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赛

双喜临门

第292期明觉   文:何国全 图:黄敏芝| 2012-12-26

初出茅庐的我,第一个工作岗位就是惊心动魄,又履险如夷的产房。行医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迎接新生命,别具意义,尤其是回到我出世的同一间产房工作。

那一年的国庆日,同事们都休假回乡探亲去,我却雄心壮志地在这普天同庆的节日,到产房迎接国家未来的主人翁。

一大早就有五六位产妇在等候,我小心翼翼地逐个检查。忽然间,排在后端的一位产妇惊惶失措的跑了过来:“医生,我下面好像有东西掉了下来!”我见她两腿都沾满了羊胎水,连忙带她进产房。殊不知,这就开始了我没齿难忘的一天。

一经检查,乖乖不得了,雪白又柔软,看似猪肠粉的脐带,就垂挂在产道里。这是极为紧急的状况,当胎儿的头颅被挤过盘骨时,事先垂下的脐带就会被紧压,而中断了血液和氧气的输送,胎儿也就危在旦夕。我当机立断,火速地将食指和中指伸进产道,用力撑住那个被往下挤的小头颅,同时拉响了警报。

本来就已经喧闹沸腾的产房,瞬间轰动了起来。护士们像嗡嗡作响的蜜蜂,飞到东飞到西忙着准备剖腹的程序;而我,却像一个踩中了地雷的士兵,动弹不得。

忽然,这产妇腼腆地对我说:“医生,我,我想要小便。”我骑虎难下,只能请她自便。果然,一泡热腾腾的尿就毫不客气地像温泉般喷在我手臂上。产妇尴尬不已,连声道歉。

不一会儿,她又说:“医生,我……”她话尚未说完,就哼了一声,一阵响屁后,一条粪便就被挤了出来。恨不得能钻进地洞的她只好以毛巾把羞赧的脸盖了起来。前来清理粪便的护士更调侃我“双喜临门”,弄得我啼笑皆非。

产妇的阵痛越来越频密和强烈, 我开始人困马乏,那两根手指也快发麻了。但维护宝宝的生命要紧,况且那条脐带的动脉还在我掌心跳动着呢!

我故作镇定,压低声调地安慰着产妇,哪知她见我额头淌着豆般大的汗水,反倒要我轻松一些。这是她的第四胎,算是个经验丰富的产妇了。她更贴心地以毛巾为我拭去额头上的汗水。

也不知过了多久,护士们一声命令:“医生,你别放开手啊!”就将一条被单把我半个身子和那产妇一起盖住,推着病床就走。 我只好半弯着腰,将下巴搁在产妇弯起的膝盖上,跌跌撞撞地跟着走。

从产房到手术室,还得经过一道长长的走廊。人们看到这一副怪模样,不都看得目瞪口呆,有的还噗嗤地笑了起来。在这“难割难舍”的窘境,我真是有口难言。

在手术室门口,主治医师接过手后,我的腰已快挺不起来了。羊胎水和尿液湿透了我的衬衫,背部汗水也涔涔而下,这两股掺杂的味道自是浓得呛口又刺鼻。

隔天放工后,我还特地跑去看看这位“国庆宝宝”。手指头还隐隐作痛,但这回只是轻轻抚摸他红嫩的脸蛋,愿他快高长大,早日成为国家的栋梁。

往后的国庆日,这桩令人忍俊不禁的趣事都会浮现我脑海。产房里那股浓郁的异味,依旧萦绕着我鼻端。

(原载何国全《谈情说爱的刀手》)

 

 

 

标签 :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