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开心的技巧──明就仁波切「开心禅」访问记

佛门网   文:侯松蔚 图:亚洲德噶基金会| 2010-11-27
明就仁波切开心演绎禅法明就仁波切开心演绎禅法
分组游戏、讨论及练习分组游戏、讨论及练习
数百名参加者共同禅修数百名参加者共同禅修


 

  「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咏给‧明就仁波切(Yongey Mingyur Rinpoche),本月初以「快乐人‧香港人」为主题,举办了连串活动,教导港人寻回自己本有的快乐。

充满活力和欢笑的禅修课

  是次活动包括了若干禅修课程,笔者来到其中「开心禅」的首天课程(整个课程分为三个阶段,每阶段两天),看见刚报到的数百名参加者一起玩集体游戏以「破冰」(打破隔膜),接着被分成若干组别,各自构思组别名称及口号。在香港的成年人佛教活动中,很少看到这种像学生活动般有趣的画面。

  游戏过后,明就仁波切步入会场,上座开示。他首先介绍道,若一家公司的老板或一个国家的总统,是个疯子或他的心没训练好,后果可大可小。而我们的「心」就像自己生命中的老板,情况也一样。可惜许多领袖训练课程只针对人如何对外,而非对内,故受训者不知道怎样领导自己,从贪婪、自私、无明等衍生许多问题。禅修,正能训练自心,指引心前往正确方向。

  仁波切教授了禅修的正确姿势,他说亚洲人禅修时身体经常绷紧而向前倾,这是因为误会禅修要用力压制思想;西方人则常向后仰,因为他们太刻意放松。两者都并非正确方法。

  接着,仁波切指导大家进行放松练习,并指出完全地放松(像工作或劳动后刚躺下的一刻般放松),就是禅修!这种禅修与一般休息的分别是,前者有正念,觉知自己的身心状态,后者则没有。

  为了说明放松的重要,仁波切举了一个例子:假如我们去海洋公园,一边玩一边吃叉烧包、菠萝包(这几个字仁波切用广州话说出),这样会很高兴;但若是警察用枪迫我们去海洋公园,要把叉烧包、菠萝包吃光才准走,(这时全场爆笑!) 虽然所做的事情一样,但在有压力的情况下,我们会觉得这是痛苦。因此,放松才能快乐、自在。

  更进一步,六根接触任何对境,只要保持正念,均可以之辅助禅修。仁波切带领参加者透过觉知自己在看花、听钟声、吃东西、吸入香气,甚至觉知身体痛楚及睡意来禅修。从早上至黄昏的课程,于欢笑中很快就过去了。

仁波切谈香港、快乐和禅修

 明就仁波切被其他高僧誉为最能了解现代人的上师之一,他是怎样理解香港人的情况呢?仁波切趁着未用晚膳前的少许时间(晚上仍有课),慈悲接见笔者,谈了以下问题:

问:仁波切,是次您在港的系列活动名为「快乐人‧香港人」,请问您觉得香港人快乐吗?

答:2001年我首次来港,至今香港发生了许多变化,但我觉得香港人思想越来越开放。生活中存在着许多压力,很多人都愿意开放地寻找解决方法,追求智慧、慈悲、平静,这是很好的。我喜欢香港,因为这地方有山、有海,人也很友善。

问:请问您能否给香港人建议一些减轻压力、增进快乐的方法?

答:我的建议是──平衡!不要太紧、不要太松。太紧的话,你会超出负荷,形成种种问题。当然,我们生命里有很多问题,就像波浪般不断起起伏伏。但正如股票市场有起有跌,人们才能从中获利一样;生命有上有落,所以才多姿多彩。最重要的是,你要接受生命就是反覆上落的事实,随遇而安。

  随遇而安不代表我们做事可以轻言放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知识、智慧、力量,故我们应该相信自己,尽力实现目标。同时,不要过份紧张结果。有时,我们可能达成目标,有时则不然。无论结果如何,坦然面对它即可。这样你会更快乐,更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也就更成功了。

问:现在的这个活动称为「开心禅」,请问开心与禅修有何关系?

答:我认为禅修的确能令人们开心。因为我们的问题,其实都是来自自己的心。开心、不开心,主要是心的状态,而非存在于客观现实。禅修能让人转化痛苦为快乐。

  小时候我患上惊恐症,十分痛苦。但后来我与惊恐症交朋友,它就变成我其中一位最好的老师。同样地,你可以和任何类型的痛苦交朋友,令它成为快乐的助缘。当然,不是光想着要和痛苦好好相处就可以,我们需要正确的技巧,而这技巧就是禅修。无需倚靠外在物质,凭着禅修你就能获得真正的开心、自在、解脱。

笔者按:有关开心禅修的具体技巧,最好当然是上仁波切的课,但他快要进行为期三年零三个月的闭关了。在仁波切未「复出」前,大家可阅读他的名着《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你是幸运的》,内有详尽阐述;也可浏览本网〈我知我在听音乐──「世上最快乐的人」教你从音乐找快乐〉、〈好笑又益智的音乐会〉两文,以认识基本概念。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