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闲人日记

第258期明觉   文:Woodreus18| 2011-08-10

前言

本文写于受业舍(即指学校宿舍)内,当时笔者已从学校要务中抽身出来,看见同门仍在为筹备宴会和活动而劳碌,自己却难得一身轻,不禁大叹「闲人快哉」,故挥笔记下闲人之乐。其实,现代人的生活紧张,工作繁忙,少有停下来细意品味人生,如此徒活百载犹不知幸福何在。也许,大家每星期抽些时间,停一停,静一静,吸一吸新鲜空气,与身边亲友一起享受清闲之乐,幸福便不远矣!

幸为闲人,稍有闲情,自放闲地,故挥笔记闲事也。

四野无声,日落星稀,舍内怡然自得,何来浓汤烈味?同门所忙也。煮酒烹羊?不得而知矣。幸为闲人,干吾底事?善哉!所谓快哉者,虽得心无罣碍 [1],宠辱不惊,心无所住,而焉得不闲乎?佼月当空,人则依声填词,劝友人高歌共唱,非乐何耶?快哉人生,疑乎不得不闲矣。

余受业舍,偶有公务,琐事摧人夜未休。去年今日,大宴前夕,余任之一统 [2],忙兮不堪。明日有宴 [3],不复为龙虎宴,而为龙鹰宴也 [4]。所谓欲论功行赏,慰众尉也。故皆忙于作食备宴,而吾非其位,则得闲也。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快哉乐事,须有功名?尝求一战立功 [5],虽胜,其值无几 [6]。腾云逐明月,驾雾摘孤星,多可喜,亦多可悲。千古功名,不过转眼之乐,却忙致身心疲惫,或失多于得,或悔事难追,何以弗戚?[7]

余尤 [8]恶当道小人,亦恨忙政之君 [9]。琐事百载难完,俗务三世不已,人却多患多责,为此虑,为彼忙,岩关费力又难闯,恶果缠身犹未知。忙矣,所忘者盖亦众矣。

余则不同,自放闲地,是诸琐事与余无干也。不亦乐乎?赋诗填词,倾听佳人和唱,共友夜聊,静赏青天碧海……脱身于繁忙困顿,闲人之乐也。

时庚寅虎年十二月十六夜,闲人闲笔记闲事。

 

[1] 罣碍:阻碍不通

[2] 任之一统:即身为其中一位负责统筹的要员

[3] 明日有宴:指翌日便是慰劳大宴之日

[4] 不复为龙虎宴,而为龙鹰宴也:去年是龙社和虎社合办大宴,今年则是龙社和鹰社共同筹备。(按:「社」为活动单位)

[5] 一战立功:指笔者原来力求功名,包括在成绩、比赛、校内活动等方面

[6] 其值无几:少有价值,指立功以后,生活仍没有实质改善

[7] 何以弗戚:如何能够不悲伤

[8] 尤:尤其

[9] 忙政之君:为政治、俗务而忙碌的人或要员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