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陈吉蒂的禅绕心灵

文:攻玉    图:由受访者提供| 2015-12-01

数月前佛门网新增了专栏「禅绕心灵」,请来认证导师陈吉蒂(Kitty Chan)执笔,分享「凡事都有可能,只要一次画一笔」的艺术奇迹。

谁料到,在Kitty取得导师资格之前,禅绕画对她而言竟然过于复杂,她甚至认为这一世也没办法掌握。「既不细心,又不专注」是她对自己的评价。从患上抑郁症,到执笔教画,箇中点滴,也是平淡中见绚丽。


跨过生死大关

Kitty患上抑郁症,源于二十岁出头时,肾脏开始出现毛病。西医跟她说,那是慢性肾炎,没得救了,不如省点钱,准备换肾吧。「我不信邪,四出求医,相信药石能治好我。到了二十七岁那年,真的再也撑不下去,要开始洗肾了。」头一遭洗肾,痛楚难当。看着自己体内的血,兼且洗肾后晚上抽搐到凌晨。那一刻她心想,不如让上天带走她吧。「我很喜欢梅艳芳,于是不停听她的《心经》,终于得以入睡;醒来后不再抽搐了,精神也好了很多。」

香港甚么也要排队,换肾通常动辄排上五、七年,不少人等不及,死了,是常有的事。像Kitty那样,医生半夜打来说她排第五,然后到了清晨,头四位忽然不换了,绝无仅有。天赐良机,但太突然之故,她有点踌躇,担心丢掉性命,却又不换不可。「换肾后接踵而来的是病毒感染,身体也有点排斥。常霖法师说,抑郁不是一日练成的。我的病,大概也是这样积累出来。」

事隔九年,Kitty仍然相信这是业障──吃一世药,药又令她Fei Zung(在女士面前这两个字还是不写出来较好)难分,还会间歇性手震,但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的。跨过生死大关,重新出发,需要的除了是勇气,还有无比毅力。她越见开朗,明白人生正是一场大修行,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没有take two。四年前更开始跟老师学画,然后又认识了常霖法师,学习禅修。


随心画画又何妨?

两年前,当时香港掀起一股禅绕小热潮,Kitty于是买了一本禅绕画册回去,起初也只是干放着,后来无所事事,随意翻阅,一翻便爱上了。

禅绕入门门槛极低,一纸一笔即可(虽然禅绕创办人会推荐你使用他们的纸砖。纸是意大利手工切制纯棉造纸,di buona qualità!)。150个官方图样,网上只公开了100多个,Kitty呼吁,想学懂余下的秘密图样和朝圣的话,非亲身到美国不可。

专注力虽然依旧惯性地低,画禅绕则没这个问题。「图案其实是不断重复,仿佛整个人都掉了进去,在不知不觉间,时间流逝。」禅绕讲求的是随心,画错了,又何妨? Kitty最反感的是,大家乘着禅修热,把一切视作商机;也有人错误认为,禅绕是短暂纾缓压力的良方。要长时间持续才有效。她忠告说。「不过香港人是速食文化一族,也很难要求他们一整天坐下来禅绕。有心的话,每天十五分钟也是不错的练习。」

采访当天,邀得Kitty教授禅绕101入门,特别鸣谢神秘嘉宾──汉礼的许思思及禅悦Perihappiness为我们作好学生示范。


让心灵自由翱翔

禅绕的创办人是对夫妇,丈夫Rick Roberts曾经是位出家人,妻子Maria Thomas则是设计师。有一天Maria发现重复绘画某些图案时,心境平静下来,浑然不觉时光飞逝。Rick说,这正是我们所谓的禅定!禅绕就此诞生!Zentangle中的「Zen」,代表的是Rick,而「tangle」就是Maria。虽然他们用禅(Zen)来称呼,但禅绕本无关乎宗教。套Kitty的说法,禅绕是生活态度,而不是信仰的产物。

Kitty和丈夫住在阿曼,中东战乱,丝毫没影响两口子的生活。与人分享是她的喜好,每半年回港一次,开班授徒是少不免的。学禅绕,要自利利他。身边朋友自认连火柴人也画不好,推搪不肯学,半推半就下上了她的课,「得咗!」对于破人我执,Kitty狡黠笑说,还是有点心得。教小朋友和长者,一次生两次熟,三次不教不舒服。她鼓励长者有空学点,对脑部甚有帮助。老友记的作品,格外令她喜出望外。美,原来不是年轻人独有。

每次下笔前,Kitty会先静坐十五分钟,让心沉淀,之后才会画得称心。男女大不同,这点亦可反映在禅绕上。Kitty断言,她一眼便看得出。「男性笔触粗,线条实;女性则较轻和幼。这多少反映两者的不同性格。」禅绕亦不是斗快。曾有学生画一道直线,竟然嗖一声,半秒画完。「不是比赛,没有奖品。」她边笑边摇头。一切种种,让她更体察人生,笔下的世界,何其广远。

禅绕是个人、随心的,无有定法。手到之处,化作点线面,让心灵自由翱翔;但不代表禅绕没系统,可以胡乱来。学员经常问Kitty,这样画行不行?那样会好点吗?她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随顺当下心情,执笔即可。

「您今日画咗未?」



延伸阅读:
陈吉蒂专栏──禅绕心灵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