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难忘的第一次禅修经历

第323期明觉   文:心灯| 2014-03-05

我从来都没有完整地纪录过往的禅修经验,也很少与众人分享,毕竟这涉及一些私隐及个人内心的感觉。此外,让人知道我内心的烦恼起伏,好像有点儿丢脸。不过,这次经佛门网的编辑诚意邀请,我想可能是一个好机会让自己再次回味过往禅修老师的教导及学习机缘,也可以反思过往不正确的学习态度及经验,与禅修之友分享,让人获得利益。


跟谈恋爱有点相似,第一次的禅修经历是异常深刻的,而且「一见钟情」,终身难忘」。1996年寒假,大学好友阿梦帮忙佛学会办了个六天的佛教生活营,由于参加者不多,她问我是否能抽空参加,当时我刚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时间较为有弹性,就答允了她。当时我猜想,活动内容大概是一般的八关斋戒,听听讲座,参与一般的早晚课诵等,而参加的动机就只是为了帮忙朋友而已。



轻松安静的环境

在没有特别的期待下,我于报到当天如期到达营地──元朗圆通寺。寺院建筑并非宏伟,只能容纳廿多人住宿,不过,环境相当幽静,而且有广阔的草地及数棵树木,氛围相当放松。那时,我才得悉这个是四念处禅修营,参加者将会学习四念处的修行方法,即是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和法念处,而老师是三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比丘,禅修的主要导师是开照比丘,另外还有他的师弟开宝法师和开普法师;护持生活营的有圆通寺的负责法师以及一两位煮饭的阿姑。法师们都很慈悲,没有收取营费,我们只需随缘供养。


出乎意料之外,早上进行的并非传统的汉文早课,而是大概十至十五分钟的巴利文念诵(三皈依和五戒),当时虽然对巴利文感觉原始和陌生,但是又非常新鲜。禅营的时间表并不紧迫,除了禅修时段,每天的早上及傍晚,都有至少一小时的户外瑜伽修习时段;那是我第一次修习瑜伽,我依然记得躺在草地的席上,Jack师兄以他具磁性的声音,带领我们修习不同的式子,身心很容易进入放松的状态。



降伏狂乱的心


回想起整个禅修期间并没有禁语,白天约有两个小时开普法师会与我们一起讨论一些佛教伦理的问题,晚上我会与朋友闲聊,在一个轻松和善的环境下,可能让我们的心较易被调伏。在第四天的早上,开照法师带领我们在户外行禅及坐禅,虽然当时已入冬,不过并不太冷,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我们于柔软的草地上赤脚步行,专注观察每一个脚步,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修习行禅大概半小时,身体倦了,就坐下来观察呼吸。透过这么简单的修习,内心的喜悦却犹如泉涌,过去几年头顶上的沉重乌云突然消失无踪,包括踏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所带来的烦恼焦虑也顿时化为乌有,整个身心变得轻盈,头顶上一片光明,内心变得很寂静,很自然地再没有兴趣与人闲聊,因为那份寂静安详实在难以笔墨来形容。当时心里立即有个想法:这方法太奇妙了,可以帮助我处理烦恼,我知道这是我生命中必须继续学习的!


这些身心变化都是非常强烈而明显的,而且只在短短几天内发生,当然这是适当时空及条件配合底下的缘故。开照法师在教授禅修时诵念《法句经》一偈颂:「此心随欲转,轻躁难捉摸,善哉心调伏,心调得安乐。」听后恍然大悟,即使我们的心是多么烦乱,它仍然是可以被调伏的。禅修的朋友要谨记,修行时不应期待或欲求任何身心感觉。


由于工作关系,本来计划第五天就出营直接上班去,后来我决定在当天完成工作后再返回营地。在营地有幸认识了林师兄及吴师兄等,出营后就开始跟不同的老师学习禅修,下回就会介绍其中一个重要的禅修老师──法国和尚 Tony。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