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开心种子 你有我有──林超英专访

文:攻玉    图:由受访者提供| 2016-04-14

若说要数香港爱自然、爱生命的第一人,我会首推林超英。由天文台台长、观鸟会主席到退休后着书 立说,四出演讲,并积极参与环境和保育活动,林超英一路走来,对人类跟大自然的关系,别有一番洞见。机缘巧合下认识了他,每次见面的时候,他总是不笑而笑 的,嘴角没多余牵强的举动,却处处透着笑意。当下我猜想,这个人一定深谙快乐之道。我们的讨论,便由香港人是否开心开始。



香港人的共业


「你知不知每人内心都有颗开心种子?」他劈头便问。我当然没听过,如果身体果真有种子的话,栽种出来的恐怕都是食人花一类,毕竟我们有太多的不愉快,还有无尽怨气。


「如果做民意调查,很多香港人会认为自己并不开心。但是我观察到在街上或食肆中,很多人都在嘻嘻哈哈,大家基本上是开心的。」他的结论是,其实真正一起床就不开心到不知如何是好的人很少,也很少人会担忧二、三十年后的事情。


所以林超英经常宣传,每个人心中有开心种子,重要的是不要压抑它 。


「我们如何学懂释放它真正的潜能?」


「那要先了解香港人到底在怨甚么。」


林超英认为,香港很多问题的症结在于房屋和居住的问题。这方面确实展现了年龄上的鸿沟,年纪较大的似乎较能接受目前的处境,由二十至三十多岁较年轻的一群, 他们由于成长过程较为容易,没经过甚么艰难的情况,也对未来有期望,觉得读完书应能赚到钱,但现实却出现落差。「他们的收入买不起房屋,实质工资也降低了,难以安居乐业。」这是世代的冲突,但从另一面看,也是上一代因物质日渐丰富,不自觉地宠坏了年轻一代。这可以说是香港的「共业」。他同意这问题不易解决,需要香港的整体经济运作改变。


面对不易改变的现况,我们有两件事情可 做:第一是调节自己的心理,接受生于这个时代就是如此,没有甚么好怨;第二是想办法改变这个制度,这当然较为困难,例如三、四十岁的人应组织起来,向政府和发展商施压,要求兴建廉价的房屋。「地产商过去的售楼手法,引发社会极大的不满,导致现在有法例监管。」通过正确的途径表达意见,声音终会有人听到。



物质太多 烦恼更多


「不过,港人不用太过不开心,因为在香港总不会饿死。」林超英以个人经验为例,若解决了房屋问题,自己在家做饭,一个月三千港元已经足够花费。


「我们不应经常想要发达,一年旅游四次或六次,这是没有需要的。出外旅游其实是人家不断宣传之下,我们中计而已。到外面开一开眼界是好事,但只有三天假期都要外出,其实很无聊。」


香港人觉得不开心,很多时只是给广告迷惑了。「广告很多时在破坏我们的自尊心、自信心,说人类一定要是某个样子的,令我们不停跟别人比较。」


消费主义弥漫全港,港人不停购物,但这样做其实会带来很多烦恼。例如买手机,就要研究很多参数,比较不同型号,我们都在陷入「数字人生」中。


「总之,拥有物质太多很烦恼。」


其实,投资是数字带来烦恼的另一个方式。假设买了股票,股价跌了不开心,升了却又要烦恼是否应该卖出。他又举出日常生活的小例子,有些人去买橙,也要整箩逐个检视,尝试找出最大最好的几个,这其实不能令自己有多大得益,但却增添了不少烦恼。



林超英的八字真言


「现代的生活方式其实违反了人类的本性。」譬如说,一万年前,人类是一百几十人一个群落,聚居在某个地方觅食,差不多吃光那地方的食物,就到另一个地方。他又 引用进化心理学的理论,提出当时群落中每个人都互相认识,也必须合作,例如在觅食后会分享食物。「即使群落中有一个人特别健硕和灵巧,对捕到猎物贡献较 大,他也会跟其他人分享,不然群落中的人可能离他而去。」沟通、合作、分享等天性其实是存在于人类的基因中的,要自己独霸成果的人应该早已遭淘汰。


林超英说,古代的人拥有的东西很少,但是不会担心十年后能否过活或甚么「可持续发展」。他们相信「天生天养」,跟大自然维持着某种平衡。他们一日一日的过生活,没有甚么烦恼。他进一步解释,人的本性是不会担忧遥远的未来的。我们现在有这种担忧,只因学懂了文字和计数。


他补充,人要开心,很大程度来自人类互相来往,以及专注做一件事情而获得一点成就──「以前可能捉到一只兔子都是成就,那是一种价值的体现。」人类到工业革命后开始变得不开心,「因为他们已难以直接见到自己工作的成果。」


我们近来经常看到林超英评论时事,他自言「忧天,忧地,忧国,忧民」,但却不会「忧自己」,对外在事物尽了力给予意见,人家不接受,自己也不会动气或感到不开心,只好视之为「共业」。虽然有此八字真言,他对未来却还是乐观的,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开心种子,而最后种子是会萌芽的。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