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清明思亲法会-ads

附身

文:妙凡法师 | 2019-07-13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前二天,到高雄九龙殡仪馆探视为母亲守灵的欣吟,适巧昭玮、睦涵、宜芬、小萱几位青年朋友都在,大家从小学佛,虽然年轻,都很有为亡者往生助念的经验,对生死也比较豁达,我们很自然的就在灵前讨论起对生死的看法。

面对亲人病苦缠身,在理性上,往生对亲人也是一种解脱,但是,情感上是放不下的。连续二年,经历父亲、弟弟往生的昭玮说:「他们刚离开时,只要在我们曾经共处的空间裏,就会悲从中来的嚎啕大哭。」欣吟点点头:「回到家裏,心裏就会若有所失。」

面对生离死别,如何看待?我拿起桌上的杯子,杯子,跟身体是一样的物质体,因为有心(精神),才会「产生作用」,我们的心想要喝水,原来的空杯,会加入水或其它饮料,杯子会随着我们心的需要移动和产生变化;身体,也是如此,我们的心,要这样、要那样,身体就配合心,到处东奔西跑,心动,身才动;心动,杯子动;心动,万物皆动。 

心,附着在任何一个物质,这个物质体,便会为我们所用,例如:手机。我心裏想要打电话、传简讯或上网时,手机便「活」了起来。但是,我不用它时,它只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物质体,平躺在任何一个角落,没有任何作用。

说到这裏,我突然想起「附身」,我有一位亲戚,当年考完大学后,不知道是身为长子的压力,还是大学联考的关系,总之,十八岁后,状态就很不稳定,十天、半月,都会有不同的表情,有时候一直笑、有时候眉头深锁,有时候则是异于常情的大吃槟榔。

遇到这件种事,求神问卜是免不了的,神明的反应都是说:冤亲债主找上门,男的、女的都有。因为每个众生的习惯都不同,所以这位亲戚的表现也像天气一样,变化无常。一般正常人,是专车专用,他是同一部车子(身体),大家轮流使用,每个人开车的方式都不同。 

身体像车子,有的人开车速度很快,有的人小心翼翼,有的人加油、刹车时,让人「前仆后继」,然而,不管是什么人来开车,最后,凡是因缘和合的物质,会随着内在、外在因缘条件的变化,最后都会坏掉,那开车的精神体,就得换车,再去寻找另外一部和他有缘的车子。

欣吟说:「母亲,是在昏迷的状态往生的,她还没准备好要离开。」面对外在一切外在的物质,随心所欲的爱憎,附着的对象与日俱增,我们对他(或它)的感情越深,伴随执着而来的牵挂也就更多。

心,最常「附」着的物质体,首当其冲就是我们的身体了,密切「附身」的结果,就是产生执取的情感,觉得「身体是我、我是身体」的我执,一旦身体坏掉时,便会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所以过去的人说「死了」或「没了」;情执太深的人,伴随「我执」而来的「我所执」另一半、儿女、宠物的物质体,爱别离时,也会痛不欲生。

物质的东西,是没有感情,有感情的是我们的心,然而,即便是我们的心,也会随着外在时间、空间、人事因缘的改变,而慢慢转移,如《阿含经》云:「色无常,受想行识,亦复如是。」一切都在变化,千万不要相信甚么永远的爱情。

不管是身体或亲人眷属、汽车、动物,乃至是一台摰爱的iphone,都只是我们日久生情的物质体对象,日久生情的结果,是使用期限已到,情感上便会产生不舍、难过,但是,不管心如何的执取,都不能让物质体「坏而复生」。

我们的心会随着业力因缘,赶赴下一场和我们有缘的人事物空间,就这样,一场又一场的约会,在六道轮回中不断的上演,此生彼没,此没彼此,这裏为迎接新生儿欢喜开心时,另外一个空间,正在为他的离去而痛苦,站在生死的至高点看着这一切时,到底是该笑?还是哭呢?

现在的生,是未来的死;现在的死,又是未来的生。我们对生欢喜,却对死恐惧,有趣的是,打从我们一出生,就知道死亡不是是非题,也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然要面对的事实,如同花开,就必需面对花谢一般,这样百分之百的答案,人人心裏都清楚明白,却每个人都恐惧和拒绝接受。

有一本书,书名叫做《一片叶子落下来》,内容说明有一片叫做弗雷迪的叶子和它的伙伴们经历了四季的变化,逐渐懂得了生命的意义在于经历美好的事物,在于给别人带来快乐;当弗雷迪叶子从树上掉落在大地时,他仰望大树,明白了死亡并不是代表一切毁灭,而是另一种形式的新生和搬家。

每一样物质的东西,都在因缘和合的变化中,如同一片叶子从抽枝发芽到初绿、熟绿,最后枯萎泛黄、掉落,都有「有效期限」;人体也是如此,一颗精子、卵子从结合开始,业力加上各种因缘关系,「有效期限」到了那一天,也有因缘和合报废的时候。我们的心,不受有效期限所宥限,会去寻找和他有缘的下一站,从新附着在另外一个物质体,「随心所欲」的开始新生活。 

面对生死时,在知与不知,在情感的放下和提起裏,想哭的人就哭,想笑的人就笑吧!但是,请别忘记,合掌祝福对方,路上好走,一期一会,有缘再见。

编按:原文刊载自《人生是过堂》,佛门网获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 - 妙凡法师
出生于1970,台湾嘉义人,于佛光山出家后,历经寺院弘法、佛光会、青年团、学术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种弘法参与学习。为《人间福报》专栏作家,着有《人生是过堂》。现任佛光山宗委及财团法人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