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隐世诗人区汉基

文:郑运兰    图:郑运兰| 2015-10-03

因缘际会,笔者一日路经中环,在街上遇到一位老人家,自行钉装及影印他的诗词手稿,并附有数篇关于孝道、农务的古文,名为《区汉基生活点滴》,与人结缘。

今年已九十六岁的区汉基先生,不是甚么着名诗人,也从来没有发表过他的诗词。每天从黄大仙的家,拉着行李车,乘地铁到中环,目的是希望与人分享他的作品。即使如此高龄,在地铁内也没要求其他人让坐。他慨叹有些途人甚至以为他是乞丐,放下钱便走了,也没有拿他的诗集去看。

区先生童年时仅在家读过数年古书,如《诗经》、《周易》、《左传》、《孟子》等,后因家贫而中断了。

早于四十年代,区先生已开始自学诗词,现今合共写了十多首词及六十多首诗,包括古诗、五言诗、七言诗等。他的每首诗,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写的,背后尽是一段段遗憾,是他在上世纪动荡年代的人生写照。经历了中日战争、国共内战、文革时坐牢等苦难,区先生将生不逢时的情感抒发在诗上。看他的诗,好像看到上世纪的风云变动,苍凉沉郁的诗风,带有杜甫史诗的味道。

在他的诗中,我们还可感受到现今社会渐渐褪色的传统儒家文化──孝道。虽然面对人生种种挫折,区先生仍终身不忘父亲嘱咐他念佛的教诲。

《父训》古诗 :


「当时父教我,祗念阿弥陀。
今朝我教子,亦念阿弥陀。
未知子教子,可念阿弥陀。
莫须求显贵,愿念阿弥陀。」


《日日念佛》 古诗 :


「朝念阿弥陀,暮念阿弥陀。
不求佛助我,但愿我助人。」


区先生自幼丧母,由祖母养育成人,他写于1955年的《祭祖母文》诗中,其孝心可见一斑:


「焚香思教诲,落泪祭先魂。
未奉慈亲扙,常怀萱草恩。
神驰颜若见,心往语如闻。
情义比山重,德仪训后人。」


对父母亲的思念溢于同年写的《清明扫墓》 :


「水有本源树有根,念亲难望报亲恩。
墓前默默寻思愬,碑下依依痛断魂。
碧海青天怜静冢,白云红日伴幽坟。
莫贪名利专耕读,种得善缘荫后人。」


文革年间,区先生因为曾在广州营商,而被拘禁狱中七个月。惊闻舅兄离世,想起自己在狱中消磨岁月,时光不再,蝉的鸣声正消减他的壮志,鸟的啼声像是在悼念舅兄的魂魄;悲恸之下写了《狱中悼舅兄》一诗:


「为谋生活计,何惧虎狼吞。
闻噩悲心碎,因风洒泪频。
鸣蝉消壮志,啼鸟悼英魂。
胡递芳华没,心香槛内陈。」


1978年来港后,当了十七年清洁工人。有一天拖着手推车送文件时,路过帝京酒店,见门外女侍应迎客的辛酸,有感彼此身世卑微,而写诗自嘲,可算苦中作乐:


「年将近八十,任职责非轻。
锁钥高官位,轻车过帝京1
朱颜琼宇笑,翠黛玉阶迎。
谁料怜香客,枉生惜玉情。」


1978年在港悼念黄花岗列士写的《烈士陵园》,借政局的改变,抒发自己从国内移居香港后,生活环境上的改变 :


「英雄热血染黄岗,烈士功勋万古扬。
今日陵园谁吊望,独怜世事叹沧桑。」


区先生时刻关爱儿女,可惜现实环境令他们骨肉分离,惟有将悲痛自责的情绪,抒发在诗中。其中一首写在文革时,因没有足够粮食,逼不得已将儿子送给他人收养:


「绵绵长夜雨,滴滴断肠声。
箱裏寒衣尽,灶中蛙蛤鸣。
累贫妻别閫,及祸子离庭。
巢覆无完卵,何时此恨平。」


《女儿结缘》古诗,则写于女儿十一岁时,慨叹她小小年纪便要离开父母两年,独自一人到广州打工,愧对女儿虽有父母而不能依靠。全诗依据古诗平仄音韵的规格 :


「小小群英,出自荆扉。
为客兮先,读书兮迟。
不解思忆,不学修眉。
有父何怙,有母何恃。」2


区先生儿孙住在广州,自1978年与妻居港。虽然现时九十八岁的妻子患有脑退化症及瘫痪了,区先生宁愿自己照顾,也不愿意送她进老人院。《未了情》是他对妻子不离不弃的宣言:


「鶼鰈相依到晚年,酸风苦雨万千篇。
伤心不遂今生愿,寄望来生续了缘。」


人生的际遇,很多时未必能尽如人意,面对逆境,有人选择放弃,也有些人坦然面对。中国历来不少伟大的诗人如陶渊明、杜甫等,都曾经历生活潦倒、战乱、饥荒、晚年丧子等遭遇,才成就不朽的作品。在区先生的诗中,不仅看到了时代的变迁,也看到了忠、孝、仁、爱的儒家精神。一个人的成就,不能仅以功名利禄来衡量。区先生秉承中国文化传统,能做到终不忘父训、常念亲恩、对子女关爱、对妻子不离不弃;虽然经历年幼丧母、老来丧子、战争、文革、两地迁徙等际遇,仍能对命运无怨无悔,欣然面对,实在令人敬佩!



1 区先生恐怕现代人不懂古文,特别在旁边加上注解:「锁钥」是管国库之职

2 区先生注──群英:指女儿;荆扉:指竹门,喻贫贱之家;怙者:父也;恃者:母也。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