属论》等;密续如《密集金刚》、莲花戒的《修习次第》及一些大瑜伽文本等,大大丰富了对塔波写卷的认知。斯氏此文原为1997年京都大学的会议论文,引起了与会者长尾雅人的兴趣,或许因缘于此,文章才收进集中。

《佛学研究:长尾雅人传奇》一书,为西方读者认识长尾的最佳入门,Silk曾对《心经》下了不少功夫,《传奇》一书,他对长尾雅人的生平,治学与着作都有详细介绍。长尾雅人的代表作多为日文,着名者如《中观与唯识》及《西藏佛教研究》。《传奇》一书收录论文18篇,作者除长尾雅人及斯坦因凯勒外,其余皆为当代举足轻重的佛教学者,诸如御木克己、高崎直道、服部正明、梶山雄一、桂绍隆及汤山明等,西方学者包括Luis O. Gómez、Lambert Schmithausen以及英译长尾《中观与唯识》的Leslie Kawamura等,内容包括印度、西藏、日本及中国的佛学专门研究论文,简而言之,此书绝对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佛学着作。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