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难念的经

第281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2-07-25

她个性活泼好动,善良敦厚,还很天真。售货员的工作,她应付得很出色,但在心底裏,她问过自己很多遍:怎样做人才更有意义?

后来在寺院裏,她终于找到了,她深信出家是最正确和最适合自己的抉择。妈妈从来没有阻止她学佛,甚至请求批准让她出家时,也没有反对。但在剃度前夕,妈妈却赶来寺院劝她回家。开始,妈妈苦口婆心劝谏:「你大好年华,可以好好享受人生,何苦要出家过这样清苦的生活?」见女儿无动于衷,开始失控:「真的不孝啊!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应该轮到你来照顾了,却丢下我们……真不甘心啊……」

那天雷电交加,雨哗啦哗啦倾盆而下,但妈妈的哭声更大,她的心乱成一团,是上天有话要说吗?

「爸妈含辛茹苦将你养大,你竟伤透他们的心!」

「对不起。」她从没见过妈妈那么伤心,她也哭成泪人;一子得道,九族超升,这不是最好的报恩吗?

妈妈一直哭哭闹闹,直至夜晚,体力也耗尽了,累倒在椅子上,却坚持不阖上眼,深怕女儿会趁她稍不注意,就去落发,她势必要把女儿带回家。

深夜,老和尚派人转告,要她考虑一下,回家好好照顾爸妈。

翌日早上,在剃度仪式开始之前,她静静地跟着妈妈回家了。接下来的一年里,她偶然还有到寺院参加活动和法会,只是比以前沉默了很多。大约一年后,就再见不到她的踪影,渐渐,所有人也把她遗忘了。

每个人都各自忙自己的事,继续走自己的路。天晴天雨,日暖日寒,十多年的岁月就这样溜走了。

一天,一位男士带着老母亲来寺拜佛,他用心地陪着妈妈四处看看。老人家看来郁郁寡欢、心事重重。在客堂见到了当家师父,老母亲若有所思,但态度冷淡。交谈之间,当家师父感觉似曾相识,便问:「我们是不是曾在哪里见过?」老人家却一口咬定:「没有!」另一位法师端茶奉客,一眼就认出,马上跟这位当年阻止女儿出家的妈妈打招呼。

当家师父亲切慰问:「她现在怎样?」

「……」

空气凝住了,老妈妈神色有点沉重,半晌,终于开口说话。「成功把她劝回家,我和老伴想尽办法在一年内让她谈恋爱、结婚,还用尽积蓄帮他俩付房子首期,以为这样,就能让她安心过快乐的日子,不会再想出家。」

原来,婚后她生了两个孩子,但婚姻并不幸福,夫妻俩经常吵架,弄得家无宁日。后来,她的丈夫还在外拈花惹草,最后更一去不返。

「两个孩子小时,她没有上班。」老妈妈一脸无奈:「以为当初的决定是为她好,没想到……最近她把孩子交托给我,自己出去找工作,但不容易啊……我见她终日都不开心,常独自发呆,心就难过……」说着说着,眼睛也湿了。

当家师父耐心地安慰,并请老人家有机会劝女儿回寺聚旧。老人家拭过眼泪,问:「你们出家人,日子过得开心吗?」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