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难得病因缘

第285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2-09-19

当病魔紧紧咬着不肯放手时,该怎么办?

她,一生中经历无数大大小小或轻或重的病,出家才三年,便中了风,当年她四十岁。右边身瘫痪,大事小事都要人照顾。朋友们都很难过,但她却庆幸自己中年出事──若然老来才遇上这个病,就无能力重新学站起来。康复的路虽很漫长,但她坚持锻链,相信自己会好起来。当稍微好一些时,她就下床跟大家一起用膳、互动;即使右脚没知觉,她每天都要求师兄弟扶着她绕花园一圈,又开始学习用左手拿筷子、写字。

还未康复,却又第二回中风,这次更失去了视力。还好她早有心理准备,因为很多年前,就有算命先生说过她这一生会失明。不管是真是假,她早就作好准备,长期训练自己将衣物、用品放在同一位置,所以当她真的看不见东西时,都能应付自如。她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怨天尤人,看不见,她就听,听唱诵,听开示;平日师兄弟们出坡,她偶然也陪伴在侧。

大半年后视力奇迹地恢复,中风的后遗症也渐有改善,以为阴霾之后定有阳光,偏偏却在此时验出肝癌……

业力紧紧追逼,形影不离,真叫人意志消沉。她很难受,心情陷入谷底,实在无奈无助无望。但,她只允许自己伤心一个晚上,她提醒自己,天亮时,又要重拾心情好好面对。

十年肝病,漫长而痛苦,长时间卧床。病情沉重时,痛得很厉害,且经常吐血,可是她坚持给人希望、给人关爱,她对来看望的人说:

「不用同情我,你们要在我身上得到力量,带着勇气、信心回去好好过生活。」

病情每况愈下,腹水引致腹胀如有七月身孕,尝多日大量吐血,肝痛得像被活宰,但她从不吭声,也不呻吟,只是沉住气,用最大的坚忍默默去承受。

「辛苦你了,对不起!一直没有好好照顾你。」她常抚着肝说。

当痛得剧烈时,更以爱心呵护:

「嗯,你乖啊!谢谢你啊。」

中西医都束手无策,大家都作了最坏的打算。在那段生死未卜的日子,她天天坚持下床,提起毛笔写《心经》,错了,就重新开始,每天总完成一部。对一个病得连坐也不行的重症病人来说,那是艰巨的工作。她忍着痛,撑着极度虚弱的病躯,一字一句地写。突然一口血涌上来,就放下笔,用纸巾抹掉,缓一缓神,再继续。精神好一些,她便开始画画,地藏菩萨、观世音菩萨、虚空藏菩萨……,费神费时的工笔画,她却能耐心起稿,然后细心上色。

她从不浪费时间精神去做无谓的担忧,她向菩萨许愿,只要不死,会将余生服务大众。

在她的小诗集中,〈祈求〉记录了她的心声:

过往生我做了很多梦/今生我做了很多梦/梦醒梦迷/不想人知道
过往生我结了很多缘/今生我结了很多缘/缘起缘灭/相信天知道
过往生我许了很多愿/今生我许了很多愿/愿得愿失/恳求祢知道

她写了厚厚一叠的《心经》,完成了一幅又一幅的菩萨圣像,业力竟在笔墨间慢慢转化,病情出现了转机。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