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长怀 阿那律陀尊者

文:李衎政 翻译:映秀| 2013-10-16
端坐的 阿那律陀尊者,接受本文作者李衎政向他恭行顶礼。端坐的 阿那律陀尊者,接受本文作者李衎政向他恭行顶礼。
阿那律陀尊者与本文作者李衎政合照阿那律陀尊者与本文作者李衎政合照
阿那律陀尊者案头留影(之一)阿那律陀尊者案头留影(之一)
阿那律陀尊者案头留影(之二)阿那律陀尊者案头留影(之二)
阿那律陀尊者与同修临窗共话阿那律陀尊者与同修临窗共话
阿那律陀尊者生前致力筹办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Sati Buddhist Education Centre)阿那律陀尊者生前致力筹办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Sati Buddhist Education Centre)
小沙弥和小沙弥尼可在老法师创办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学习佛法外,也可学习英语和电脑应用。小沙弥和小沙弥尼可在老法师创办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学习佛法外,也可学习英语和电脑应用。
作者按:原文初稿得 John Shannon 同学慨允润饰,谨此致谢。John 亦曾受业于  阿那律陀尊者、香港大学佛学硕士(原文刊于 2013 年 10 月 4 日国际佛门网http://newlotus.buddhistdoor.com/en/news/d/36154


阿那律陀尊者(Venerable Professor Kākkāpalliye Anuruddha, 1929-2013),同学每多敬称「老法师」,或称以巴利语「Bhante」,含「大德」之意。我第一次与他结缘,是在 2010 年香港大学佛学硕士课程的新生简介会上,也是我生平首次接触身披藏红花色袈裟的南传法师 。当天众教授轮流上台介绍执教科目,轮到老法师,他向应届新生说:「巴利文很优美,你们学会了,日后退休便能体会。」他随即朗声诵读几段经文,我当然听不懂,但当下却被那份和谐、抑扬有致的声律美迷住了。于是学期开始,便马上报读由他执教的「初级巴利文」和「巴利文读经」。老法师年事已高,为免他老人家劳顿,课不在港大本部上,而安排在他卜居的志莲净苑,当年还未意识到,自己原来已属他离港前最后一批学生了。老法师健康日下,学期结束便回老家斯里兰卡了。余下的课,我们改以他年前录制的影带上,并由其得意弟子之一衍德法师担任助教。


课堂上的老法师,活像走在你身边的百科巨着,佛学上方方面面的疑难,他无不讲解清楚。上「初级巴利文」课,甚么词形变化、动词变位,我们老记不住,总是查完又查,他却过目不忘,直教后辈汗颜。经文选读,他不但专挑《经藏》中喜爱又含重要经教的,还不忘选取《法句经》中的警语名篇,让我们犹如亲聆世尊教诫。例如:


tumhehi kiccaṃātappaṃ akkhātāro tathāgatā |

paṭipannā pamokkhanti jhāyino mārabandhanā ||


「汝当自努力,如来唯说者。随禅定行者,解脱魔系缚。」1


还有:


kāyena saṃvaro sādhu | sādhu vācāya saṃvaro |

manasā saṃvaro sādhu | sādhu sabbattha saṃvaro |

sabbattha saṃvuto bhikkhu sabbadukkhā pamuccati ||


「善哉制于身。善哉制于语。

善哉制于意。善哉制一切,

制一切比丘,解脱一切苦。」2


老法师当然也有机智幽默的一面。有次上「巴利文读经」课,他便引《相应部》中波斯匿王节食那段故事3,说明正念何其重要。话说有天憍萨罗国王饱餐后,起来走近佛陀,国王身段臃肿,走起路来气有点喘,佛陀看在眼里,便趁机诵了这首偈语:


「人当自系念,每食知节量,是则诸受薄,安消而保寿。」


国王听了满心欢喜,遂吩咐随从,以后在他进食时唱诵一遍,以兹提醒。自此他食量渐减,没多久果然清减了。


课堂以外,老法师珍惜善缘,对友侪不吝关爱,后学慈勉有加。犹记去年一月,我往斯里兰卡一行,老法师就让我住在他一手筹办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Sati Buddhist Education Centre)。中心位于哥伦布市,他亦以此为家。他一心创立这所学校,为的正是培育小沙弥和小沙弥尼,让他们除了在这里恒持教戒,也学点英语和电脑知识。老法师年长后才上夜间课程修读英语,深感今日谙外语和电脑知识的重要,于是决意培育小沙弥和小沙弥尼,并深信这些知识,有助他们日后深造佛学。我在斯国期间,老法师照顾有加,每日三顿膳食,总不忘请伴随他的侍者备好,有时候还有鲜果、冰淇淋和姜啤!我独自出外观光,他也每早亲来电话,确保我诸事顺遂,出入安全。


观光后回到住处,傍晚有时候我们会在阳台共赏月色,黑夜里闲看蝙蝠流虫飞舞,浑不觉时光溜走,但头脑如金刚般锋利的老法师,却从不曾误一分一秒。有天我们谈兴正浓,他突然霍声而起,说:「是时候睡了,晚安,明天见!」我回到寝室,一看时间,正好十时零一分!翌日黄昏,我们又在阳台聊天,其间他忽然站起来说:「是时候看新闻了。」语音未落,便转身回房间,我回去一看,时间正正是五时五十九分!这么一位作息有定、律己以严的大德,他的正念正觉,让他无须依赖外物,也能分秒不差的生活。这样的境界,是否意味着他已得神通?


有次闲谈间,老法师透露他的几位兄弟,鲜有能活过 55 岁的,对于自己已年逾八旬,他心存感恩。在英国修读博士期间,老法师省吃俭用,自行举炊,每天花不过一英镑,就连母亲过世,他也没能回国奔丧,为的是省回路费,把书念完。我问他:你心感遗憾吗?他安然答曰:色身朽坏老死,任谁也逃不过。


2013 年 9 月 29 日,老法师圆寂了,色身从此免了病魔纠缠。他常常提醒我们,即使是阿罗汉,已和佛陀一样拔了贪嗔痴三不善根,也难逃肉身之苦。如今老法师去了,也许他正与众阿罗汉共享他爱玩的板球,众天神在旁为他欢呼。以他的过人幽默,无边慈爱4,我在此岸和他开个小玩笑,相信他不会介意的。


亲爱的老法师,在此虔祝安稳、快乐!




[1] 《法句经。道品》第 276 偈(了参法师译,下同)。

[2] 《法句经。比丘品》第 361 偈。

[3] 《相应部》第三相应,第 13 经《暴食经》。

http://www.samadhi-buddha.org/tipitaka_big5/sutta/sp3-1-03-02-0013.htm

[4] 老法师常说:巴利语 mettā 解作「无边慈爱」,远比单单「慈心」精准。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