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随遇而安

第233期明觉   文:何国全| 2011-02-16

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我也曾经呆望着「双秦双林」[1] 的海报,抱紧睡枕编织着春梦。一觉醒来,方知光阴穿梭如箭,已步入不惑之年。妻子虽不姓林,但也婉媚如花,因而生了两个比我还要俊俏的儿子。爱情小说里没有婚后养儿育女的故事作为典范,我只好庸庸碌碌地自导自演着下半部「一生儿女债,半世老婆奴」的剧情。在岁月的湍流中,现实的衣食住行滚滚而来,泼醒了我的爱情梦。

对着镜子,缩起小腹憋着气,六腹肌尚若隐若现,聊以自慰,但年少时昂扬的气概,羽球场上三连跃杀的威武已不复再。打了两三场太极式的羽球,就已累得像岔了气、舌头不住往外伸的老黄狗,再也逞强不来。褪了色的运动奖杯,如今高低不一地摆在书橱里,宛如过气的咏唱团,幽幽地唱着《往事只能回味》。

坐四望五的年纪,已眼花得看不清自己的皱纹,也就不再挑剔伴侣的缺点了。反之,为对方搓揉因天气一凉,就隐隐作痛的筋骨时,互相感受着从指头间沁入心头的暖意。这也才领悟到与老伴走过的这些时而吵时而闹的日子,只有爱意,在推拿之间,与日俱增。

善忘是个通病,太太常三令五申,吩咐我买这个、做那个,偏偏我就是记不牢,只好把它写在字条上。但见她杏眼一瞪,眉头一皱,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时,我才慌张地掏出字条,查看漏了哪一条指令。还好我这位相看两不厌的老伴,也同样健忘,一到中午就忘了她早上说过的话,所以我才毫毛无损地活了下来。

新春期间,与同学们聚会,发现大家当年红润的脸孔,如今已饱经沧桑,多了岁月巨轮辗过的痕迹,而且身上也添了不少手术后的刀疤。年复一年,头顶上的黑发给季候风吹得所剩无几──脑袋里却长满了挥之不去的烦恼丝。彼此谈笑间掺杂着「朝如青丝暮如雪」的感叹,为这爆竹响连天的春节添上了一丝丝的无奈。

人到中年,应随遇而安,不执着于昔日的辉煌岁月,就可坦然自若地面对生理的退化。而,胸怀坦荡,不需阿谀逢迎,不再锱铢必较,则可省了很多心理上恼人的冲击。

所谓:树大惧空,人老怕松。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从阅读中汲取生活中的小智慧,以丰沃贫瘠的心田。期待有朝一日,能做个有智慧的老人,会眼花得看不见人世间的争权夺利,耳沉得听不到冷嘲热讽和诋毁流言。届时,日子会过得更精彩!

 

[1] 当年红极一时爱情文艺片的偶像:秦汉、秦祥林、林凤娇和林青霞,简称双秦双林。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